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602章 羅成的瘋狂(第四更!)

    羅成只攜帶輕騎勤王,所以一路速度極快。

    尤其是他的騎兵,不帶輜重,人皆雙馬,各帶一羊皮袋肉松和兩袋炒米,另外帶了一些馬吃的精細飼料,然后每天晚上路過沿途城池時,從城中取草料喂馬,人在城下歇息。

    這不需扎營,不需運送輜重,兼可以二馬輪換,使得他們每天都能達二百里的速度行軍。

    過臨渝關,到涿郡。

    到達涿郡城下,才知道范陽府尹薛世雄已經率部八千南下,去與河北安撫使李景匯合,此時已改名為范陽府的原涿郡只剩下四千步兵,正在準備押送輜重南下。

    羅成沒見到薛世雄也沒關系,在范陽迅速補給休息一番后,決定繼續西進。

    “西進?不是南下嗎?”

    “難道我們不去井陘,不是去太原匯合薛帥李帥他們的勤王軍?”

    “我們不去太原。”羅成搖頭。

    “那我們難道要走飛孤陘?”

    柳城太守屈突通擔憂道,“可現在雁門四十一城,三十九城已陷,其中飛孤陘另一邊的通道,靈丘城也已經落入突厥之手,若是我們走飛孤陘,只怕會被堵住。”

    羅成點頭。

    “確實沒錯,所以我既不打算走井陘,也不打算走飛孤陘,我們走軍都陘,出軍都關,沿桑干河到馬邑。”

    “到馬邑?難道大帥想繞到突厥人的背后?”

    不少將領都為羅成的這個大膽計劃而驚嘆,可是他們只一萬二千騎,就算加上契丹和奚人的八千騎,也不過兩萬。

    兩萬騎繞到突厥人的背后,對三十萬騎的始畢來說,只怕并沒有太大的威脅。

    “大帥,突厥人現在已經完全占據雁門與馬邑兩郡,我要提醒大帥,現在西陘關在突厥人之手。”節度副使段達道。

    西陘關,便是聯通馬邑和雁門最重要的一道險關,甚至西陘關,才是真正的雁門關,而現在皇帝被圍的雁門,其實只是雁門郡城。

    西陘關十分的險要,扼守一條狹窄的山谷通道。

    突厥人占據著西陘關,羅成就算繞到馬邑,可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西陘關,只怕也難以起到從后面突襲或威脅突厥人的功效。

    萬一到時被西陘關阻在關外,那他們就白跑一趟了。

    羅成對著段達呵呵一笑。

    這位段姥,雖然資歷老,又是皇帝心腹,但要說用兵打仗,卻是差遠了,連區區張金稱都搞不定的人,哪懂他的計劃呢。

    “拿地圖來。”

    羊皮地圖攤開,羅成手指先在他們如今所在的位置薊城點了一下,然后向西北移動,沿桑干河出涿郡到達最重要的一道關城,軍都關。

    軍都關,也稱薊門關,后世也叫居庸關。

    這是聯通河東、塞北的一道重要通道關城。

    出軍都關后,沿著懷來盆地,一路向西北,到達后世張家口這邊,再折向西南,沿著外長城內線道路,一直抵達云內。

    這便是后世的大同,當年漢高祖劉邦被匈奴人圍在白登山,就是在這里。這里向來是北方重鎮,鮮卑人建立的北魏,便曾經在此立都。

    “從云內越過長城,一路向北,過乞伏泊。”

    段達隨著羅成的手指路線,看了半天,越看越驚訝。

    “難道大帥不去雁門,反而要出塞?”

    倒是安撫使封倫看出了點羅成的意圖,“大帥莫非是要圍魏救趙,遠襲突厥人的汗庭?”

    突厥人的汗庭以前一直在漠北,但是啟民可汗歸降后,被隋朝安置在漠南,于是此后,便一直將汗庭設在陰山以南的漠南之地。

    雖然始畢可汗繼位以后,東部突厥實力越來越強,始畢每年也會支漠北巡視,但汗庭依然一直在漠南。

    其位置就在漠南陰山下的白道邊上,那里在北魏時,曾是六鎮之一的武川鎮。而在后世,這里是呼和浩特。

    一片肥美的漠南之地,水草豐美,牛羊成群,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好地方。

    雖然西邊的河套地早就是隋朝的,南邊的馬邑也是隋朝的。

    可馬邑長城之外的漠南之地,便是突厥人的。

    甚至突厥人將汗庭設于此處。

    羅成手指在突厥汗庭位置重重一點。

    “這里,便是突厥汗庭,這汗庭不是當年我大隋發軍民為啟民可汗所筑,啟民和始畢一直住著我們大隋安置他們的地盤,住著我們大隋為他們建造的城池,現在卻背叛大隋,謀劫圣駕?”

    “此等事情絕不能容忍,必須狠狠給一個教訓。”

    段達打斷羅成,“可是現在陛下被困雁門,危在旦夕,我們不是應當趕往雁門嗎?”

    羅成哼了一聲。

    “如今天下兵馬紛紛往雁門勤王,近的如太原之兵,如河北之兵,如范陽之兵,遠的如西京、東都之兵,也正趕來,我們這兩萬人去不去,不會改變太多,但如果我們去突厥汗庭,則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漠南的突厥汗庭空虛,始畢率三十萬騎南下,漠南已經沒有什么人了,青壯男子大都南下了,現在只剩下一些人留守,更多的是老人女人孩子,還有無數的牛羊而已。所以我們這兩萬人過去,便能一舉抄了始畢的老家,到時不但能狠狠的教訓始畢,也能迫始畢從雁門撤返。”

    柳城郡太守屈突通點頭。

    這位在關外諸郡中跟羅成一直都不算親近的老將發話,“我贊成羅帥的計劃,出軍都關,奔襲漠南汗庭,比前往太原更好。”

    段達還在那里猶豫不定。

    而秦瓊、羅存孝、薛萬徹、程咬金、裴行儼一干騎將,卻終于按捺不住興奮起來。

    “他娘的,讓他們敢南下圍雁門,這回咱們就抄他老巢,滅他汗庭。”

    程咬金哈哈笑道,“當年羅帥抄高句麗王都平壤擒高元之戰,我老程沒趕上,這次也終于能趕上抄突厥人的汗庭了,痛快。到時定要捉幾個突厥可汗的女兒來鋪床疊被,看看跟高句麗妾有啥不一樣的。”

    眾將都是膽大的,紛紛附和羅成的冒險計劃。

    段達跟李百藥、封倫幾個雖有猶豫,可也架不住羅成和諸將的膽大,最后只好無奈苦笑。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乐透乐博彩论坛3d诗谜 北京pk记录删除 四川快乐12基本走势图500期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下载 郑州沐足男技师 麻将牌九 北京赛pk10微信群apk 福彩快乐12怎么玩 四川快乐12遗漏任5遗漏 江苏时时网 齐鲁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开奖图 分分彩平台 北京赛车pk10开奖全民 3d开奖结果吉林 香港赛马会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