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394章 李玄霸

    第五更送上!

    李淵回到自己六合城角落的小宅子。

    李世民在院里聽到父親回來,便連忙出來迎接,他接過父親解下的大衣,“父親?”

    “羅藝同意了,四娘跟羅成的親事取消,三娘改許給羅成為貴妾。”李淵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有幾分精疲力盡的感覺。

    想他堂堂八柱國家之后,也是唐國公爵位,能力也并不差,又是皇親國戚,可居然淪落到把唯一的嫡女送給一個侯爵為妾,這事情傳出去,不知道要成為多少人的笑柄。

    可是沒辦法,羅藝那個家伙,他看的很清楚,向來就跟他們關隴貴族不怎么對付,要請他辦事,沒點好處他是不會同意的。可偏偏四娘又那么的不懂事,要不然,也不會要犧牲三娘了。

    “爹對不住三娘。”

    李世民眼里閃過淚花,在他得眼疾的那段日子,是這個三姐對他關懷最多,經常念書給他聽,還為他念經求佛祈禱,可如今,三姐卻要受此大辱。

    “三娘呢?”

    “三姐帶四弟去遼河邊釣魚了。”

    李淵搖頭,“遼河的魚有什么可釣的,就算釣上來也不能吃。上次渡河一戰,遼河邊死了幾萬人,戰后扔進遼河無數尸體,遼河里的魚吃尸體都吃的眼睛發光了,據說到現在,不少人從河里捕上來魚,剖開肚子都還經常能看到一些人骨和指甲、毛發等。”

    “爹,玄霸也不是要吃遼河的魚,只是釣著打發下時間。他向來體弱,騎不得馬開不得弓,在這遼東也沒什么可玩的,便釣釣魚打發打發時間,三姐是心疼他,所以陪著他。”

    “哎。”

    李淵一聲嘆息。

    “爹,你什么時候去新城?”

    “明天就走,陛下已經讓我擔任御營左一軍大將,我要趕去新城下接替郭衍,那個家伙太無能,兩個御營軍七萬人,被他打的剩下五萬不到,我得去重整人馬。我接替郭衍后,左一軍留下來與羅藝的右六軍一起攻奪新城,然后御營左二軍會調回遼東城下。”

    李世民哼了一聲,“這遼東城打了這么久了,早就已經打的軍心士氣俱無,再怎么打也沒什么用了。越打下去,越士氣打沒,倒是新城,確實還可以一戰。新城本就被羅成打殘,郭衍雖然無能,可攻了這么久,也把新城耗的精疲力盡,本來他就已經只差最后一擊了,現在爹爹你去,重整御營,再有羅藝這支新勝之軍,破新城毫無問題。”

    “我明日也隨爹爹一起去。”

    門外傳來一道清亮女聲,“我跟玄霸也隨父親和二郎一起去。”

    卻是李三娘帶著四弟李玄霸一起進來,三娘子一身勁裝,個頭高挑,她臉蛋修長,眉毛如劍,十分的英武,加上做男子裝扮,因此更顯得英氣逼人。

    而她身邊的那個少年,卻十分的瘦弱,而且臉色臘黃,一副病容,不時的還咳嗽幾聲。一看便是先天不良,長期帶病。

    據說李玄霸生產之時難產,好不容易才生下來,在產道里擠壓太久,先天不足。

    打小就是個病秧子藥罐子,不知道吃了多少名貴的藥材,請了多少名醫大手,若不是生在唐國公府這樣的豪門,只怕早就夭折了。

    “爹,我也要跟三姐一起去。”李玄霸挽著姐姐的手不肯松開。

    “爹去新城是打仗,你們去做什么?”

    “女兒能騎的烈馬,開的硬弓,連馬槊也能舞動,上了戰馬,隨便幾人也是近不得身的,女兒去保護父親。”

    李玄霸跟著道,“爹,我也要去保護你。”

    李淵笑了笑,摸著老四的腦袋,“好好好,你們都去。”

    “建成呢?”李淵發現好像不見長子身影。

    “哦,大哥去跟柴紹喝酒去了。”

    李淵一聽柴紹這個名字,眉頭一皺,本來柴紹是他選定的三娘的夫婿,這個柴紹不論家世還是本事都是極不錯的一個年輕人,年紀輕輕就是太子千牛,可惜了。

    “等建成回來,你跟他說下,以后沒事不要再跟柴紹一起喝酒。這么大個人了,還總想著喝酒,他是唐國公府的世子,已經成年,就更應當多想些正事。上次為他謀的那個通定縣丞之職,就沒認真干過一天,就他這樣,以后還如何在仕途提升?”

    李玄霸卻突然問李三娘,“三姐,爹不是說要把你嫁給柴紹嗎,怎么現在爹又不讓大哥跟柴紹玩了。”

    “姐不會嫁給柴紹的,姐會嫁給羅成。”

    “羅成?是那個東征以來,屢立戰功的白虎羅成嗎?據說他的馬槊是一桿棗槊,足有二十多斤呢,我聽說他還用錘,好像是一把用天外之鐵做的六葉錘,十分厲害呢。”

    “嗯,就是他。”說起羅成的時候,李三娘神色平靜。

    “哇,三姐要嫁給英雄羅成呢,太好了,三姐,那以后我可以讓姐夫教我練錘嗎?我也要用錘子!”

    三娘笑著扶了扶弟弟的腦袋,“好啊,到時三姐讓他教你用錘,還讓他教你騎馬射箭。”

    “好啊好啊。”

    李世民在一邊,看著單純的玄霸,還有那懂事的三姐,內心更是一陣陣的刺痛,對于那個素未蒙面的羅成,不滿又增加了幾分。

    他的心里,羅成就是個強盜,他從自己身邊強奪走了三姐,還給了唐國公府極大的侮辱。

    這個人,不管他再怎么能打,他心里這輩子也不會原諒他的,他就是個強盜。

    “爹,你能不能幫我在御營左一軍里,也謀一個職務。”李世民問李淵。

    李淵想了想,“你今年雖才十五,但有這志氣很不錯。你既然想做事,那爹就給你安排個參軍事的差事,你跟在我身邊。”

    “不,我不想當什么參軍事,更不愿意整天只跟在父親的大帳里,爹,我想領兵。哪怕當一個統領百人的隊頭也行!”

    “不行,隊頭太兇險了,我們大隋衛府軍制,隊頭必須站在隊列最前面,隊頭的傷亡也是最大的。”

    “我不怕。”

    “可我不放心。”李淵想了想,“既然你這么想帶兵,那爹給你謀個親兵營副校尉的差事吧。”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雄鹿计划怎么样 qq背景美女图片壁纸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前三图 网易老时时 超级大乐透100期走势图 秒速时时稳赚规律 红姐论坛红姐资料中红姐财经 玩幸运飞艇输了40万 竞彩足球总进球数技巧 内蒙古时时视频下载 天津福利彩票快乐十分电子版 重庆市彩分分彩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三码一期计划 阿拉德之怒mg官网在哪里下载 欢乐斗地主腾讯版2017 彩计划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