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60章 狗急跳墻

    “將軍,我們不是先進剿山中賊巢嗎?”秦瓊問。

    “擒賊先擒王,我們先拿下青陽山莊再說。”

    秦瓊有些著急,“可是現在并沒有證據表明王薄與知世郎有關。”

    “可也并沒有證據就能表明王薄與這些賊匪無關,相反,本官有足夠的論據推斷出王薄牽涉此案之中,因此我們要先下手為強,不能讓他們給跑了。”

    “將軍!”

    張須陀轉頭與秦瓊對視了一眼,“不用說了,待圍住山莊,如果查明王薄真與此事無關,那么本官自然不會冤枉了他。”

    羅成策馬上前幾步,伸手拉了拉秦瓊,以眼神示意表哥不必再在此時爭論。畢竟張須陀的為人他也是清楚的,這不是那種殺良冒功之人。哪怕現在下令圍莊,可也興地出現亂殺的情況。

    六百郡兵虎撲莊園。

    突然,張須陀變了臉色。

    “將軍?”

    羅成也看出了不對勁。

    “你們難道沒覺得這青陽山莊太安靜了嗎?”

    “是啊,確實有點。”經張須陀一提醒,羅成也醒悟過來,他們前天前來過這里,那時這里還在大辦喪事,人來人往,有不下千人在莊園。

    就算過了兩天,吊唁的客人走了,這莊里的主仆總還是在的。

    據他所知,青陽山莊里只怕有不下百人。

    “若那王薄真是沒有問題,那么此時的青陽山莊里就不該是如此安靜,他有問題,很大的問題。”張須陀微微瞇起眼睛,但那雙眼睛里卻泛起了殺氣,這是他認真起來的表情。

    一騎馬奔馳而至。

    “將軍,山莊里不對勁。”

    來人是賈潤浦。

    “發現了什么?”

    “山莊各門緊閉,但我能聽到里面的腳步聲,其中夾雜著馬蹄聲,還有甲骨刀兵之響。”

    做為跟隨張須陀征戰多年的老兵,賈潤浦雖然斷了條手臂,但經驗豐富。不但能夠憑煙塵就能判斷出行進路上的兵馬數量,甚至能夠耳朵貼地就能通過聽地面震動,而判斷附近是否有大軍行動,他甚至連小股的敵軍數量都能推斷出來,還能分出是步兵還是騎兵,輕騎還是重騎。

    他剛才騎馬到山莊前繞了一圈,就已經發現了許多問題。

    “山莊里有馬賊,而且數量不少,他們看樣子是想突圍。我估計他們肯定是假裝先要閉門堅守,然后等我們四面攻莊之時,突其不意的打開一門,向一個方向逃走。”

    “那你以為他們會向哪個方向突圍?”張須陀問。

    “肯定是南邊,那邊不遠就能進山。長白山山高林密,里面還有他們的賊伙,一旦入林想追不容易。”羅成在一邊搶答。

    張須陀點頭。

    “區區一群賊匪,也想跟某玩這伎倆。”

    “將軍,是否調整部署?”羅成又問。

    張須陀瞧了一眼秦瓊,此時的秦瓊已經有些愣神,他其實在遇襲之后就已經知道王薄跟此事扯不開關系了,可是郡城他一直都沒說出這些,甚至在剛才,都還在為王薄開脫。

    但現在,一切都沒用了。

    “羅成啊,不必調整部署,不過是群賊匪而已,計劃不變,讓那三團郡兵去圍莊,我們就在這里等著賊人狗急跳墻。”

    張須陀很自信,因為除了那三團六百郡兵,他身邊還有五十騎,那五十騎是他的親衛部曲,訓練精良,有實戰經驗,比起那些郡兵強的多,除了這五十余騎,還有剛擒殺了十八賊匪的羅成八人。

    有這五十余人,其實就完全能夠對付的了莊里的賊匪,畢竟這莊里不可能有太多賊匪隱匿的。

    帶那么多郡兵來,不過是一次實戰練兵而已。

    張須陀抽出腰間的彎弓,張弓搭箭,一枚鳴鏑帶著尖利的嘯聲刺入天際。

    他不用令旗號聲,直接以鳴鏑響箭發令。

    鳴鏑一響,就是全軍總攻!

    大隊郡兵舉著蒙著牛皮的大木盾往前沖,后面是一隊隊的持弓弩的郡兵。兩側則是拿著橫刀、舉著小盾的郡兵,再后面一點,是拿著長槍的郡兵。

    這些郡兵分工明確,配合默契,正是這段時日來張須陀苦練的成果。

    莊園畢竟只是一座莊園,不是城堡也不是要塞,既沒有干壕也沒有護城河,連高高的城墻都沒有。

    只有一條小溪繞莊,一道不過七尺的土莊墻。

    郡兵們在大盾的保護下,很快來到了莊墻下,可墻內始終沒有反應。

    羅成高舉著軍旗,站在張須陀的身后,眼睛卻全神盯著莊墻。

    近了,又近了。

    依然是毫無反應。

    盾兵已經到了城下,一路都沒有遭遇半點預計中的攻擊。

    帶隊的軍官們經驗豐富,迅速的發布著新的號令。

    幾名持刀盾的郡兵來到墻下,開始搭人梯,準備翻墻進去開門。

    人梯搭好,一名刀盾兵剛攀上墻頭,結果就看到一把長矛刺來,他慌忙躲閃,跌落下來。

    “有賊!”

    刀盾兵驚惶未定。

    幾乎同時,青陽山莊的幾道莊門幾乎同時打開,從里面沖出一群群的人。

    他們有的拿著刀,有的拿著叉,甚至還有些婦人孩子。

    “舉盾,迎敵!”

    軍官高喊。

    秦瓊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將軍,那些婦人孩子是無辜的!”

    張須陀不為所動,“她們不出來沖陣就是無辜的,可她們選擇這樣沖出來,不管她們是被脅迫的也好,主動的也好,只要威脅到了我的麾下兒郎兒,那就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秦瓊,你太在意跟王薄的交情了。你好好在這里看著,我麾下的這些郡兵兒郎們,他們哪一個又不是別人的父親、丈夫、兒子,他們哪一個不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他們哪一個沒有家人?如果他們死在這里,你覺得我的心就不會痛嗎?”

    “將軍,賊人要突圍了。”羅成提醒張須陀。

    “早就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果然,話剛落,莊里的南面莊門中,就突然沖出大約三十余騎來,他們揮著環首刀、長矛疾馳而出。

    很明顯,他們利用之前的那些莊中人來吸引郡兵的注意,此時想利用馬的速度出其不意的殺出包圍逃跑。

    “郡丞,為首之人正是王薄!”

    羅成一眼就看到了王薄,秦瓊跟王薄有交情,但羅成跟他沒有,他來了趟王家,結果回支的時候差點就沒命了,這個仇他可是記下了的。

    賈潤蒲拔刀在手,大笑著道,“羅隊副,之前兄弟因為著急回郡城,倒是沒能趕上與你并肩殺敵,是老哥的不對,今天,你就在這里執旗觀戰,讓老哥替你殺他們個落花流水吧!”

    張須陀沖他點了點頭,賈潤蒲一夾馬腹,大喊一聲,“隨我來!”

    立時有一伙十騎緊隨其后,策馬狂奔,猛沖向王薄等三十余騎!

    “郡丞,賈隊副只帶十騎夠嗎?”

    “足夠了!”張須陀笑道。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表推出号 九霄公式计算方法公开 快速时时平台投注 p3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开奖数据 赌博长龙规律 六肖中特王中王1 5分时时计划软件 大富豪电玩城 五分彩骗局 2018年白小姐开出来的号码 天津时时靠谱吗 街机金蟾捕鱼免费下载 北京快3走势图北京快3基本走势 3分时时计划在线 福彩快乐十分电子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