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255章 叔侄相見

    三天后。

    涿郡臨朔行宮終于傳出皇帝的詔令,從涿郡先編兩軍,然后開拔遼西,進駐遼河前線。第一軍由太仆楊義臣為大將、虎賁郎將羅藝為亞將。第二軍由左翊衛將軍段達為大將、虎牙郎將宋老生為亞將。

    兩軍各統騎兵兩團四千、步兵兩團八千,另輜重等四團八千人,另每軍拔民夫三萬轉運糧草輜重。

    羅成的這兩千人步兵團,被編入了楊義臣的第一軍,堪稱是征遼第一先鋒團。

    兩路先鋒軍總計戰兵兩萬四,輔兵一萬六,另民夫六萬,共計兵民十萬。

    命令傳下。

    長白團自然是摩拳擦掌,呆在這營里一個多月,早就盼著能出去了。

    不過羅成兄弟幾個,卻都有些沉默。

    “羅藝是第一軍亞將?那我們豈不是成了他麾下?”老四翻著白眼道。

    “這個倒是沒有料到的。”羅成也沒想到會這么巧。

    “會不會是這王八蛋故意把我們編到第一軍去的?”嗣業對羅藝也沒什么好感覺,其實羅家四兄弟自來到涿郡,就知道羅藝也在這里,還是四品虎賁郎將,可沒一人說要去見他。

    “我看就是他故意的,他是虎賁郎將又是亞將,調動個把團的人還不是輕而易舉?”

    “那現在怎么辦?”

    “先走著瞧吧。”羅成對此也沒辦法,這編練兵馬是上面的決定,他雖然花錢弄來一個團偏將之職,可已經很不容易了,還是有房杜張幾人的關系人情在,要不然花錢也沒用。他一個府司馬,能坐上團偏將確實是人情關系,現在編制下來,他說換就換嗎?

    “操!”

    老四很不爽。

    “準備一下吧,該收拾的都收拾一下。”

    命令下達之后,羅成的步兵團便按指令先開到了薊城外圍,在那里是先鋒兩軍的營地,他們還要在這里完成一次整編集結。

    一個個團開過來,后面還跟著大隊的民夫車隊。

    花了三天時間,在薊縣東邊的潞縣郊,兩軍完成集結。

    潞縣在潞河東岸,這條潞河在后世就是北京東北邊下來的潮白河了,而潞縣這塊在后世便是通縣。

    兩路軍,各扎一營,遙遙相望,民夫營則在旁邊安下。

    羅成帶著自己的一團人馬,只管聽上面傳令兵傳下的命令行軍、安營。他們自己只帶了半月糧草,行軍扎營時并不動用,每天所需糧草都會有輜重營送來。而輜重營的糧草,又有民夫營補給。

    扎營立寨,挖溝樹柵。

    營地建好,上面又派傳令兵下來,卻是讓各團軍官們前去中軍議事。

    二百人長以上皆去。

    羅成便帶著兄弟伙裝備整齊,騎馬前往中軍。

    中軍營外下馬,步行過去,碰到好多軍官,有些眼熟,有些卻很陌生。

    大家互相點頭,然后入帳。

    帳中卻無人。

    進帳后大家也有些拘束,便都站著。各團的軍官一伙一伙的站著聊天,等了好一會,才有一名年輕軍官入帳,高聲喝道,“肅靜,亞將到!”

    進來的是一個高大的漢子,羅成兄弟幾個目光一直盯著他,發現他確實跟老爹有些像,只是更年輕些,也更魁梧高大。

    或者說,其實他跟羅成兄弟幾個長的很像。

    因此他一進來,帳里的軍官們,甚至都不約而同的望過來。

    像,實在是像。

    就算有人說他們是父子估計也不會有人反對。

    羅藝進帳之后,目光在眾人中掃了一遍,然后目光停留在了羅成他們這邊,最后目光在他兄弟四人臉上掃了幾遍。

    他不再徑直入內,而是折轉走向他們。

    羅藝走到羅成面前停下,目光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他們兄弟。

    “你是步兵第一團偏將羅成?”

    羅成挺胸抬頭,卻沒去看羅藝,只是大聲答道,“回亞將,職下右翊衛齊郡章丘長白府司馬羅成,現任左翼第一軍步兵第一團偏將。”

    羅藝點了點頭,還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哈哈,這股子精氣神很不錯,真乃吾羅家虎子。”說著,他轉頭面向眾人,高調宣布,“諸位估計對這位年輕偏將還不太熟悉,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便是齊郡章丘長白鷹揚府司馬羅成,今年十八歲,雖然年輕,可卻已經是員老將,滅過長白山賊匪,破過大野澤群盜,就連來涿郡的路上,都還助鹿角關鎮兵掃滅了豆子崗里的上萬賊匪,可了不得。”

    “當然,如此優秀的年輕人,其實還是本將的侄子,親侄子。”

    于是帳中眾人都哦了一聲。

    剛才聽羅成自報家門,就是長白府司馬,大家還奇怪,一個七品司馬,左右就成了兩千人步兵團的偏將,這下算明白了,人家是亞將羅藝的親侄子。

    羅藝做為亞將,本職是虎賁郎將,駐守涿郡的大將,尤其還襲爵襄陽郡公,這可是位貴族將門。

    羅藝說完,又轉過頭來拍了拍羅成肩膀,“好好干,莫要墜了我們羅家將門家聲。”

    羅成只是冷著臉不吭聲。

    羅藝笑笑,他扭過頭,看向存孝三人。他目光看向個頭最魁梧的嗣業,“都說章丘羅家四虎,羅成是白虎,那你應當就是猛虎存孝了?”

    “卑職長白府步兵校尉羅嗣業,現為步兵一團校尉。”嗣業聲音喊的很響,可依然不鳥羅藝。

    羅藝也感受到了羅家兄弟對他的怨念,卻只是笑了笑,“原來你是三郎,聽說你陌刀使的好,好樣的。”

    等他走到存孝面前,存孝已經直接喊道,“卑職長白府越騎校尉,現步兵一團校尉羅存孝。”

    “吾家猛虎,果然夠猛。”羅藝拍拍他肩膀。

    最后走到士信面前,他看到士信矮小的樣子,有些意外,扭頭望向羅成。

    “亞將,這是步兵一團校尉羅士信,長白府旅帥。”

    “哦,我羅家癡虎。”羅藝伸手卻拍士信肩膀,結果士信一點也不給面子,直接扭身讓開,讓他拍了個空。

    “哈哈哈!”羅藝收回拍空的手,哈哈笑了幾聲掩飾尷尬,然后扭頭走到上首坐下。

    “諸位將校請坐,我第一軍做為最先入遼的先鋒軍,可謂是深受陛下期待厚望。大將更是選授太仆卿楊義臣來擔任,諸位怕或許對這位楊太仆還不大了解,這位可是打小養在皇宮之中,被先帝收為堂孫,編入皇家族譜之列,能文允武,十分了得。”

    “不過呢,楊太仆出任我第一軍大將,但暫時還要隨駕皇帝身邊,因此這第一軍便暫由我這個亞將統領。今后,還請諸君與我一起努力,平遼討賊,奮勇先鋒,不墜第一軍之威名!”

    大家紛紛應聲,羅成卻一直在看著羅藝,也不知道這羅藝做了他的頂頭上司,接下來會有什么樣的影響。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重庆市彩时彩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走势图表 快乐赛计划软件 香港赛马会走势图 江西时时今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新疆时时开奘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50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怎么下载 内蒙古时时最高遗漏 6十1一周几次开奖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号码 福建时时软件 20kj开奖直播心水 福建时时玩法规则 单机牛牛下载 双色球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