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439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第五更送上,1600張月票加更到!

    “又要東征了,哎。”

    齊國公府后院,荷塘中間的亭里,因天氣寒冷,四周圍著布幔,亭中放著炭盆,穿著遼東帶回的貂皮烤著火,倒也不冷。

    張須陀一臉憂色。

    “士誠你剛要施展拳腳,安定地方,結果這時一道東征令下來,你這一走,那剛才說的那些豈不是又弄不成了。”

    羅成從火盆上把加熱的酒壺取下,為張須陀和自己各倒了一杯酒。

    酒是黃酒,里面放了點鹿血,這大冬天的喝一杯溫熱的鹿血黃酒,還是很爽的。

    “老師也無須過于擔心,就算我要去東征,這不是三月才出兵嘛。現在馬上過年,可離三月也還有兩個月整的時間,半個月選兵,半個月訓練,也還有一個月時間。”

    “這么點時間哪夠。”

    “夠了。”

    張須陀以為羅成是要選練好兵馬后去剿匪,可羅成卻是在計劃著抄楊玄感的菊花。

    他已經安排張亮與王君廓全力去打探關于楊玄感的一切,因為他已經知曉了楊玄感肯定是會造反的,所以現在結果倒推過程,其實要容易的多。

    咬定他們會造反,現在需要的就是收集他們的蛛絲馬跡而已。只要收集到了足夠的證據,羅成就可以直接率兵北上,殺他楊玄感一個措手不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既然他楊玄感要犯他,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張亮和王君廓白天幫著招待前來的一眾賓客官員,到了夜幕時,先后到羅成的書房拜見,得到羅成親自面授機宜之后,才告辭離去。

    兩人出了國公府后,先回到了城外的軍營,然后各自點了一隊早挑選好的手下,然后便在夜幕中離開了章丘,一路向北而去。

    ········

    從書房出來后,羅成去找單雄信秦瓊程咬金一干義兄弟喝酒。

    羅成其實并不太喜歡喝酒,起碼不是嗜酒之人,不過今天兄弟難得相聚,這酒自然得喝。羅成也沒拿什么國公架子,跟著兄弟幾個痛快的暢飲。

    單雄信上來就敬了羅成三杯,大舅子敬酒,羅成不得不飲。

    雖是黃酒,可三杯下肚,也有些微醉了。

    羅成的酒量不算太好,兄弟們喝到半夜,他便是真醉了。

    醉的都走不直路,最后還是由闞棱和王雄誕這兩義子架著送到后院門口。后院門口,兄弟倆便不方便再進去,便由紅線指揮著黑白姐夫幫忙接過扶著往里走。

    “是送去夫人房間嗎?”黑夫人林良玉問。

    兩姐妹當初兵敗羅成之手,后被羅成以族人性命相迫讓兩人被迫為婢,不過這兩年羅成不在家,兩姐妹一直跟著彬彬。

    彬彬對她們不錯,兩年下來倒也處成了姐妹,彬彬甚至早把她們姐妹的族人朋友還了自由,也給了兩人自由,可兩人并沒有離開。

    她們已經習慣在這生活,更習慣與彬彬相處,在這亂世之時,其實也并沒有什么好去處。她們安排自己的族人親朋友在羅成的田莊上落腳,佃種羅家的田地,生活倒也安穩,比過去那種大野澤里弱肉強食的生活好上許多。

    “嗯。”紅線看著醉的不醒人事的羅成,有些心疼也有些惱。

    好不容易剛回來,結果就喝成這樣。

    等她們把人架到單彬彬房前,單彬彬等了一夜,結果就等到個醉不醒人事的羅成,氣的眼睛都紅了。

    “把他扔外面,不要扶進來。”

    “夫人?”

    可彬彬氣頭上,哪肯放羅成進來,本來就一肚子委屈,為了羅成的面子,才委屈自己裝的大度,結果羅成回來后天天忙這忙那,每天忙的睡覺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哄她了。

    現在又喝成這個樣子。

    紅線為難的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

    黑白姐妹也不知道要把羅成送哪去了,“要不送回書房去吧?”

    李秀寧披著件斗蓬進來,“把他扶我屋里去吧,今晚我來照顧他。”

    紅線有些敵意的瞧著李秀寧,她跟彬彬一起幾年,早就情同姐妹,自然也就視李秀寧為敵。

    “其實男人也不容易,做女人的就更不能冷著了男人。”

    這話說的聲音有點大,似乎是對屋里的彬彬講的。

    紅線不肯動,黑白二姐妹自然也跟她統一戰線。

    李秀寧嘴角揚了揚,直接一把拉過羅成,然后將他背了起來。

    她就這樣背著羅成走出了院子,去了她的那個小院。

    等她走了,單彬彬推開屋門。

    “把那死鬼扶進來吧,紅線,你幫我打點溫水來。”

    紅線苦笑,“姐姐啊,剛才李三娘過來已經把公爺背去她那屋了。”

    單彬彬一聽,氣的跺腳,可又不能再追到那院去把人奪回來,“真會見縫插針,算了,睡吧。”

    半夜時分。

    羅成終于從酒醉中清醒了點,只覺得頭痛的很,喉嚨也干。

    “茶水。”

    他坐起身來,卻見到屋里點著盞小燈,燈光朦朧。

    床屋墻下坐榻上一個女子正借著燈光翻看一本書。

    “看什么書呢?”

    “孫子兵法。”

    羅成這才發現,原來那是李秀寧。

    “你怎么在這。”

    “這是我的院里。”

    “哦,我還以為他們把我送到彬彬院里了。”

    李秀寧沒多做解釋,替他倒了一杯還溫著的茶水,“知道你喜歡喝這種沖泡的淡茶,所以特意備下了,還溫著,喝點吧,能解點酒。”

    “多謝。”

    李秀寧遞過茶杯卻沒走,而是坐到了床沿。

    “其實你根本沒必要說謝,我如今都已經進了羅家門了,你還跟我客氣什么呢,還是說你,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接納我?”

    羅成被她問的有些撓頭。

    “就是覺得一時還不太熟。”

    “是嗎,那你跟閻家大娘熟嗎?跟崔七娘熟嗎,你跟閻家大娘不是都生了兒子了,跟那崔七娘據說剛認識,就睡了。”

    “其實沒睡。”

    “睡沒睡我們又不知道。”

    羅成被噎住。

    李秀寧又道,“我只是想說,當初我答應許給你,不是誰逼迫我的,是我自愿的,若我不愿意,誰也逼迫不了我。我同意了,現在人也來了,所以我希望以后你不要老是躲著我避著我,雖然我們兩家聯姻是因為利益,可我們兩人以后卻是要過一輩子,你真打算這樣對我一輩子?”

    “沒打算。”羅成苦笑。

    “那就好,既然你醒了,天色也還早,不如今晚我們就圓房吧,我若是能早點給你生個孩子,那么我們李羅兩家的聯姻也會更穩固一些,不是嗎?”

    羅成聽著她這平淡無比的話,總覺得無比的奇怪。

    而那邊李秀寧根本就是在通知他,說完,就已經直接寬衣解帶了,羅成心想拒絕,可不知怎么的,看著那朦朧燈光下衣衫漸少的三娘,說到了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來了。

    燈被吹滅。

    春宵一刻值千金!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足球预测分析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果今天的 2013双色球历史开奖 新疆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天下彩平特1肖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网址 3地今晚试机号和金马 一分极速塞车开奖结果 老时时做胆软件 人靠什么活 浙江快乐12走势图带连线 广东时时后庄177亿 香港赛马会推荐五码五肖 中国队比赛直播 新疆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三062103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