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698章 討逆

    面對著銅鏡。

    楊廣不由的開始思考,他為什么會落到如今這個田地。

    出身于關隴貴族的楊玄感、李密反他,被他破格提拔的江南、關東士族出身的裴蘊、虞世基、裴世矩蒙騙他,那些草莽之輩張金稱高士達就不提了,可如今連羅成兄弟也反他。

    一陣清涼的秋風吹過,皇帝覺得腦袋有些昏沉,他咳嗽了幾聲。

    奪嫡成功之前,皇帝曾經在江都鎮守了九年,他最好的年華就在這里,那個時候是他一生最輕松最開心的時候,也是舒適的一段日子。他早就習慣了這里的氣候,尤其是江南的秋天,沒有北方的干燥,總是讓他愜意。

    可是現在,他有些煩江淮的天氣了。

    他想回洛陽,想巡關中,甚至想要再次前往塞北,前往遼東,前往西域。

    但是現在,他哪也去不了。

    羅成終于還是反了。

    杜伏威在江南舉兵,居然打著清君側之名舉兵做亂,拿著他授封的江南安撫使印信,如今連占宣城、毗陵、吳郡等數城。杜伏威更是統領兩萬兵馬,進駐京口,四下搜集船只,擺出了要大舉渡江攻打江都的態勢。

    楊廣也料不到這個杜伏威究竟會不會打過來,他很后悔當初沒聽蕭瑀的,就不該給杜伏威那該死的安撫使印信,結果不但沒有把杜伏威騙到江都來,反而給了他造反作亂的便利。憑著這印信,這該死的還不知道蒙騙了多少人,現在公然的打著清君側之名,卻行造反叛亂之事。

    杜伏威是羅成的同鄉,更是跟隨他多年的死黨,如今作亂,若說沒羅成的授意,他絕不相信。

    湛藍色的天空,沒有半點云彩,顯得是那么的高那么的藍。

    可杜伏威反了并不是最壞的消息。

    剛剛快馬送達的急報,說馬邑鷹揚郎將劉武將殺都督王仁恭叛亂,已經自稱為馬邑都督,分兵占據了樓煩、馬邑、雁門三郡,據有代北,威脅著太原。

    好消息一個沒有,壞消息卻接二連三。

    劉武周的叛亂,肯定和杜伏威叛亂是一個樣。劉武周曾經也在羅成麾下任過職,雖然后來離開了遼東,但據說他很尊崇羅成。

    在皇帝的殿前,是一百多名來自各地的秀女,她們都年輕美貌,都是十四到十六歲的未婚少女,家世清白,長相美麗。

    這些人有的來自江南,有的來自淮南,有的來自河南,有的來自山南,她們已經換上了統一樣式的宮裝紗裙,高腰裙直接系到了胸前腋下,肩上披著披帛,頭發盤起。

    是那么的年輕和美貌。

    內侍宦官正在給她們檢查登記,然后將這些新入宮的秀女們分配到不同的局去。

    一名內侍過來請問皇帝,可有看上要臨幸賞識的。

    可皇帝卻沒有什么心情,再漂亮的美人,此時也打動不了他那顆心。

    “袁充和李淵還沒到嗎?”皇帝問。

    “兩位相國正在趕來。”

    蕭瑀和來護兒兩位宰相離京后,現在江都只剩下了李淵和袁充兩位宰相。

    “你說朕還能信任李淵嗎?他的女兒是羅成的妾侍。”皇帝似是問那內侍,又是在自言自語。

    那內侍把頭低垂,不敢吭聲。

    殿前的階下,那群年輕的少女們,卻不時的偷偷拿眼來望皇帝,比起皇帝的憂心忡忡,這些年輕的少女們,卻還懷著對皇帝的敬畏和仰慕之心,甚至在暗暗期盼著能得到皇帝的青睞,若是能得皇帝臨幸,那么就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

    沒多久,右仆射袁充和黃門侍郎李淵趕到。

    兩位宰相來的匆忙,在這涼爽的秋日里,甚至還冒著汗。

    “可否已經布防好?”皇帝直接問。

    袁充于是奏報,說已經奉皇帝旨意,調驍果軍駐防在江口的江陽城,并派淮南軍進駐揚子江中的貴洲和揚子津兩座江中島洲上,還派兵進駐了江都左右兩面的海陵和六合。

    此外,江都宮和揚子行宮,也都加派了驍果軍駐防。

    但皇帝明顯并沒有滿意,他道,“朕聽說驍果軍有畏戰逃亡者,而且數量不少?”

    袁充于是道,確實有驍果軍逃跑,但逃跑的只是極少數人,那些人都是之前新近補充的,一些人是原被俘虜抓捕的叛軍和賊匪。

    皇帝嗯了一聲,點了點頭,然后做了一個砍的手勢,“朕不管這些人過去是什么人,但既然進了驍果軍,就是皇帝的衛士,戰事在即,他們不思忠君效命,卻想著逃跑,此例不可開,此風不可長,立即派驍果軍追捕,將所有逃亡者都抓回來,然后公開處死。”

    李淵提醒皇帝,現在形勢緊張,若是殺逃兵,只怕引起更大的不安。不若抓回來后,罰鞭打二十,然后令發回軍中繼續效力。

    可皇帝卻不肯,“這等逃兵,豈還能讓他們回軍中,殺掉。”

    皇帝想了想道,“從府庫中取一批錢絹,分賞給驍果軍將士們。”

    “是。”

    “馬邑劉武周殺王仁恭,自稱都督,已奪占馬邑、雁門、樓煩三郡,時刻威脅著太原。而杜伏威又騙得朕的江南安撫使印信,打著清君側之名起兵作亂,也已經奪得宣城、丹陽、吳郡、毗陵四郡大半城池,還兵駐京口,威脅江都。”

    “袁充,李淵,你們可有何平亂之策?”

    面對這種局面,袁充哪又有什么好的辦法,他原本是秘書監,一個文章做的好的詞臣,面對皇帝的詢問,只得硬著頭皮道,“臣以為如今朝廷最大的敵人當是羅成,羅成雖還未舉兵叛亂,可事實上已經反了。因此,臣以為這個時候朝廷已經沒有選擇,只能擺明態度討伐。”

    李淵道,“若是討伐旨意一下,這事可就再無回轉余地了。”

    “本就已經沒有余地了,再猶豫不過是縱容羅逆。臣雖不才,無法為陛下統軍討逆,卻有一平亂之策可獻上。”

    “哦,有何良策,快快講來。”

    袁充的計策很簡單,可說出來卻讓皇帝臉色很難看,因為他向皇帝建議,先集中全力對付羅成,因此皇帝可以下旨招安李密、孟讓、左才相、李子通、魏刀兒、王須拔等人,只要他們肯接受招安,那么朝廷就可以授給他們十二衛的軍職或者是郡太守等職,哪怕是封侯都可以。

    招安條件就一個,聽從朝廷調遣,討伐叛將羅成。

    “陛下,以左才相、李子通攻江南杜伏威。”

    “以李密、竇建德攻山東羅貴。”

    “以王須拔、盧明月攻遼西,以魏刀兒等河東賊匪攻劉武周!”

    “甚至可以派人去聯絡遼東的高句麗、漠北的突厥,聯兵討逆!”

    右仆射袁充語出驚人。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港澳赌王b 公式规律高手论坛 福彩十二生肖中奖规则 如何打麻将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快三计划网页在线 白小姐免费开奖历史记录 赛车怎么玩能赢钱 什么手机游戏好玩 二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老时时计划 看今晚的特马多少号 山东时时吗 福州市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官网 重庆时时彩五码必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