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685章 廢昏君

    “我只擔心這樣一來,天下便將徹底大亂。”嗣業長嘆一聲。

    “三哥,不破不立。有的時候,病入膏肓,醫是沒法醫的。我們這些人出生入死,百回征戰,為的是什么?難道就是為了皇帝不斷作死,換來如今這般天下大亂?不,若我等只是平頭百姓,那么這天下大蒼生自然與我等無關,古來先賢們也說過,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現在你我手中擁有解救天下蒼生于倒懸的實力,為何不站出來盡到這個責任,還非要坐觀天下大亂,甚至是看著皇帝繼續昏庸胡來,甚至為虎作倀呢?”

    嗣業的眼中充滿著迷茫,這一刻他對自己的身份也有些迷茫了。

    一邊,他是皇帝的女婿,而且皇帝對他也確實很好,他沒有理由造皇帝的反。可另一方面,兄弟羅成的話卻又在觸動著他的心底。

    “嗣業,我們不能等刀架到脖子上才來后悔,到時不止是我們羅氏一族的性命,也還關系到我們麾下無數跟隨我們的弟兄,大家出生入死,難道最后結局要跟太原城下被殺的那些隴右勤王兵一樣?”

    羅成知道兄弟還在猶豫。

    這個時候直接道,“本來沒有這次的事情,我還打算先平定淵氏朝鮮,把關外遼東安定下來,然后再看看能不能勸諫皇帝,我不瞞你說,把虞裴三人弄下去,我是花了極大力氣的,我本來以為弄下那三人,皇帝能夠振作起來,重新安定天下。”

    “可是皇帝怎么做的?他還想著要再親征遼東,想著再北伐突厥,還想著要再滅吐谷渾,征服西域,他對于中原各地的黎明百姓,并沒有怎么真正的放在心上。民為水,君為舟,水可載舟,亦可覆舟,我是對皇帝不抱任何的幻想了,而且我也絕不會任皇帝把刀架到我脖子上任他宰割。所以不管你今天答應我還是不答應我,總之我都已經決定反了。”

    “你真這么決定了?是不是再考慮一下?”嗣業道。

    “我已經考慮的夠久了,若讓皇帝繼續這樣下去,這天下只會更亂。所以我已經決定,要迎齊王楊暕為天子,尊皇帝為太上皇,我們革新朝政,恢復秩序,安定下天。”

    嗣業認真的看著兄弟,沒想到他的計劃已經這么遠了,看來他確實已經是下定了決心。

    “迎齊王為天子,然后呢?”

    “然后?”

    “然后我們自然是另立朝廷,恢復天下。”

    “那再然后呢?”

    “你是想問我最終會走到哪一步嗎?我也不避諱的告訴你,如果我真能恢復天下太平,到時自然也會當仁不讓的接受禪讓,建立新朝。”這一點上,羅成沒有什么好扭捏的,只要他真的跨出現在這一步,那么未來不管他自己有幾分愿意,他都會必然被推到那個位置。

    成王,敗寇。

    就看最終是成還是敗了。

    至于現在迎齊王為天子,那也完全是為了政治需要,畢竟直接造反,步子還是邁太大,大家也得有個心理轉變過程,得給大家一些時間。

    “你需要我怎么做?”嗣業問。

    “控制好宣武軍,掌握好定襄道,待我在遼東舉旗,你立即響應,我還會聯絡山東、安南、河北諸道,到時大家共同進退,再造神州,共建新朝!”

    “你有幾分把握?”

    羅成望著野狐嶺下的青青草原,“把握這個東西,誰敢說呢,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成事在天,謀事在人,我們做好我們自己的,也就無怨無悔了。”

    嗣業感嘆著道,“在章丘老家的時候,我從沒有想過,我有朝一日能夠做官,我一直以為,我以后會繼承老爹的手藝,從官府均二十畝田,然后農閑時打打鐵,娶個鄉下婆娘,生一堆孩子,然后這輩子就過去了。”

    當年的那個鄉下青年,如今卻是爵封襄陽侯,官居節度使,手下還統著兩萬余兵馬,鎮守北疆。

    誰能想到呢。

    “可是我更沒想過,有朝一日,我會成為一個叛臣賊子。”

    “嗣業,成王敗寇而已,成了,我是天子你是親王,敗了,我是逆首,你是從逆,就是如此,以成敗論英雄爾。”

    “你說爹會支持我們嗎?”嗣業又問。

    “應當會吧,咱們都是姓羅的,一筆寫不出兩個羅字,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如今到這一步,我們一家人自然也是要一起共進退的。”

    羅成拍了拍兄弟的肩膀,“你愿意支持我,我非常高興,咱們兄弟齊心,其力斷金。你現在馬上回定襄,想辦法把義成公主和俟利弗設控制起來。”

    “漠南的歸附突厥諸部里出面的一直是阿史那思摩,這人我怕不好控制。”嗣業道。

    “這個你放心,阿史那思摩與我關系不錯,我跟他一直有往來聯絡,你回去后,我保證他會統漠南突厥諸部配合你的行動。”

    嗣業驚訝萬分,想不到兄弟遠在遼東關外,可手卻一直都伸到漠南來了。當下不由的苦笑,“看來,你這是一直就早有準備啊。”

    “有備無患嘛。”

    嗣業又問起馬邑的王仁恭。

    “王仁恭掌握馬邑、樓煩、雁門三關,這是我南下河東最關鍵的通道,若是不能拉他過來,我無法南下。”

    “王仁恭跟我也有點交情,我會派人去找他的,希望他能夠站到我們這一邊。”

    說實話,羅成心里也沒什么底,王仁恭這人,是個脾氣比較直的人,當初宇文化及帶一道旨意,就能讓他出賣自己,現在羅成不敢說他會站過來。

    “那河北的三帥呢?范陽的薛世雄、北平的獨孤篡還有鄴城的李景,他們會站過來嗎?”

    李景是羅成的老師,可羅成一樣不敢說他會站過來。

    “我會去聯絡他們的。”

    “如果馬邑的王仁恭、太原的楊義臣,還有河北的這三帥都不肯支持我們,怎么辦?”

    真要發生這樣的事情,會很麻煩,因為他們正好把羅成和嗣業兩軍南下之路堵了。

    “真要有那個萬一,我們也還有山東道,我可以自旅順渡海南下。”

    “可若這五帥來攻,你又豈能分身?”。m.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想做刷手怎么找商家 浙江快乐彩app 河北时时2017 2018东方心经正版彩图132期 牛牛破解无限金币 青海快3走势图结果 江西时时中奖规则 香港賽马排位表 山东时时个位走势图 百人牛牛棋牌技巧 辽宁快乐12app 杏官方网新时时 万人堂心水高手论坛pp 安徽快三近五百期中奖号码 大快乐时时 qq分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