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367章 減負藏糧

    夜幕降臨。

    山腳下,一頂頂營帳立起來。

    遼東山區的夜晚雖然比較涼爽,可因為繞路,每天在群山里兜兜轉轉數十里,還要攜帶著大量糧草,一到營地,每個人都累的要死。

    白天身上汗濕了又干,干了又濕,身上早就是又沾又酸。

    “實在是不行了,明天還要背著這么多東西,誰受的了。”

    營帳里,一名府兵報怨道。

    從懷遠出發的時候,他們攜帶了大量糧草輜重,每人差不多是三石糧食,再加上數十斤的裝備,湊足了百日的糧草軍需。一開始還好,畢竟還有馱馬騾車。可是自從宇文述大將決定繞過烏骨城后,他們原本離鴨綠江邊只百余里,現在這一繞,卻得繞上四百里,最要命的是,由于地理不熟。

    經常繞了半天,又發現繞錯了,或者前面塌方堵路河水暴漲堵路而又不得不再次繞路。

    實際上,路越繞越遠。

    而路越繞越難行,最后馬車騾車都難以再攜帶,僅靠馬馱人背。

    一人一馬,要背三石糧食,以及數十斤的裝備。

    別說人吃不消,馬都吃不消。

    好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別說廢話了,趕緊埋吧,別讓巡營的發現了。”

    一名府兵說道。

    于是大家也不再報怨,都開始在營帳里偷偷挖起坑來。

    他們挖坑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偷偷的把攜帶的糧食埋起來一點。

    每天宿營的時候,他們都會埋掉一點糧食。

    一天埋掉一點,便能減輕一點負擔。

    至于說這是他們百日之糧,將來萬一沒糧了怎么辦,大家沒空卻考慮那么多。再攜帶這么多負重繞下去,人還沒到鴨綠江,他們就要累死了,更別說打到平壤城下去。

    再說了,到了鴨綠江離平壤也就不遠了。

    到時六十萬海陸大軍集結于平壤城下,高句麗再頑強也擋不住啊,等攻下平壤城,還怕缺糧嗎?就算一時攻不下,不也還有海路水師那有糧食嘛。

    天亮。

    兵馬再次拔營起程。

    士兵們肩上和馬背上的糧袋都輕了不少,可惜宇文述卻根本沒有發現。

    或許這個戰場經驗豐富的老將也發現了這些情況,只是他沒有點破罷了。因為距離皇帝限定到達鴨綠江的日子越來越近,可他們卻離鴨綠江還很遠。

    宇文述必須加快速度行軍,才有可能在限期前趕到江邊。

    于仲文等其余幾軍的情況,跟宇文述這邊差不多,面對堅城,他們都沒有選擇破城而過,而是選擇了繞遠路。

    繞路導致時間不夠,于是只能增快速度,多趕路,士兵們越發疲憊,且繞的路難行,輜重車過不了,于是士兵們負擔加重,最后各軍各營都出現了悄悄埋糧食的情況。

    將領們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求能早點到達鴨綠江邊。

    鴨綠江邊。

    羅成的左五軍已經架起了幾座浮橋,嗣業和趙貴,甚至已經在江對岸立起了兩座大營,一萬兵馬已經進駐江對岸。

    羅成在等著其余八軍的到來。

    他已經等了有十幾天了,每天很輕松,沒有高句麗人來打擾他,這附近也沒有高句麗人可讓他打擾,他好像來到了一片世外之地。

    每天釣釣魚打打獵,搞搞野炊。

    左五軍很悠閑,每天訓練訓練,然后去漁獵,晚上再搞搞篝火晚會。

    不愁吃,不愁喝,又沒有敵人,天氣雖熱,可白天在樹林乘涼,傍晚在鴨綠江里游泳。

    原本許多不會游泳的將士,最近在這江里練了十幾天,居然都被練出了不錯的游泳本事。不少士兵不止一次喊叫著要直接殺到平壤城下去。

    只是羅成依然在耐心等待著。

    趙貴也多次派出他斥候輕騎前出打探,最遠都抵達了薩水,距離平壤不過百里,可一直沒有發現高句麗大軍的痕跡。

    不過羅成堅信,高句麗肯定有一支大軍在平壤附近。

    這個堅信并不如魏征他們只是猜測,而是根據歷史推算。歷史上宇文述九軍大敗,可不就是在薩水。

    能大敗九軍三十萬人馬的高句麗軍,肯定不會少于十萬人。

    羅成試圖找出這十萬大軍,可無論怎么找,都找不到。

    斥候輕騎最遠也只敢距離平壤百里,便不敢再往前了。

    畢竟,他們也沒囂張狂妄到直接沖到人家都城之下。

    羅成現在所在位置,距離平壤,還有五百里。

    一天行百里,需要五天,若一天行五十里,需要十天。

    王子明拿著一封信過來,“南蘇城燕國公的信。”把信交給羅成,他在旁邊道,“只等八軍一到,咱們一路平推過去,過江后到平壤,一路上也就沒有什么緊要的名山大川了,三十萬大軍啊,咱們殺過去,誰能擋的住?而到了平壤城下,還有海路三十萬大軍呢,這六十萬大軍攻一座城,天啊,淹都能把平壤淹沒,還不是馬到功成的事情。”說著,他在那里計算著回家的日子,等八軍十天,再殺到平壤城下也算十天,然后破平壤城再算十天,善后再十天,那么四十天后就差不多可以回家了。

    “現在是六月,四十天后才七月初呢,我們路上再走兩個月,到家的時候不到十月,天氣還好,還能趕上秋收呢。”

    “去年正月出來的,今年秋回,這一出來都快兩年了,也不知道家里那幾個小兔崽子有沒有好好聽你姐的話呢。”

    羅成拆信仔細觀看,信上羅藝寫了不少東西。首先就是皇帝攻遼東城,猛攻難下,死傷慘重,遼東城下先后傷亡了八萬余兵馬,本來之前有幾次是有機會攻下的,可高句麗關鍵時候就說投降,然后皇帝還真信了,便讓停止進攻,結果等高句麗人喘息好了,便又繼續反抗,如此反反復復,攻城將士們早就沒有了半點士氣。

    他還告訴羅成,羅李兩家結親了。

    唐國公李淵跟他談好了,李三娘許給羅嗣業,而李淵還把庶出的李四娘許給羅成為妾。

    “這是搞什么名堂?”

    羅成搖頭嘆道,也不知道李淵怎么就跟羅藝談好了這么離奇的兩件婚事。

    “哦,李淵免去衛尉寺卿之職,轉任殿內少監了啊。”

    “啊,羅藝原來是答應幫李淵攻打新城,可剛攻打了兩天,皇帝派了郭衍率御營兩軍來攻打新城,羅藝便去打白巖城,李淵則回六合城任殿內少監了。那這婚事居然還有效?”

    “李淵什么時候居然這么好說話了,貴族的傲氣呢,他們八柱國家的榮耀呢?”

    “什么八柱國家的榮耀?”二姐夫王子明問。

    羅成揚了揚手中信,“羅藝自作主張,幫嗣業定了門親事,對方是唐國公府的三娘子,嫡女。”

    “好事啊!”王子明驚喜道,“唐國公府可是八柱國家啊。”

    “所以說八柱國家的榮耀嘛,羅藝還幫我也定了門親呢,唐國公府庶出的四娘子,許給我為妾。這不扯淡嘛。”

    “這天大的好事啊,還有什么好不高興的,馬上回信去感謝燕國公啊,你要不好意思寫,我來替你寫。”

    羅成看著王子明那興奮的樣子,好像是他娶到了八柱國家唐國公府的嫡女千金一樣。

    “李淵最近運氣不太好啊,估計是有點火燒屁股的感覺,所以連八柱國家的臉面也不要了,居然要跟我們羅家這種暴發戶人家結親,還一結結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北京赛走势图什么看 秒速时时最新技巧 一尾中特网 pc蛋蛋怎么赚钱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一定牛 体育票广东时时 浙江十二选五前三直 秒速时时是全国的吗 大头十三水单机 广州小姐上门服务 台湾5分彩开奖结果号码 贵州快3和值走势图 白小姐内部料 天津时时官网是多少 炸金花做记号视频教程 极速快三预测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