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35章 知世郎現身

    聞聽縣令有召,羅鋒也不敢怠慢,讓守門的壯班漢子先帶小六他們五個安置,然后自己趕往縣衙。

    “小五你總算來了。”

    一進衙門后院,縣令張儀臣便向他招手喊道。

    羅鋒望去,只數日不見,本很是儒雅的張縣令面容有點憔悴,頭發隨便的挽起連冠都沒戴。

    “羅五拜見張使君,不知發生了何事?”

    “又出賊了!”張縣令嘆氣道。

    在張儀臣的旁邊,還有個中年文士,儒袍幞頭,卻是張儀臣的私人幕僚,他對羅鋒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問題。

    原來在藍面十八鬼被擒殺后,章丘的治安為之改善了許多,張縣令還受到了郡丞張須陀的贊賞,連百姓商旅也都稱贊不已。

    張須陀前幾日到郡城上任,很快派人發下一道公文,卻是要求章丘縣往郡城運送一批糧草。

    接到任務后,張縣令立馬就調齊了三百石糧食,又征召了五十個民夫負責趕車運送,可誰知道三百石糧食和五十個民夫,一出章丘縣城沒多久,便就失去了消息。

    “這三百石糧食是郡丞急要的,郡丞到任之后,宣布要征召郡中各縣鄉壯,秋后集訓,然后輯賊剿匪,平靖治安。郡丞讓各縣輸糧派丁,結果咱們縣這三百石糧和五十壯丁剛出縣城就沒了蹤影,你說這可不是麻煩大了嗎?”

    “敢問可有線索?三百石糧食得總上三四十車,又是車馬又是騾子的,還有五十個壯丁,總不可能憑白無故的消失,還無影無蹤的。”羅鋒道。

    按理說,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縣令應當先通知郡丞張須陀,然后也應當召集本縣官吏捕快等尋找,不應當眼巴巴的等著他這個還沒正式上班的小捕快才對的。

    張儀臣從書桌上拿出一封信遞給羅鋒。

    “這是昨日有人扔到縣衙的信,你看看。”

    字寫的很草,好像是故意用左手而寫成,但內容倒是不影響閱讀,信中有人自稱對本次事件負責,說現在章丘縣的人和糧都在他的手中,他劫了這批糧和人呢,要跟章丘縣談個買賣。

    他索要黃金百兩。

    落款知世郎。

    看到知世郎三個字,羅鋒眼睛跳了一下。

    雖然張縣令在收到這封信后,已經到處打聽,都還沒打聽到這個知世郎到底是何人,可羅鋒卻知道。

    蓋因為讀過隋唐歷史的人,尤其是熟悉隋末這段歷史的人,就沒有一個會沒聽過知世郎的。

    知世郎是個人的名號,這個人算的上是隋末諸路起義反王中最早期的一人,雖然他可能稱不上真正的第一個反王,可隋末大亂卻可以從他扯旗造反開始。

    知世郎王薄,正是章丘人,大業七年在長白山做無向遼東浪死歌,扯旗聚眾造反。

    當時東征高句麗開始,朝廷廣征士兵,又征召大量民夫百姓服役運糧,導致民不聊生,百姓沸騰,王薄的一首無向遼東浪死歌,可謂是一石激起千重浪,火星燎原了。

    現在是大業五年,距離這位知世郎真正造反還有不過一年多的時間,羅鋒相信歷史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

    歷史的王薄最后造反,那說明這個人骨子里其實就是有一種反叛的性格,如今雖然還沒到大業七年,但百姓生活也確實越來越不好,許多人超期服役,長期在外不得回家。

    “知世郎只要贖金嗎?”

    “嗯,他只要贖金,而且只要黃金,要一百兩黃金。他的條件是讓我們拿一百兩黃金去贖回那五十個民夫,至于被劫走的糧食車馬等,肯定早就被他吞掉了。”

    可張儀臣找了兩天,都沒有查到半點知世郎的消息,他連誰是敵人都不知道,就算有贖金都不知道要給誰。

    本來好不容易在新任郡丞那里有個好印象,還指望著能夠早點升遷,現在好了,郡丞上任的第一個任務他就搞砸了。

    尤其損失點糧食是小,但誤了郡丞的集訓那是大事啊。

    “我懷疑這個知世郎跟藍面鬼有關!”張縣令道。

    “使君有何差遣?”

    “小五啊,這事情很棘手啊,上次你和秦瓊擒拿藍面鬼可是讓郡丞印象深刻,十分贊賞的。這次咱們縣搞砸了郡丞的差事,不好交差啊。”

    張縣令唉聲嘆氣,最后說出了目的,他希望羅鋒能夠代表縣里,代表他跑一趟郡城,向張須陀親自說明情況。

    “你此去郡城,還有一個任務,把秦瓊請回來,他武藝高強,我想暫借他來縣中幫忙偵輯此案。你跟秦瓊是表兄弟,有你出馬本縣放心。”

    羅鋒低頭又看了遍那封獠草的信,最后目光落在知世郎三個字上。他若有所思,雖然他心里已經確定這個知世郎估計就是王薄,但羅鋒并沒有莽撞的把這些都說出來。

    蓋因為現在說出來,也無憑無據。

    “本來你剛來衙門,許多人和事還不熟,可現在事情緊急,只好派你出馬了。一會我再給你拔派些幫閑給你,讓他們跟你一起去郡城。”

    “使君,今日我回來,有一事本來想向使君求請,我來時帶了幾個人來,想讓他們做我幫閑,一起隨我做事。”

    張儀臣這個時候也沒心情管幾個幫閑的事情,“既然是你帶來的,那肯定是你信任的,好吧,這幾個人就都隨你身邊做幫閑,一切就照衙門的舊例規矩好了。”

    “多謝使君,此去郡城,事不宜遲,我以為有這幾人隨我同去就足夠了,若是再找其它人同行,也是熟悉了解。”

    “行,劉兄,你給羅五支十兩銀子,到了郡城也得打點需要花費,銀子也方便攜帶些,在外有需要用錢的地方也別小氣,用了多少到時回來報就是。”張儀臣倒是很大方的給羅鋒批了十兩銀子的經費,另外問過羅鋒有五個幫閑后,還特意又讓幕僚給羅鋒的五個幫閑準備好五匹馬。

    “希望使君能夠再拔給些武器,以備萬一。”羅鋒又提了個要求,張儀臣考慮了下后也答應了,讓給羅鋒他們每人一把橫刀。

    “領取了馬匹橫刀和錢糧后,立馬出發,早點上路早點趕到郡城辦事。”

    “羅五領命!”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 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害死人 快乐12遗漏号码 赛车pk拾开奖结果 球探网即时 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老时时360龙虎合 开奖结果2019年 上海快3app官网下载 极速时时直播网 快乐10分早上几点开始 刮刮乐每日一刮视频 内蒙古时时0 疯狂斗牛 黑龙江时时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