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19章 先鋒官

    (早起更新,本周五上架,請大家到時支持一下啊,謝謝了!)

    走出縣衙大堂時,羅成已經成了齊郡剿匪先鋒官。

    他現在不僅是章丘縣三班總捕頭兼長白鄉鄉團校尉了,郡丞張須陀正式授羅成為剿匪先鋒官,并讓他任章丘縣郡兵營都尉,為了讓羅成這個先鋒官當的更加的穩當些,張須陀甚至還破例讓羅成暫代章丘縣尉一職。

    縣尉是從八品下的官職,大業朝以來,新授縣尉基本上是科舉進士、明經們。

    章丘縣縣尉一職已經空置很長時間了。

    暫時代理縣尉,那也是縣尉。

    縣尉雖有的縣設一個,有的縣設兩個,但在縣衙里,縣尉是縣衙的重要官員,與縣丞共同輔佐縣令行政。

    一縣之中,縣令是長官,負責統籌全縣之政務。

    縣丞是副長官,輔佐縣令行政。

    而主簿是勾檢官,負責勾檢文書,監督縣政。

    具體負責執行辦事的就是縣尉,其職掌包括了行政、司法、財政等各個方面。

    如果用現代的機構組織打比方,那么縣令相當于是書記,縣丞相當于縣長,主簿相當于是紀檢書記,縣尉就是個常務副縣長。

    沒有縣尉在任時,章丘縣丞就總掌六曹。

    章丘縣因是設立沒多少年的縣,所以各方面都要精簡些,比如一般上縣有六曹,而章丘縣只有司法司戶二曹。而有六曹的縣基本上都是上縣、京縣,這些縣也往往有兩個縣尉。

    如果只有一個縣尉,一般就是縣尉總管二曹,如果是有六曹兩個縣尉,則兩縣尉各管三曹。

    隋朝的縣尉與宋明清的縣尉有很大不同,宋代的縣尉主要職責是負責司法捕盜,相當于縣公安局長。

    但隋朝的縣尉,職責要多的多,司法捕盜、審理案件、判決文書、征收賦稅等等,都是縣尉的職責。

    現在張須陀任命羅成為代理縣尉,他便暫時分管兵法士這塊,而縣丞則管功戶倉,不過程縣丞如今還因為牽連到反賊案中,還被軟禁著,因此羅成這個新代理縣尉,實際上就是幫著掌管六曹庶務。

    在縣丞、主簿等都實際不能理事的情況下,羅成已經僅次于縣令張儀臣,成為了章丘縣的二把手。

    不過這二把手也不是那么好當的,現在是平亂剿匪的特殊時候,因此張須陀這個齊郡二把手便臨時授他代理縣尉,但能不能轉正,還得由朝廷吏部決定。

    像他這種情況,無品無階無出身,基本上平亂之后也不太可能轉正。

    當然,有了縣尉這個臨時官職在身,羅成便得到了一件官袍。

    深青色的圓領袍衫,配烏皮靴,皮革腰帶,黑色的官帽。

    穿上后,還真有幾分官威。

    雖然比起張儀臣深綠色的官服一眼就能看出高下,但羅成還挺喜歡這青色,他對綠色有些敏感,尤其是深綠。

    縣尉兼都尉,于是羅成手下的人馬也增多了。

    現在他手上有一個縣郡兵營五百人,加五個鄉兵團一千人,加上兼任縣三班衙役的二百三十人,堪稱數量龐大,只是質量還不太行。

    但說一聲,統領一營加六團一千七百人馬,還是能夠嚇嚇人的。

    為了讓羅成這個先鋒官能夠入山平賊,張須陀還特意又從郡城直屬的三個郡兵營里拔了一個團給他,還另拔了隊他的親衛部曲。

    這樣一來,羅成手下便實打實的有了兩千號人馬。

    張須陀還給了他一張條子,憑此條他可以領到十副隊級明光甲,五十副府兵級兩當甲。另外還特拔他五十張弓,五十把弩,橫刀五十把,長矛一百根,一百面盾牌,長槍兩百根。

    做為先鋒,羅成需要帶隊先行,深入山中,查明匪情,為大軍開路。

    他先回到自己的公房。

    把鄉團的副尉、隊頭、教頭們都召集起來。

    跟大家把話一說,眾人無不歡呼。

    “你這就當上縣尉了?”老爹有些意外。

    而羅存孝則拉著羅成的深青官袍左瞧右望,十分羨慕,“八品官啊,了不得,縣尉啊。”

    大家既羨慕羅成授官,又為自己滿心期盼。

    畢竟羅成都升縣尉兼都尉了,那他們豈不也水漲船高。

    張須陀也確實給了羅成這個權利,對他手頭下的人事安排,張須陀讓他自己決定,回頭上報就可以了。

    “其它的先不管,大家先帶人隨我去把裝備領回來再說。”

    十副明光甲,五十副兩當甲。

    再加五十張弓、五十把弩機、五十把橫刀,一百根長矛、一百面盾牌,兩百根長槍,這可是讓人流口水的裝備。

    哪怕這些裝備是品質最次的郡兵級武器,可也是以前羅成他們求之不得的。

    尤其是甲,雖然這次只給了六十副甲,但這也是非常大手筆了。

    鎧甲啊,就算再簡陋的兩當甲,有甲跟沒甲的區別也是巨大的。

    一副鎧甲的價值,在戰場上往往就等于多了一條命,這可不是一般的甲,這相當于是復活甲。

    羅成現在軍中有甲的才十幾人,就是十個老兵自帶甲,還有羅成他們七人上次去郡中參與剿賊時一人得了件甲,總共就這十七件甲。

    現在又得六十副甲,鎧甲數量直接翻幾翻。

    想想歷史上,野豬皮努爾哈赤起兵之時,也不過十八副甲而已。

    到郡兵營地去領裝備,那邊的人早得到了吩咐,也沒為難羅成他們,裝備甚至都已經準備好了。

    細細查看,發現確實都是品質一般的武器。

    刀一般,弓一般,那些甲甚至有些還有破損,可總比沒有的強,大家也沒嫌棄,一件件清點過數,寶貝似的搬走了。

    末了,那邊還給他們送了一千支箭,一千支弩釘,相當于每把弓弩還配了二十支箭弩。

    前縣郡兵都尉老賈很快就趕過來了,他還帶著郡兵營的一眾隊頭以上軍官過來。

    “現在起,我是縣郡兵副尉,是你的助手了。”老賈見面就道。語氣里沒半點不爽,他自己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以前自己不過是郡丞的親兵隊副,如今來帶五百人的縣郡兵營,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羅成來當這都尉他是服氣的,巴不得甩了挑子。

    “有啥吩咐,盡管說!”

    羅成目光掃向這些郡兵營軍官,他們基本上都是老賈從郡城帶來的,有些還是老賈以前親衛隊里的部下。

    個個身上還是挺干練的,尤其是他們裝備齊全,人人著甲,個個佩刀,身上還有股子見過血的精悍。

    只不過這些人以前也就是些小兵,因此雖見過血受過訓,但讓他們來帶一支由新征召農夫們組成的郡兵營,他們還真不行。

    “拜見都尉!”眾人老實的過來拜見新上官。

    “哈哈哈,都是一家兄弟了,快請坐。”羅成看著這些裝備相對還算精良的郡兵營軍官們,嘴角都差點流口水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 河北快三手机版走势图 注册mg游戏送彩金不限ⅰd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吉林快三第40期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第42期白小姐 多乐多乐彩走势图 大发快三200元回血一万 手机报码app 广西快三今日推荐号 十三水app下载 香港王中王马会资料正版挂牌 快速赛车计划规律 加拿大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