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227章 七次郎

    第六更送上,祝大家跨年夜快樂,也請今晚帶著女朋友跨年的兄弟們一定要悠著點,身體是本錢啊!

    要說陌刀當然比樸刀厲害,但陌刀的造價也確實不是樸刀能比的。以前他們做為郡兵,就算有錢,還沒地方弄陌刀去。

    馬槊和陌刀都是兵之利器,朝廷甚至規定了不得隨葬。

    現在他們是軍府,倒是有資格有渠道了,不過這花費確實也不便宜。

    “三哥,陌刀兵少了也沒什么用,要組陌刀兵,起碼得有一百起吧?”羅成道。

    “那就先弄一百陌刀手。”

    羅成笑著跟嗣業算賬,要組一百陌刀兵花費可不便宜,人手得一把陌刀,而陌刀的花費那不是長矛橫刀能比的。一把軍器監生產的陌刀,每把得十貫起,這還是最普通的,若想要高級點,就得加錢,比如稍好點的,那得十五貫起。

    再者陌刀手可不是僅有一把陌刀就行。

    陌刀兵在軍中是什么角色?那是重裝步兵,既然是重裝步兵,因此他們便需要重步兵甲,一般的兩當、明光甲都還不夠,陌刀兵的甲起碼得是四十斤以上的全身鐵甲,有時甚至還得是雙層甲,內層皮甲,外層鐵甲,或者一層厚魚鱗鐵甲再外套一件鐵索子甲,全身批甲,包的跟個鐵桶似的。

    這樣的全身重甲,再配上丈八陌刀,才能如堅墻一樣立于陣前,可以無懼敵騎兵的沖鋒,然后還能以犀利陌刀反擊。

    所以說一個陌刀兵,陌刀裝備還不是最貴的。一把好點的陌刀十五貫,可他們的重甲,卻非常昂貴,據說一件步兵重甲,打造得花費二百多天,全套甲總共有鐵甲片一千八百余片。僅僅是人工成本,一套重步兵甲就要三十余貫,如果加上材料費,那么一套甲沒有五十貫是下不來的。

    也就是說,就算能夠拿到成本價,那都得五十貫一套,而他們又不是什么精銳衛府,因此想買到甲,說不定還得加錢。

    這么算,十五貫陌刀,五十五貫重步兵甲,一個陌刀兵的基本裝備就去了七十貫。

    “一百陌刀手才七千貫,值得的。”嗣業搶先說道。

    七千貫啊!

    “三哥,咱們軍府八百人,這次雖然繳獲不少,但也要完成全員列裝。咱們是二百騎、六百步,你一百步兵就要花七千貫,這錢不夠啊。”

    騎兵的裝備可不比步兵便宜,光是一匹戰馬,現在起碼要二十貫不止。

    而不論是兩當甲還是明光甲,隨便一套都是十幾二十貫起的。更別說弓弩這些裝備,也都不便宜。

    “最多只能先建一隊陌刀手。”

    “才五十人?只怕沒什么作用啊?”嗣業道。

    “搭配大盾兵。”

    相比于陌刀手,羅成更想先完成二百輕騎的裝備,雖然他現在也有二百騎兵,但是許多騎兵的馬,其實是普通的馬,或者就是騾子,說他們是騎兵,倒不如說是機動步兵。

    而一個真正的騎兵,你不是能騎馬就算,而是得能在馬上作戰,奔襲、沖鋒、追擊,這都是輕騎必需的基本功。這就要求不錯的騎術、良好訓練的戰馬,以及騎射的本事。

    騎兵們得有戰馬,得有馬上的角弓,得有騎矛,還有得有甲。

    一個騎兵零零總總的裝備加起來,那肯定要比步兵貴的多。而二百個輕騎,花銷更不會少。

    另外,步兵這塊,羅成迫切需要一支遠程的弓弩部隊。

    多次剿匪作戰,他總結了不少經驗,其中遠程壓制非常重要。遠遠的弓弩射擊,就算是新兵也能射的不錯,但若是近身的格斗拼殺,就極考驗士氣和膽量了。許多人會慌亂,陣形也容易混亂,指揮上更加艱難。

    現在只是打一些烏合之眾的賊匪,倒不算大問題,但若將來面對大股敵人,或者精銳敵人,比如說敵騎沖鋒,大股步兵進攻,沒有足夠的弓弩就會很吃虧。

    那些精銳的衛府兵,弓弩裝備率基本達到了百分之一百二,人人都標配一把弓,甚至有的弩手配弓還帶弩,讓隋軍在面對周邊的敵人時,每次作戰都能占到遠程壓制的上風。

    “那再考慮考慮吧!”羅嗣業也無奈了。

    帶著太多的俘虜和繳獲,隊伍行進很慢。

    不過好在不是什么敵境行軍,也不是邊地行軍,走的是官道大路,一路上倒是非常輕松,每次在城外扎營,可以入城采購所需的糧食肉蔬,大家倒沒吃什么苦。

    尤其是這么龐大的隊伍,每過一城,便能吸引當地商販百姓前來做生意,羅成很樂得跟這些當地人做買賣。

    他買些新鮮的肉疏之類的,也會順便賣掉一些自己的戰利品,只要價格合適,他是不介意減輕些負擔的。

    甚至一路上還在賣戰俘。

    稍老弱一些的,羅成一路都在甩賣。還有不少的牲畜,也是這么一路賣過來。

    每過一城,羅成甚至會輪流給府兵們放假,一次輪假一隊,大家腰里揣著錢,也會進城下個館子,甚至去青樓開個葷什么的,這些羅成也不管。他會派出軍官帶隊去城里巡查,只要不是搞什么強買強賣、吃霸王餐這樣的事情,倒也不管他們。

    相反,若有人敢欺負他的兵,他卻是要管一管的。

    好在這一路上,倒沒有哪里的地頭蛇敢這么大膽。

    相反,羅成這一路過來,買賣做的風聲水起,甚至有不少商人早聞風而動,早早在他們行經的路上等候,帶來大量的錢貨過來交易。

    王子明聽了羅成的話,便親自給士信挑了兩個年輕漂亮又很溫柔的女人給他送去。兩女人都是已做人婦的年輕少-婦人,溫柔而又豐腴,士信臉紅的收下了。

    然后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才出帳來。

    羅成都已經在吃午飯,羊肉湯配煮面片,吃的正過癮呢,士信嘿嘿笑著過來。

    他拿起自己吃飯的大盆打了滿滿一盆,蹲在地上狼吞虎咽,一會就吃完一盆。

    “我說小六啊,這婦人雖好,可也得節制,莫要貪歡,否則容易傷身體,你現在還在長身體的時候呢。”

    “哥,我知道。”小六吭了一聲,然后低下頭繼續埋頭猛吃面條。

    羅成看他這樣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道,“跟哥說說,這昨晚到底幾次?”

    小六停下筷子,抬頭想了想,“昨晚上的加剛才起來那次,一共七次。”

    羅成驚為天人,只得砸巴著嘴道,“兄弟,悠著點!”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前二组选复式 今日双色球开奖号码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官方 新疆时时走势 胜负彩即时欧洲欧赔 日本女优写真 三分十一选5走势图解 六i和彩今晚开奖结现场直播 黄大仙开奖结果大全 北京时时开奖规律 澳洲极速时时彩官方 香港马会幵奖结果直播香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分布分析图 云南时时1106027 最快开最快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快乐12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