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709章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那你說,我是接還是不接呢?”獨孤篡笑著問手下。

    這位北平司馬悄悄的打量了獨孤篡的面上表情,卻也看不出他究竟是何態度。說來,這位上司,那是皇帝的舅表弟。

    北平都督趙國公獨孤篡的父親獨孤羅是獨孤信的長子,而獨孤信是江都那位天子的外公,獨孤皇后跟獨孤羅是同父不同母的兄妹。因此,江都天子是獨孤篡的姑表兄,而遼東那位天子是獨孤篡的表侄。

    這位司馬想了想,然后謹慎的道,“當今天下確實是一片混亂,先有各地賊匪蜂起,然后又有李密、竇建德這等貴族豪強做亂,現在天子在江都不得還都,洛陽隨時有失陷的危險。”

    “你想說什么就直說,不必這么轉彎抹角的。”獨孤篡道。

    “職下是想說,江都天子無力剿滅各地的叛亂。”

    “你是說遼東的那位天子就可以了?”

    “齊王得羅成擁立,又有數個大鎮支持,因此他現在是實力最強,他們若南下,不論是竇建德還是李密等叛軍,都不是他們對手,就算是江都朝廷,也無力阻擋。”

    “那你是要勸說我接下這詔令了?”

    “順勢而為·····”

    司馬話還沒說完,獨孤篡卻已經拔出短刀一刀刺入了他的喉嚨,“我獨孤家為皇親國戚,世受國恩,先太后和陛下對我家都不薄,我豈有背叛之理?你身為朝廷將領,食君之祿,不為君分憂,遇事卻只知道投敵。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遼東那邊悄悄書信往來之事?你以為我不知道羅成都已經許諾授你為北平太守之職?”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獨孤篡拔刀,那位司馬大睜著眼睛倒下,死不瞑目。

    獨孤篡轉身,目光掃過一眾屬下文武。

    “我知道,跟遼東那邊暗中往來,眉來眼去的不止這一個。我今天殺了他,但是不會再追究你們其它人。只要以后老老實實本本份份,那么我會既往不咎。誰若是敢再里通外賊,休怪我獨孤無情!”

    廳中諸將校官吏們,都不由的心驚。

    想不到,獨孤篡居然態度這么堅決,一言不和就把司馬殺了,這是不給遼東半點勸降的機會啊。

    獨孤篡殺了自己的司馬后,卻秘不公開,只讓人悄悄毀尸滅跡,然后卻對遼東來人說自己準備順應時勢,愿意率北平兵馬擁立齊王為天子。

    他讓使者回遼東,說請羅成派一位大將前來接任,他愿意前往遼東御前朝見天子。

    等做完這一切,獨孤篡卻又帶著一支幾百人的隊伍趕往西面的范陽府。

    范陽府原本就是涿郡,上次升格為府,置府尹,授薛世雄擔任府尹一職。而后又將范陽府軍都關外之地,割出單獨設為涿郡,隸屬于定襄道的羅嗣業。

    獨孤篡派人先行往范陽見薛世雄,說來一起商議擁立新皇,迎接圣駕入關之事。

    薛世雄也早就接到了羅成的書信,還有齊王的詔令。

    不過他還在猶豫之中。

    齊王遼東即位,尊父親為太上皇,這擺明了是造反,尤其是薛世雄豈會看不出,這齊王不過是羅成擺在前面的一個旗子。

    終歸到底,還是羅成起兵叛亂了。

    薛世雄猶豫著。

    雖然與羅成關系不錯,可他并不愿意看到羅成叛亂,甚至也不太愿意加入叛軍。

    但這段時間,局勢變化迅速。

    羅成起兵之前,劉武周就殺了王仁恭奪了馬邑三郡。而杜伏威又在江南騙得安撫使印信,借以調兵奪城,連奪四郡。

    現在羅成擁立齊王稱帝,定襄、山東等也都跟著響亮,這氣勢確實無比。

    范陽府其實沒多少兵,畢竟地盤就這么大,只一府之地,沒有戰亂之前總人口也不過二十來萬戶,現在更是銳減。

    而他還得面臨著王須拔和盧明月兩股兵馬不下十萬的大叛軍的進攻,雖然薛世雄能打,可手下兵馬不過一萬二,打來打去,也是折損不少,可叛軍卻反而越打越強越打越多。

    不少范陽的軍將們都在勸說他,說不如歸附齊王,畢竟以他現在勢力,這天下只怕還是要落到他手上。

    大家現在這里孤軍奮戰,傷亡慘重,孤立無援,若是投了齊王,那么羅成和羅嗣業、劉武周這三軍,便能幫他們滅了王須拔和盧明月等叛軍,不再復有現在孤軍奮戰之苦。

    等北平的獨孤篡說他已經歸附,這下薛世雄也終于決定順應大潮。

    薛世雄出城迎接獨孤篡,兩人一起入城。

    薛世雄還擺下酒宴迎接。

    “趙國公你的信,倒是讓我免了猶豫之苦。”

    獨孤篡笑道,“那是薛將軍你本身也是有意投新天子,否則我再怎么勸說也沒用的。”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兩人都有些酒意了。

    獨孤篡突然問薛世雄,“薛帥,至尊待你不薄,這些年你升遷也是極快,為何現在卻要背棄至尊呢?為的是富貴?”

    薛世雄有些尷尬。

    “大勢所趨,我也無法阻攔啊,就如趙國公你,身為皇親國戚,又深得陛下信任,可最后不也還是決定擁立齊王嗎?”

    獨孤篡嘆息一聲。

    “還記得之前雁門勤王救駕,當時突厥軍三十萬鐵騎南下,雁門局勢危如累卵,可是呢,當時我們還是義無反顧的發兵去救了。在忻口,在崞縣,一場場血戰,我們殺退了遠超于我們的突厥軍,最終勤王成功,救出了圣駕。”

    薛世雄聽了也是沉默。

    “薛帥,為何現在就不能再次勤王救駕,保扶大隋江山呢?”

    “此一時,彼一時也,再說,我們擁立齊王不也還是保大隋江山嗎?”

    “放屁,齊王是什么人你還不清楚,他現在不過是羅成的一個傀儡而已,薛世雄,你別自欺人了!”

    說完,獨孤篡突然拔刀向薛世雄刺去。

    薛世雄驚訝的躲避,可此時酒至半醉,動作遲緩,躲開了一下,卻沒躲開第二擊。

    短刀刺入薛世雄胸口,鮮血沽沽而出。

    獨孤篡紅著眼睛瞪著薛世雄,“我最恨的就是背主求榮的亂臣賊子!”

    薛世雄帶著痛苦死去。

    殺了薛世雄,獨孤篡便與部將趙什柱、賀蘭宜、晉文衍等人又到旁廳,連殺十幾名范陽府來陪客的將校,然后他們取了兵符印信,一面派人搶奪城門,一面去軍營接掌兵權。

    范陽兵看到薛世雄的印信,還真信了獨孤篡說的薛世雄要去遼東面見天子,把范陽交給他代管的鬼話。

    而等到天還未亮,城外的北平軍已經到了。

    天亮。

    范陽兵將,這才知道昨夜究竟發生了什么,可此時范陽城和城外的軍營、府庫等,都被獨孤篡控制了。

    奪了范陽的獨孤篡,于是也公然打出了忠于江都皇帝,討伐遼東叛賊的旗號!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福建时时开奖直播 甘肃今天快三走势遗漏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 时时软件编写 竞彩足球360直播视频 四川金7乐计划 下载福彩青海快三 白姐全年资料大全 江苏快3助手下载安装 山东体育(无插件)直播 去吃月饼的生肖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快乐10分助手手机版 陕西福彩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30天100元9码滚雪球图 宝马红色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