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32章 天生神力

    天剛放亮,羅鋒就已經起床了。

    表哥秦瓊曾經跟他說過,要想出人頭地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取功名,當府兵取功名,這幾乎就是羅鋒這樣底層農家子弟唯一的出路。

    羅鋒對馬上取功名倒沒什么熱衷的,但他知道自開皇以來的好日子,已經在大業天子治下越來越差了,練身好本領不求上陣殺敵取功名,但求將來能夠在亂世里自保而已。

    馬圈里,白蹄烏正在嚼著一束帶著露水的鮮草,小六正蹲在那里一束束的喂著它。

    看起來兩個的關系倒是極好的。

    “小六。”

    “哥,你起來了?”

    “你這是一大早就去割草了?”

    小六呵呵的笑道,“早上的草新鮮呢,我特意去河邊割的,你看這大黑吃的多歡實啊。”

    羅鋒本想說,這馬以后是自己的坐騎,而按表哥秦瓊的說法,這戰馬得有戰馬的養法,不能光吃草,得吃飼料,尤其是得有精料。哪怕做不到那些騎兵那樣給馬喂雞蛋豆餅,可起碼總得喂點黑豆加米糠。

    表哥還給了他一個秘方,說是弄點糯米酒糟來,每天喂給馬吃一些,慢慢的這馬就能精神起來。

    戰馬光吃草是不行的。

    “小六,以后你不用去王家放牛了。”

    “那我去哪?”

    對這個弟弟,羅鋒倒也有些不知道如何安排,他今年才十二歲,但個子已經長的很高了,比他只是矮了一個頭,尤其是天生的蠻力。

    “要不你以后就跟著我好了。”羅鋒想想,過些天自己要去縣衙當差,不如讓自己弟弟跟著當個幫閑好了。反正一個正差的捕快,也有一大票的幫閑。

    “好,我聽五哥的。”小六倒是沒想那么復雜。

    “白蹄烏,你也吃的差不多了,咱們出去溜溜。”

    牽上黑馬,羅鋒腰里挎著秦瓊送他的橫刀,另一邊掛著一個裝箭的胡祿,背上背著裝弓的弓袋,他來時還順手把他父親以前打鐵的小鐵錘給拿上了,又把院里的一根長棍帶上。

    “哥,你干嘛去?”

    “練武去。”

    “帶上我。”小六立馬喊道。

    “那你找個趁手的家伙。”羅鋒笑道。

    小六左瞧右看,結果找了一圈也沒找到個趁手的家伙,木棍太輕,鐵錘太短,最后他看見一物眼前一亮,直接抄起來扛到了肩上。

    “哥,這東西趁手。”

    羅鋒看的不由的直搖頭,小六拿的卻是家里鐵匠鋪里以前常用的一根鐵棍,長近六尺,鴿子蛋般粗細,真正是又長又沉,這本來是以前捅打鐵爐子的,用的久了,鐵棍外面一層黑亮黑亮的顏色,簡直是摸出了包漿。

    “你舞的動嗎?”

    “能行。”

    小六說著,把鐵棍從肩上取下,雙手持著哼哈喊著連揮帶舞的轉了幾圈,呼呼生風,讓人咋舌。

    這樣一根鐵棍,怎么也得有不下十斤,小六卻能揮舞自如,這力氣連羅鋒都只能自嘆不如。

    “好,那你就拿這個,走吧。”

    兄弟倆個一前一后,扛棍拿錘出了村子,一直來到南溪邊上的溪邊灘地。

    “大黑,你自己吃草去,別亂跑啊!”羅鋒見大黑很老實,便干脆把韁繩一扔,放它自由吃草了。

    到現在為止,羅鋒并不懂得什么刀槍棍棒之類的,雖有把橫刀一把鐵錘,可也不懂招式,倒是昨天王伯當傳授了他一些射箭之法,羅鋒便干脆取出弓箭來練習。

    小六也好奇的來觀看學習,看了會后覺得無聊,便扛著他的鐵棍自己耍去了。

    不過小六沒什么耐心,胡亂的揮舞了一會后,便提著鐵棍到溪里去砸石頭,用力的砸向溪中的大石頭,躲在溪石下的魚便會被震暈沖出來。

    以前羅鋒也沒少帶著小六這樣干過,不過那時都是拿搬石頭砸,現在小六有鐵棍在手,倒是更得心應手。

    一個人哼哼哈哈,揮著鐵棒玩的不亦樂乎,幾棍下去,總能震出一兩條魚兒,雖然有的魚比較小,但是積少成多,沒多久功夫,倒也讓他弄了有兩三斤的魚。

    而羅鋒則很專注的在練箭,他回憶著昨天王伯當教他的方法技巧,一箭又一箭的練習。

    不過小半個時辰,羅鋒已經感覺渾身發熱,甚至后背都已經汗濕了衣襟,手臂連續拉弓也變的酸麻。

    “小六,回家了。”

    聽到羅鋒的呼喚,小六便提著鐵棍從溪里跳著回來,相比起羅鋒練的精疲力盡,渾身酸痛,小六砸了半天石頭倒跟個沒事人似的,雖然身上衣服弄的半濕,可卻沒半點疲憊之感。

    “哥,你看我打了好多魚。”

    羅鋒看著那溪灘上水洼子里的那些魚兒,大大小小加起來確實不少,起碼有好幾斤,別看這些魚兒大小不一,甚至各種品種的魚都有,但一看就是上好的河魚啊,完全無污染過的。

    這樣的山溪小魚后世想吃都難。

    “不錯,一會哥給你做魚吃。”

    折了幾根柳條,把魚一條一條的串起來,然后拿鐵棒挑著扛在肩上,兄弟倆個便一起回家。

    不遠處,大黑馬還在認真的吃著草。

    羅鋒喚了幾句,它扭頭看了看,卻依然貪婪的吃著草,羅鋒只得走過去把它牽上。

    “讓我騎騎!”

    羅鋒撓了撓它的腦袋,黑馬很溫馴的站在那里,他手按馬背用力一躍,有些別扭的騎上了馬背,黑馬打了個響鼻,卻依然還站在那里。

    調整了下坐姿,羅鋒拍了下馬脖子,“走!”

    黑馬便邁開那白色的蹄子慢悠悠的往家方向走去。

    回到家,羅鋒便提著那幾串魚進了廚房。

    大個一點的燉煮,河溪雜魚燉豆腐,加了點嫩綠的蔥燉了一大鍋。中間大小的魚,羅鋒則拿豬油煎,煎的兩面金黃,既可以直接吃,也可以留著下頓吃。

    至于小小的那些,羅鋒直接弄了點面粉裹上,拿油炸的酥脆,便成了一盆小魚酥。

    配上早上大嫂煮的小米粥,粥里還摻著小妹從地里拔回來的野菜,摻上羅氏曬的咸菜干,這真是一絕。

    一家人都連連稱贊,就是羅母一邊稱贊好吃一邊說早上用掉了很多油有些奢侈。

    “嗯,好香啊。”門吱呀一聲推開,一個人闖了進來,“我回來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优点彩票网址 朋游娱乐爪米棋牌红中麻将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 100%平特一肖 极速时时九码技巧 股市专家评论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表 5分赛走势图怎么看 白小姐论坛单双4肖 山西福利彩票快乐十分开奖出果 pk10高手单期人工计划 天地人和牌一共32张牌 斗牛游戏平台 三分赛从哪里查 重庆幸运农场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