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525章 高句麗妾

    在小黑校尉看來,這個高句麗女人顯得有些畏畏縮縮,她拘束的站在桌案前,弓腰縮背,一雙眼睛不時東張西望,似乎四周的隋人全都是吃人的老虎般,那雙手更是不停的揉著自己的衣腳。

    不過這女人倒是很年輕,而且看模樣,以前應當是個豪強之家的女兒,臉皮白凈,眉清目秀的,眼里雖然有畏懼,但卻并不是那種愚昩。

    “我且問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一愣,抬頭望了眼小黑,卻又不敢說話。

    “趕緊翻譯。”小黑對旁邊一個高句麗人道,那個高句麗人以前是個商人,懂漢話,于是連忙把小黑的話轉譯給那個女人聽。

    “我叫松泉。”女人低聲道。

    “松泉,沒姓嗎?”

    “姓松名泉。”翻譯在旁邊解釋。

    在高句麗,能夠有姓氏的已經算是不錯了,起碼也是平民一族了。高句麗是由扶余族的王子朱蒙南下建立,已歷七百年。最早的時候,高句麗許多人是沒有姓只有名的。

    或者干脆就以部落名為姓。

    到后來,國王和貴族便大量給部下賜姓,于是漸漸的高句麗人也有了姓,不過高句麗早期是部落制,后來雖然學習中原的文化和制度,成了半耕半牧的國家,但依然有部落的許多習俗,比如擁有大量的奴隸。

    奴隸們便大多是沒有姓的。

    高句麗人姓也較多,王室姓高,此外還有松、泉、倉、鄒、絡、于、克、淵等許多姓,也有許多復姓,如少室、大室、仲室等,此外也有許多如李、黃、周、孫等漢家的姓,這些姓氏則多數是以前的漢裔。

    這個女人姓松,名泉,算是地道高句麗人。

    小黑又問了一些,女人都老實的回答了,這個女人家里以前也算是新城的一個地主,家里有幾百畝地,還有十幾個奴隸,另外也有幾群牛羊,日子還算可以的。他家人口也不少,有五個兄弟,七個姐妹,父親有妻妾六人。

    這個叫松泉的是家中的小女,今年十六歲,還未嫁人,原本跟新城一個地主之子訂了親,不過還沒成婚結果新城被破,她們一家都成了奴隸。

    家里的牛羊、田地、奴隸都被隋軍查抄沒收,甚至他們一家也都成了俘虜奴隸,他有兩個哥哥在協守新城時先后戰死,其余人倒都還活著。

    如今她跟兩個寡嫂都被從隋人提出來,說要讓她們跟隋軍相親,要把她們嫁給隋軍為妾。

    松泉并不愿意,可做為俘虜的奴隸,她們沒的選擇。

    小黑要求松泉抬起頭來,還要她張開嘴,然后檢查她的牙齒。

    發現她的牙齒不錯,很整齊,也沒缺少,并且很白。

    她個頭也不錯,雖然沒做過什么體力活,不如他在齊郡章丘老家娶的媳婦結實,但確實有股鄉下婆娘身上沒有的那種氣質。

    “你在俘虜營里,就沒學會半句漢話嗎?”小黑問。

    他對這點比較在意,如果真要納這個女人為妾,那以后總不能一直雞同鴨講吧。

    “會一點。”那個女人忙道,在俘虜營地里,隋軍有要求他們學習漢話,她們每天學一點,雖然學的慢,但多少會一點點,大部份話都聽的懂,甚至還能說些簡單的詞。

    小黑讓她說了幾句,她說的結結巴巴,但好在確實會說一點。

    這讓小黑非常滿意,他對旁邊的一個文書道,“這女人不錯。”那文書便笑道,“那是自然,你可是校尉,好的肯定優先給你們相的,這女人以前在高句麗,相當于咱們中原的地主家千金呢。”

    “好,我就要她了。”

    于是文書笑著恭喜小黑,讓他簽署幾份文書,又把那松泉叫來,讓她也按手印,又叫來了她的父兄幾人。

    “恭喜你們,松泉姑娘得我們劉黑夫校尉看中,現在起,松泉姑娘就是黑夫校尉的妾侍了,你們,也成為光榮的隋軍家眷了。”

    做為駐軍的家眷,好處也是有不少的,比如松泉一家子原本是在俘虜營里干活,每天干活,然后記工分,最后憑工分來給口糧。

    而現在,成為擁軍的軍屬之后,他們就能夠離開俘虜營了。

    小黑是校尉,先分了一百畝田,再加上勛田,還分了二百畝。這三百畝地,小黑自然是沒空卻耕種的,他家里也置辦了一些田地,是由妻子和弟弟妹妹們在種。

    現在這里分的地,他便可以交給他新納的妾侍的父兄們耕種,他們算是小黑的佃戶。田地收成,一半歸小黑所有,算是佃種,另一半歸他們所有。但他們要拿出兩成來交租,剩下的三成才算是他們的所有。

    雖然最后只得三成收獲,但再怎么也比現在俘虜營要好的多,俘虜營里勞動僅能獲得一點點口糧而已,根本不會有私產。

    當然,小黑娶了松泉后,也對松泉這一家子有了監督的義務和責任,若是他們逃跑或做亂,小黑可是負有責任的。

    小黑對著松泉的父親,一個留著山羊胡的瘦老頭拱手行禮,這老頭原本是個胖男人,結果在俘虜營呆一年多,現在都成了個瘦巴老頭,此時他身上找不到半點高句麗地主的那種狀態,面對著隋軍校尉女婿,無比的恭敬。

    “我們中原是禮儀之邦,納你們女兒為妾,我也不會虧待你們的。這樣,我送你們一匹馬,再加十匹絹做為娉禮。”

    小黑對松泉很滿意,所以特意很大方的給了娉禮。

    松泉的父親松羽一聽,眼睛放光。

    他轉身回去,然后把兩個二十多歲的高句麗婦人推過來,連說帶比劃的。

    原來他是說要把這兩個死去兒子留下的寡婦也要嫁給小黑。

    “不不不。”小黑連連搖手。

    那邊的文書卻笑道,“劉校尉,你可是校尉,一人納三個不過份。”

    “一個就夠一個就夠。”小黑連連道。

    “按羅帥的規定,普通府兵可納一妾,隊頭可納二妾,校尉可納三妾,偏將可納四妾,都將統領可納五妾,你納三妾不違規。”

    “還是算了吧,有一個就夠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這一家子都跟著你,多齊整啊。”文書還是笑道。

    “這多不合適啊。”

    “有啥不合適的,納高句麗妾又不要什么彩禮,娉禮也是隨你給,多少都是隨意。這多納兩妾,你不就多兩個干活的人手嘛,何況,也還能在你休假時暖床疊被,做飯洗衣呢。這好事你還不要,這樣兩個年輕高句麗婦人在東萊人馬市,一個起碼得值十貫錢呢,要是在洛陽或大興,起碼能值十五到二十貫,這可是大便宜。”

    小黑聽著也慢慢動了心。

    “我這里給你記下了,松家三個女人都歸你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世界足球俱乐部排名 qq麻将规则 福黑龙江时时 香港开奖马会开结果记录 今天江苏快三豹子推荐 顶级国际娱乐平台 秒速时时号码 快乐12现场直播 四川省金7乐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历史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有何技巧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 怎么玩新时时 陕西快乐十分任五中奖 免费手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