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570章 觀音婢

    李秀寧幫丈夫揉捏著肩頸,力道剛好,她是學過武藝,騎射本領不讓給男子的女中豪杰。

    “你什么時間回關外?”

    “大約過完正月吧。”

    “那我跟你一起去。”

    羅成扭頭,見她不似說笑,“那邊氣候可不太好。”

    “我又不是沒去過,你忘了,我還在我父親麾下任過校尉,帶兵參與過新城之戰。”

    “還真是差點忘記,三娘你還是一員巾幗女將。不過孩子怎么辦,哲威還小。”

    李秀寧道,“帶著去就是了,你去關外,我一個人不愿意整天呆在洛陽。單娘子,不太喜歡我。”

    羅成苦笑,單彬彬還跟他說李秀寧高傲,瞧不起她呢。這些女人啊。

    “你要真想去,也行。”

    單彬彬是嫡妻,她和羅成的嫡子嘉文都得留在洛陽,這算是一個規矩,封疆大吏和邊關統帥,得將妻兒留京,算是人質吧。但是可以在任上納妾,或者直接帶妾侍過去。

    李秀寧又道,“建成說他想回京,不太愿意呆在關外。”

    “隨他。”羅成無所謂的道,李建成這人,他是比較了解的,或許是如今還太年輕,畢竟二十才剛出頭,因此為人處事都還不夠成熟,在遼東,羅成也是有意磨礪李家兄弟幾個,可李建成卻總讓他失望,倒不是說沒本事,而是這心思不對,總往歪處想。

    比如他上次遇刺案,李建成這個當大舅子的,不但沒跟遼東軍上下一條心,好像還興災樂禍。

    這樣的人,留著也沒什么用,愿意走就走吧。

    “世民也要走么?”

    “他沒說,世民其實脾氣挺執拗的,聽說他在你那邊,好像還不太愉快?你說你是他姐夫,怎么也不照顧下他?”

    羅成笑道,“正因我是他姐夫,所以我才特意磨礪他。畢竟,寶劍鋒自磨礪出,如果想成才,總得好好鍛造打磨才行,否則,怎么可能成才?若只是一味縱容,那不過將來又是一個宇文化及而已。”

    “說的倒也是,不過你雖好心好意,可有時也得跟他說清楚,否則,他還以為你故意懲罰他呢。”

    “其實二郎是有本事的,性格也堅毅,就是有時過于偏執了一點。他愿意留在遼東,我是歡迎的。不過,你也告訴他,要端正下態度,也就是我是他姐夫,否則換做是其它人做他上司,他老這副臭脾氣,誰受的了他?”

    “他還年輕嘛,才十六歲。”三娘笑著又道,“世民年紀也不小了,我看咱們家五妹年紀倒也差不多婚配年紀,要不,讓世民娶五妹如何?”

    李秀寧這話一出,還真是嚇了羅成一跳,他還真的從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情。小妹比他小六歲,他過年完已經二十二,小妹也差不多十六了。

    若是還在章丘鄉下,十六歲的鄉下丫頭肯定已經定親甚至嫁人了,說不定娃都會滿地爬了。

    可羅家這幾年變化太快,倒是疏忽了小妹的婚事。

    又或者說是一時半會的高不成低不高吧。

    他倒沒注意到,過去那個瘦瘦弱弱的小丫頭片子,如今都已經出落成了大家閨秀了。

    李世民今年十八,小妹十六,兩人年紀倒是合適。

    “我聽說二郎不是要娶長孫家的姑娘嗎?”

    “別提了,最初本來是說皇帝看中世民,想招他做出云公主的駙馬的,后來不知道怎么的這事就沒影了。再然后,我父親便為他尋了長孫家的姑娘。”

    這長孫家的姑娘,是曾經一箭雙雕的長孫晟女兒。這位長孫晟代表周、隋兩朝,二十余年多次出使突厥,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家,還是一位神射手。他也是北魏皇族,不過在大業五年就已經去世了。

    而宇文姑娘是長孫晟續弦妻子之女,他原配為他生了三兒四女,后來元配去世,娶了北齊樂安王高勱之女,又生了一男一女。

    長孫姑娘小名觀音婢,八歲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然后長孫家的那幾位兄長,就把他們娘三個趕出了家門。

    長孫一族是北魏宗室之長,所以在孝文帝改革時,賜姓長孫。做為皇族宗室,從北魏至隋,長孫家族可謂是門傳鐘鼎,家世山河。

    而高家則是北齊宗室,當年長孫晟娶高氏,那也是兩大名門聯姻。只是他一死,家里成年的元配之子,容不下這后母和異母弟妹,便趕回了高家。

    長孫姑娘的舅父高士廉原在鴻臚寺為官,也很有才名。

    可惜之前楊玄感叛亂,兵部侍郎斛斯政叛逃,而高士廉跟斛斯政是姻親,往來還密切,因此受牽連,被貶到交趾郡下一個縣當主簿去了。

    李淵這人吧,也有點攀高踩低。

    之前給李建成娶妻,選的是五姓七家之一的滎陽鄭氏嫡女,然后給老二選妻,當然也想選名門之女,好聯姻助力。一開始還想尚公主,后來不行,便看好這長孫家。

    等到高氏一貶,李淵又猶豫了。

    本來長孫姑娘就被長孫家族趕出來了,現在娘舅高士廉又遠貶交趾,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回中原。

    在李淵看來,這個親就沒有什么價值了。

    現在李淵又瞧上了羅成的妹妹,覺得羅家如日中天,雖然三娘嫁給羅成為妾了,但若是能夠再讓老二娶了羅家女兒,那就是親上加親。

    “觀音婢今年十三歲了吧?”羅成問。

    “嗯,是的。”

    “二郎跟她沒定親嗎?”

    “沒呢,就是之前父親有點意愿,但還沒定下婚約呢。”

    “長孫姑娘也還未與其它人家定婚嗎?”羅成又問。

    李秀寧轉頭打量著丈夫,“你怎么這么關心這個長孫姑娘,難不成你也聽說了長孫姑娘長的漂亮?”

    “長孫姑娘長的漂亮嗎?”

    “嗯,那丫頭我見過,確實漂亮呢,尤其是小小年紀,十分的聰明溫婉,將來定是個賢妻良母呢。”

    “那你們李家不娶?”

    “我父親不同意。”

    李秀寧問丈夫,“怎么,你是不是看上這長孫姑娘了?你若真看上了,我倒是可以幫你去高家問問,我跟她們家女眷也都認識。”

    “你說什么呢?”

    “這有什么,看上就看上,反正你們男人就喜歡美妾,你現在屋里不光有我和崔氏,還有紅線姑娘,還有那林家姐妹,另外聽說在遼東,也有好幾個高句麗妾。”

    “那只是暖腳的。”羅成呵呵笑道,獨自在遼東的時候,肯定也會有需要的時候。

    “我知道,也懂,所以啊,如果你真看上長孫姑娘,那就納進家門來就是,其實長孫姑娘也是可憐人,八歲就被趕出家門,一直寄居在舅家,日子也不好過的,真要到了咱們楚國公府,其實未必不是好事一樁。”

    “我倒沒想到,你還有做媒婆的潛質。”

    “好了,這個事情交給我了,明天我就去高家走一趟。”

    羅成哈哈一笑沒當真,但是對于李家想求娶五妹的事情,他卻沒答應,“小妹的事情,我得再跟我父親考慮一下。”

    不過心里面,他還是反對這事的,不為什么,就是不太樂意。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北京快3预测 麻将电影 快乐时时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50 四川快乐12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版凤凰网 下个月国家开什么会 360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秒速赛 买20码中码的经验分享 四川时时在线投注 网赌二八杠 广东时时20选8 四川快乐下载安装 浙江快乐12走势图 新疆时时三星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