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69章 絕殺

    (感謝老孔看正版、金子有毒的打賞!謝謝你們!)

    山寨一角,馬廄。

    羅四六個被綁成一串,手腳俱被捆住,連起身都難。

    “孫子,爺爺要尿尿!”

    羅四連喊了幾聲,結果進來一人,“尿褲襠里!”然后又走了。

    氣的羅四破口大罵了好一會,可卻無人再來理睬。又過了一會,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

    “豹哥,你怎么來了?”

    “怎么,老子來瞧瞧那幾個挨千刀的還不行?”

    有人討好的道,“豹哥,只是勇三郎發話下來,讓我等好生看牢這六人,絕不能有分毫損失。”

    “放心,老子只是來瞧瞧他們,看是不是有人趁老子不注意把人放跑了,只要人還在,就行。反正今天不殺,改天也一定要殺的。”

    “豹哥,人在里面,你請回吧!”

    “草。”

    一聲喝罵過后,有人悶哼倒地。

    緊接著,大群腳步聲靠近。

    門推開。

    幾支火把照耀下,王勇豹帶著七八個人進來。

    “狗賊,你之前不是口口聲聲喊著爺爺來殺你嗎?現在爺爺來成全你了。”

    王勇豹拔出腰刀,惡狠狠的瞪著羅四,嘴里還噴著大股酒氣。

    他之前被王勇喝住,可是后來喝了點酒,越想越氣不順,于是便直接提刀過來了。

    “把香案擺起來,將我大哥衣冠奉上,我要將這幾個狗賊剖心剜肝以祭奠我大哥在天靈!”

    死到臨頭。

    羅四卻依然不怕。

    “孫子,砍掉腦袋不過碗大個疤而已,爺爺十八年后又是條好漢,不過爺爺臨死前,有個愿望你能不能滿足下!”

    “說吧!”

    “爺爺尿急,一天沒放過水了,你能不能讓爺爺先撒泡尿再說!”

    王勇豹瞪著羅四。

    “孫子,總不能讓爺爺尿著褲子去見閻王吧?”

    “我倒是無所謂,只怕一會尿太騷,熏著你那死鬼大哥的在天之靈呢!”

    “拉他出去尿!”王勇豹對旁邊一手下道。

    羅四被推著出去,卻還高昂著頭,好像一只半贏的大公雞。

    馬廄外。

    “你到底尿還是不尿啊?”

    “孫子,爺爺尿尿你總盯著干啥,羨慕爺爺的家伙事比你大啊?你這樣盯著,爺爺哪尿的出來,你轉過身去!”

    “有尿快尿,別廢話,休想玩花招。”

    羅四倒沒料到這兩個賊人如此警覺,只得掏出家伙放水,一邊放水還一邊拿眼睛余光左瞧右瞄,尋找機會。

    可始終沒有半點機會。

    正當他想要奮死一拼的時候,卻突聽兩道風聲響起,緊接著旁邊的兩賊匪便全被弩釘射殺。

    緊接著兩道影子串過來,接住了要倒地的兩具尸體。

    “小五,二哥!”

    羅四睜大著眼睛,跟做夢一樣,他壓低的聲音里依然掩飾不住興奮。

    “小聲!”羅成瞪了這個混賬哥哥一眼。

    “我就知道你們會來救我們的。”羅四激動的渾身發抖,連掏出來的家伙事也忘記送回,在外面搖來晃去。

    “收起來。”

    羅成將一把橫刀遞給他,“小六他們呢?”

    “都在里面呢,小五你要是再晚來一步,我們六個就全要被那些狗賊剜心割肝了。”

    聽說小六他們也還沒事,羅成總算松了口氣。

    “別吵,跟著我們殺進去。”

    “好,里面就七個人,是那天我們殺的王勇虎的弟弟和他手下。”羅四興奮的把家伙放好,揮著刀道。

    羅成和秦瓊對視一眼,然后朝外面黑夜里打了幾個手勢。

    比劃了三二一后,他們開始向里闖。

    羅四走在前面。

    “他娘的尿個尿這么久,不是不怕死嗎,好漢?”

    “爺爺當然不怕死,而且爺爺也不會死,死的是你,孫子!”

    羅四說完,猛的從背后掏出橫刀,暴跳向王勇豹。

    而這時,跟著老四背后,一直低著頭的秦瓊和羅四,也各自端著一把弩機射了起來。

    擒賊先擒王。

    兩弩一刀,都瞄向了王勇豹。

    這突起發難,王勇豹根本沒有料到。

    轉身想要閃避,卻已經難以逃開。

    老四一刀砍揮了王勇豹的一條手臂,羅成和秦瓊的弩釘接連射入了他的胸膛。

    發出不甘的一聲吼聲,王勇豹摔倒在地。

    幾乎同時,老王和老趙幾個人從另外幾個方向沖入,持弩揮刀見賊就殺。

    王勇豹總共才帶了九個手下來,屋外先解決了兩個,王勇豹又被最先集火殺死,剩下不過七個。

    可在老王他們沖進來后,他們反而成了少數。

    羅成一刀砍倒一名賊匪,沖到小六面前,把他們身上繩索割斷。

    “五哥,你終于來救我們了,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們的。”小六見到羅成,不由的哭出聲來。

    “哥當然要來救你。”

    小六身上很狼狽,臉上也鼻青臉腫的,被解開繩索后,抱著羅成不肯松開。

    而杜伏威和輔三幾個,匆匆向羅成說了聲謝五哥后,便都從地上撿起武器加入了砍殺賊匪的戰斗中。

    被俘幾天來受的各種窩囊氣,此時全都爆發出來。

    “好了好了,人都死了,別砍了,再砍就成肉醬了!”

    羅成安撫好小六,見杜伏威和輔三還在拿刀砍地上的尸體,都已經砍的血肉模糊了,皺了皺眉,叫住了他們。

    老賈擦了把臉上濺到的血沫,“嘿,羅成兄弟啊,你這幾個弟兄可真有幾分狠勁啊,了得。”

    老王悠閑的站在邊上啃雞腿。

    “哪來的?”老趙問。

    “剛才抓舌頭時順的。”

    “草,這時候你也吃的進去。”

    “有什么吃不進的,圍城的時候,糧盡餓的難受了連人肉都能吃。”老王依然吃的津津有味。

    羅成聽的胃里一陣惡心,差點吐了。

    老王簡直就是個魔鬼啊,真不知道他以前的軍伍歲月里,到底經歷了些什么可怕的事情。

    “別吃了,咱們得抓緊,人既然救出來了,那咱們更無禁忌了。咱們干票大的!”老賈陰森森的笑起來。

    “對,不能白來一趟!”

    老賈沖著秦瓊道,“叔寶,上次你不小心讓王薄給跑了,而現在王薄就在這營寨里,咱們就幫你將功贖罪一次,把這王薄再抓回來,怎么樣?”

    秦瓊黑著臉不吭聲。

    羅成道,“咱們先放起火來,然后殺他個轟轟烈烈!”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山东时时开奖直播 秒速赛走势图 209999开奖直播 大奖网页版 50元可以提现的炸金花 浙江20选5开奖玩法 吉林时时一天多少期 旧版山西快乐十分助手手机版 博牛彩票合法吗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 超级大乐透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vr赛历史 三地开奖结果061 管家婆平特一肖及开奖直播现场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