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2章 瓦面金裝锏

    “小五,趕緊跑啊!”老漢焦急的伸手拉扯羅鋒。

    可羅鋒卻很固執的沒跑,還反過來勸說他們,“三叔,不能跑,你們難道忘了那馬車里的小娘是誰了?那可是張縣令的千金,她要是出了事,咱們跑的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啊。”

    有道是滅門令尹、破家縣令,馬車里小娘子的父親正是他們章丘縣的縣令,縣令是所謂的百里侯。在章丘那百里之內,縣令對于羅鋒他們這群平頭百姓來說那是真正掌握生殺大權的。

    “我們回來的時候受了趙捕快的差遣,要幫著護送張小娘子回去,現在遇了賊匪,咱們就算跑了,可回頭張縣令那關一樣過不去,不但躲不過,還得牽累到家人。”

    老漢一愣,“那可怎么辦?”

    羅鋒目光望向馬車邊,藍面鬼有十八個,他們八個,數量有些懸殊。

    但除了為首的朱華人高馬大握著柄丈長鐵叉,其余人也不過是拿著棍棒之類的。

    這些家伙藏頭遮面,雖然叫囂的兇狠,可羅鋒卻看出這些有人些色厲內荏,對隋唐歷史很熟悉的羅鋒心里明白,在隋末的時候,盜賊橫行,反賊遍地,但這些人基本上都是那些逃役的民夫、逃荒的饑民組成,為了一口吃的豁出命去攔路搶劫,殺人放火。

    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或許這十八鬼就是由一群農夫、獵戶、漁民、小販、伙計等組成的。

    真要打起來,也不過是一陣混斗群毆罷了。

    他們并不是沒有機會!

    “擒賊先擒王,若是咱們能想辦法先把那朱華干掉,就有很大機會贏。”羅鋒咬著牙道,他以前外號瘋子,就是因為他性子里有股瘋勁,有時發起瘋來相當可怕。

    “你不要命了,他們可是藍面十八鬼!”一個同鄉驚呼。

    “對啊,他們足足十八人呢,還都有家伙事。”另一人道。

    羅鋒卻面色冷靜,“什么十八鬼,不過是群逃夫饑民,你看除了為首那個朱華個頭高大外,其余人也都不過是普通之人,而且他們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刀槍弓箭,不過尋常的棍棒罷了,嚇唬嚇唬些落單的商販還行,咱們要是真拼命,未必就沒有機會,只要先擒下那個朱華,我覺得有很大機會。”

    讀大學的時候,羅鋒是足球隊的,體能很強,加上他為人比較講義氣,以前沒少在外面打架,格斗經驗倒也還算豐富。他這人講義氣嫉惡如仇,若遇路不平總要管管閑事,為此以前朋友們沒少勸過他,但他總說路不平就得鏟。

    如今二世為人,落入一個尷尬的境地,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可不跑又得直面十八個劫匪。

    他的瘋勁又起來了,有時候他瘋起來連自己都怕。

    面對這群盜匪,他不能讓兩個柔弱的姑娘落到他們手里,那是他們縣令的千金,他們有護送的責任,若是出了事,他們一個也跑不掉,還得牽連到他們的家人。

    既然不能退,那就只能進。

    “三叔,藍面十八鬼作惡事,被官方懸賞通緝,這些賊人可都是有重金賞格的,若擒得一人押送官府,可得賞金十貫,若是能擒得匪首押送官府,更能得賞金百貫,咱們若是能捕賊,可是有重賞!”

    先說明不能退的理由,再說出讓大家心動的懸賞。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一個藍面賊十貫,賊首則百貫,這可是一大筆錢。

    賞金讓人心動。

    但面對著那些蒙著藍面巾的賊人,幾個同鄉還是猶豫著。

    若是趙捕快沒跑,或許有個拿刀的公人在還能給大家壯下膽。

    羅鋒還在勸說,可大家就是猶豫不決。

    這時,那邊的瘦賊已經把馬車上的一個姑娘拖了下來,引得姑娘陣陣尖叫,可越是尖叫,卻越讓賊人們發出放肆得意的笑容,好像是貓在戲耍抓到的老鼠一樣開心。

    “住手!”

    羅鋒大喊一聲,血往上涌,直接抬腿就往前沖,他已經忍不住了,“干他娘的!”

    “住手!”

    幾乎是同時,對面卻也傳來一聲大喝,如旱地一聲雷響,震的眾人雙耳欲聾。

    人未至,聲先到。

    先聲奪人。

    隨著這聲大吼,緊接著是一陣蹄聲傳來。

    在道路的拐角處,一匹大黃馬上騎著一個黃臉的年青漢子疾馳而來。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爾等賊子竟敢公然攔路剪徑,搶擄良家女子,真是好大的膽子!”

    朱面鬼一抖手中的鐵叉,怒吼一聲,“哪個褲襠沒夾住,放出你這么只鳥來,多管爺爺們的好事?”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歷城秦瓊,今天管定了這事!”

    “哈哈哈!”朱華冷笑幾聲,“爺們,看你倒也有幾分膽識,不過你確定要管?爺爺們便是威名震河南的藍面十八鬼,你確定你管的了?就憑你一人?”

    雙拳難敵四手,藍面鬼有十八人,所以他很自信。

    雖單騎對十八賊,可馬上的秦瓊卻似根本不懼,他催馬而來,伸手摘下了馬鞍邊的一對瓦面金裝锏來。

    “秦瓊!”

    羅鋒大驚出聲。

    他身后的三叔卻道,“是個府兵,估計還是個騎兵,你看他身上黃色的軍袍,還有他這馬也夠精神,一看就是戰馬,還有他那雙锏,這可是馬上戰器,一般人可不敢攜帶。”

    秦瓊、黃馬、雙锏。

    羅鋒這下更確定這個漢子應當就是他印象里的隋唐好漢秦瓊秦叔寶了,想不到居然在這里遇上了這位。

    也對,秦瓊是齊郡歷城人,而章丘縣便是在歷城縣的東南邊上,秦瓊出現在這里似乎也很正常。

    如今是大業五年,據他推測,這個時間段的秦瓊應當是在隋朝大將軍榮國公來護兒的帳下為親兵,據記載,秦瓊是隨來護兒征戰過高句麗的,不過現在征遼還未開始,秦瓊或許是正好回鄉路過。

    “叔寶兄,我來助你!”

    羅鋒沖著秦瓊高喊一聲,然后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棍繼續前沖。

    羅三叔看羅鋒那瘋狂的舉動,不由的連連嘆氣。

    猶豫了一下后,也還是從地上撿了兩塊石頭也跟了上去,“小五,小心點。”

    其它幾個人猶豫著,可最終也還是跟了上來,要不是有這衛府騎兵的出現,只怕他們根本不敢跟著瘋子一樣的羅五。

    那邊,秦瓊卻馬不停蹄的揮著雙锏已經撞了過來。

    藍面鬼朱華沒料到幾個田舍漢還敢動手,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對左右道,“你們幾個去把那幾個不要命的料理了,其余的跟我把這姓秦的莽漢給做了,那匹黃馬不錯,不要傷了,以后就是老子的坐騎了。”

    說完,朱華雙手端起鐵叉,大喊一聲就迎向了秦瓊。雖然對方馬也精神人也威風,可他并不虛。他自信可以把這個多管閑事的年輕府兵給一叉子捅死,然后奪了他的馬和锏,回頭再把那兩個小娘子好好享用一番。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沙滩中国美女模特视频 重庆时时2期4码计划 九龙高手最快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 十三水棋牌游戏现金 手机飞艇开奖走势图 沙巴体育有app吗 有没有北京时时 福利彩票山西快乐20分 十分乐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时时技巧 最火爆的梭哈app 内蒙古快3走势 河北时时结果查询结果 陕西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超级时时彩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