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342章 刁難

    李淵、李景、羅藝。

    三人進入玄菟城,一個衛尉寺卿,一個遼東太守,一個右武衛將軍,皆是三品大佬。羅成帶著一眾左五軍將校過來迎接。

    李淵笑著上前,“終于見到了年輕戰神了,白虎羅成,本朝第一驍勇少將。今年不過十九歲,可卻已經是戰功赫赫,連陛下都極為稱贊,年紀輕輕,卻已經跟我等老頭同列三品,真是后生可為啊。”

    羅成也在打量著李淵。

    李淵個頭挺高,但臉上全是皺紋,雖然不到五十,但面容看著挺老的,不說跟老帥哥李景沒法,就是跟羅藝這個武夫也遠比不上,怪不得傳言說皇帝經常私下叫李淵婆婆面。

    不過婆婆面李淵自有一股子氣勢,這是一種養出來的氣度,貴族氣勢。七歲就襲爵為國公,為官幾十載,從朝堂到地方,李淵可以說是個出身高貴,同時也歷練充足的老貴族了。

    而傳聞中,這個婆婆面還長了三只乳,并且擁有一手極了得的射術,據說能夠連續開弓射百箭,箭箭能中七十步外靶,聽的讓人震驚。但羅成覺得這個傳聞應當是真的,據說當年李淵娶竇氏女的時候,竇氏是搞比武招親的,讓京中勛貴子弟們射一面屏風上的孔雀,而李淵當時一箭就射中了那孔雀的雙眼,于是直接被竇家選中為東床佳婿。

    而竇家,可也是關隴豪門。

    羅成拱手。

    “晚輩可不敢當此夸贊,三位都是國公爵位,而我不過是一侯爵。三位國公都是實打實的正三品實職,我不過卻是從四品的虎牙郎將本品,相差遠矣。”

    李淵愣了下,然后哈哈大笑。

    “我家大郎還長你兩歲,可跟你比起來,可就差遠了。你如今都統兵為左五軍大將,我家大郎卻還抱著支斷臂在遼東當通定縣令呢。”李淵這話里有話。

    羅藝在一邊道,“唐國公世子一表人才,只是交錯了朋友,要不然,也不會不小心摔斷了手臂的。”

    李景也道,“是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宇文家哪有什么好人,你看他家那兩兒子,一個渾號輕薄公子,一個綽號花花太歲,這都什么玩意。”

    站在李淵后面的宇文士及那個汗顏啊,臉都紅了。

    這不是當著和尚面罵禿驢嗎?

    只是他畢竟年輕后輩,李景那是跟他爹一個級別的軍方大佬,對方罵的又是他低一輩的宇文兄弟,于是他連開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要是對方罵宇文述,他做為人子還得爭一爭。

    羅成笑笑,“之前我為縣令,令郎為縣丞,本來還想好好親近親近,倒沒想到卻沒機會。”

    “以后有機會的。”李淵笑笑。

    那邊宇文士及趁機上前來,“在下宇文士及,許國公府二郎,如今蒙陛下授為左五軍受降使,今后便要跟羅大將一起共事,還望今后多關照。”

    羅成打量他一眼,發現相比起宇文化及那兩屌毛,這小子看的要順眼一些。

    “原來是南陽公主的駙馬都尉,之前我跟令兄令弟鬧過點不愉快,還望宇文二郎不要在意。”

    宇文士及只得笑笑。

    那邊李淵卻已經不愿意多廢話,直接開門見山。

    “某這次前來,一是奉命送裝備糧草來補給左五軍,其二則是奉旨來接收羅大將攻下諸城繳獲的錢糧物資以及人口等事宜。”

    “李衛尉,敢問送給我們的裝備在哪,不如我們先辦下交接?”羅成不等李淵話說完,直接搶問。

    李淵雖心里有些不快,暗道羅成沒素養,但臉上波瀾不驚,笑道,“裝備糧食委托左六和右六兩軍的輜重營幫忙運來了,就在城外。羅大將,是否先帶老夫去看看城中物資人口?”

    “事情一樣樣辦,還是請李衛尉先帶某辦下糧食裝備的交接吧。”羅成呵呵的笑。

    李淵站在那里也對著羅成笑,一老一少都不動腳。

    那邊李景便對李淵道,“唐國公不妨就原諒下這小子無禮,先辦下裝備糧食交接吧,交接好了,正好我也讓我的人先走。”

    那邊羅藝也補了一句,“確實如此。”

    這下李淵有些無奈,“那好吧,就先去交接下裝備糧食。”

    “那就有勞李衛尉了。”羅成依然是笑瞇瞇的,他轉身道,“請王參軍和魏司馬他們帶些兄弟過來辦交接。”

    城外。

    左六右六兩軍輜重團的人拉著一車車的物資停在城門外。

    李淵帶著羅成他們過來,拿出一份冊子交給羅成,“這是給左五軍兄弟的補給,請羅大將過目。”

    羅成接過卻不看,而是轉手遞給了魏征。

    魏征接過卻是立即仔細翻看了起來,“不對啊,不是說給百日之糧嗎,怎么這上面才給九十日之糧?”

    李淵皮笑肉不笑。

    “陛下旨意,給南下平壤九軍百日之糧,不過左五軍卻不是在懷遠,而是在玄菟,你們前出懷遠三百里,所以少算十日之糧,這都是按照實際情況核對撥給的。”

    羅成笑看著李淵,也不出聲。

    “羅大將有何意見嗎?”

    “沒有,既然李衛尉拔給我們九十天糧,那我們就收九十天糧就是。”

    李淵有些意外,還以為羅成要在這事上找麻煩,不過他還求之不得,他在這個事情上早就運作好了,羅成就算來挑事,他也立于不敗之地,最后還要讓羅成下不來臺。

    可現在,卻讓他有種一拳砸在絲綿上的感覺。

    “大將,甲衣裝備馬匹等,也多有不足。”

    “左五軍不比其它八軍,在遼東攻城破寨,駐守多時,肯定早就地補充了不少,所以這次補給裝備,就比其它八軍少了些。”

    羅成還是笑著點頭,“嗯,那就按這個數目點收。”

    李淵再次意外。

    魏征帶著一眾人去查驗接收裝備,結果發現送來的裝備,品質都不大好。居然有許多都是大業造的,這可比開皇造差的多,更不用說,不少武器裝備明顯是破損修補過的,這種裝備不應當是補給給他們的。

    魏征告訴羅成,羅成望向李淵。

    李淵攤手,“百萬大軍集結于遼東,裝備需要量大,衛尉寺也是忙的焦頭爛額啊,估計那些家伙搞錯了,把本該給各軍輔兵的裝備,發給左五軍了,真不好意思,我讓人把這些裝備運回去,重新換一批好的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天天中彩老版 二十一点玩法 攒劲甘肃麻将ios版 酷彩吧可以网上购彩 今晚七星彩开奖预测 快速时时官方开奖 篮球比分7m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及时更新 甘肃福彩快3今天的结果 白小姐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快三玩法技巧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广西快三开奖直播现场 最准网站特马资料 jk118今晚开奖现场开奖结果 老时时后不定位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