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217章 釣得美人魚

    大野澤中,半淹沒的巨野舊城一角。

    秋紅染紅了幾片樹葉。

    一陣風吹來,將一片紅葉吹落。紅葉飄零,飄忽落入樹下的一汪清水之中。

    葉落水面,蕩起一圈漣漪。

    波紋散開,一直蕩到一對正在出浴的美人身邊。

    一對美人,一個白,一個黑。

    白如羊脂美玉,黑如珍珠閃亮。

    兩個美人頭發散開,身上只著了一件圍肚,輕松愜意的在水中游泳。水泊里長大的姑娘,打小就會游水,她們對水極親切,在水里就跟那水鳥一樣自由。

    “啊,好舒服。”

    黑夫人一口氣在水底下潛游許遠,從水下抬起頭來,便跟出水的芙蓉般美麗。每有煩心之事,她總喜歡下到水里游上一會,自由自在,無拘無束,那煩惱便也都拋在了水中。

    “是啊,水里游一會,感覺一身輕松。”白夫人也在水中露出頭來,“只是這巨野澤雖大,只怕以后也再難有我們的立身之處了。”

    黑夫人嘆了聲氣,感覺人離了水,便跟魚兒到了地上。

    “那些官府的鷹犬有動靜嗎?”

    白夫人回了一句,“他們在西南扎營,好像在休整,聽說好像沒急著入澤來。士兵在伐木,似準備造船,而那個什么白虎羅成等人則天天在山林打獵,水澤中釣魚,倒像是來秋游的。”

    黑夫人精神一振。

    “你說那些狗狼天天在游獵釣魚?”

    黑夫人點頭,“嗯,每天就在游山玩水,打獵釣魚。昨天都跑到龜山島來了,就不過幾十人,膽子可真不小。”

    龜山島在巨野澤的西南邊,距離澤對岸不近,但也不算遠,已經有大約二三十里的距離了,隔著浩浩水面,這個距離其實已經很讓黑夫人心動了。

    “他們還會再來嗎?”

    白夫人看姐姐激動的樣子,一下子反應過來,“姐,你想動手?”

    黑夫人在這水泊里長生大的,對這里有感情,也早習慣了三百里水泊是治外之地,大家是自由的人,不受官府統治。

    以前官府也常來泊中,想要編戶遷民,但都遇到她們的激烈反抗。

    “孟海公那個膽小鬼,只知道躲藏,做縮頭烏龜。可越是這樣,越會讓那些鷹犬得寸進尺,我們必須得讓他們知道水泊的厲害,否則別想安生。若是能圍殺了那伙家伙,則那幾百兵勇將不戰自潰。”

    “孟海公那老家伙,肯定不會同意的。”

    黑夫人卻是有些忍不住了,她是個急性子,想到就要做,“他不肯,那咱們就自己干。不就是幾十人馬嗎,龜山島離對岸近三十里,只要我們悄悄的潛上島,殺他們個措手不及,那些家伙就算有大軍在對岸,也救援不及。”

    “可如何偷偷潛入?”

    “我們今夜就趁夜劃小船潛上島埋伏,等明天他們上島后再動手。”

    黑夫人伸展雙臂游向岸邊,她自水中站起,步步上登,渾身濕漉,體態豐腴,有著讓人驚嘆的肌肉線條,一雙腿更是無比的結實。

    上岸,她披上一件長袍,然后擰干頭上的水。

    “我去準備安排,你自己一人再游會吧。”黑夫人匆匆的走了。

    “姐,你總是這么的性子急。”白夫人捧起一把水,潑向岸上,可黑夫人卻已經背影遠去了。

    夜幕降臨。

    官軍營地隔水相望二十余里遠,水中一座小島,形似一只巨龜浮在水面。

    島上原本也有一處寨子,一群逃民在上面生活。不過自從官軍到來后,這島上只余一座空寨,島上的人全都逃了。

    這幾天白天,羅成都會與單雄信等一伙人過來島上釣魚打獵,欣賞一下巨野澤的風光。

    黃昏之時,幾條船便載人返回了對岸營地。

    島上一片寂靜。

    只是那寂靜漆黑的島上,卻還隱伏著一支人馬。

    羅成嚼著一根草莖,草莖已經干枯,嚼著也沒什么味道,但實在是有些等人的無聊。

    “已經三天了,真會有魚上鉤嗎?”

    齊國遠也嚼著一根草莖,問。

    “釣魚得有耐心。”

    “你前天這樣說,然后昨天也這樣說,今天是第三天了。雖然現在入秋了,沒有什么蚊蟲叮咬,可是趴在這里很無聊啊,而且天氣也有點冷。”齊胖子道。

    “放心,該來的總會來的,我們已經投下了這么肥的餌,沒理由魚不上鉤的。”羅成對自己的計劃很有信心。

    “那你怎么就確定他們一定會晚上來呢,就不能是白天殺過來嗎?”

    “因為晚上來的話,便可悄無聲息,突襲總比強攻要容易的,沒有人會特意舍易求難,這不符合邏輯,邏輯明白嗎?”

    “不懂。”

    “就是人正常的思維方式,思考東西總會有條理性的,這個條理性能大大提升你的效率,但是也最容易被人所把握規律,反以有時候兵法上會說,要反其道而行之。不過我們現在對付的只是一群賊匪而已,所以沒必要搞太復雜,否則到時迷茫的反而是我們自己。我們只要順著這個條理,尋找到他們的選擇可能性,然后在這里等就行了。”

    三天,每天早上幾條船上島,運來幾十人。到了黃昏,船又載人回去。可實際上,每天早上船都載著幾十人上島,但每天黃昏其實都是空船返回。

    到現在,島上已經布下了羅成的二百兵馬,張網以待了。

    又等了大約一個時辰,齊胖子覺得今晚可能又沒戲了。

    這時島上響起了兵戈交擊之聲,然后是火亮亮起。

    齊胖子一雙眼睛立即睜大了,他往那邊瞧了瞧,然后轉向羅成,目光已經充滿了佩服。

    “魚果然上鉤了。”

    羅成哈哈一笑,干脆翻了個身躺著。

    過了大約半個時辰,羅成三義子中年紀最大的闞棱去而復返,他翻身下馬,向羅成稟報。

    “義父,得手了。”

    “戰果如何,大魚小魚?”齊國遠忙問。

    “四叔說抓了兩條美人魚,收效不小。”闞棱道。

    “走,瞧瞧收獲去。”

    羅成起身,翻身上馬,帶著齊胖子等人往那邊趕去。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球棎足球比分007 河南快3走势图今天快3 福彩快三群主怎么赚钱 本香港现场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诀窍 宝马线上亚洲娱乐第一 双色球开奖规律99%中奖 靠谱的ag平台 河北新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开天津奖结果查询 怎么下载波克棋牌 四川快乐12计划软件 秒速赛走势图 太湖学迷马后炮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