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711章 十二帝

    江都。

    宮中。

    皇帝面對著如雪花般遞上來的加急奏章,手足無措。

    他本以為自己只是消沉一段時間,等殺了四個奸賊,這自然也就能夠再次振作,恢復朝綱。可誰能想到,如今局勢居然到了這等地步。

    羅成,他曾經最欣賞最信任的年輕驍將,如今卻公然叛亂,擁立齊王楊暕在遼東稱帝,還尊自己為太上皇?

    而河北的竇建德在大業七年第一次東征時,不過羅成麾下區區一個二百人長,如今居然也據河北九郡立夏國稱帝。

    還有孟讓,之前不過是齊郡的一個六品主簿,如今居然也在淮西廬江郡稱帝建齊國。

    還有蕭銑,不過是一區區羅川縣令,還是因為是蕭后的堂親,這才以外戚之恩授他官職,結果他現在卻打著梁朝皇族的旗號起兵造反,在江陵稱帝建梁朝,設置百官,依照梁朝舊例,大肆招兵買馬。

    還有林士弘,本反賊操師乞之部將,操師乞戰死,林士弘繼領其眾,奪占豫章、九江,也妄稱皇帝,國號楚,定都預章,年號太平。

    “陛下,還有隴右金城薛舉父子,殺官造反,先是自稱西秦霸王,然后又妄稱秦帝,遷都秦州。”

    “又有河西李軌,本甘肅豪強,也起兵作亂,稱河西大涼王,見薛舉稱帝,便也僭稱帝號,建立紀元年號為安樂,命其子李伯玉為太子,建偽涼朝。”

    “三吳豪強沈法興也僭稱帝號立梁朝,建都余杭,建年號為延康,設置百官。”

    “另有朔方梁師都稱梁帝,李子通稱楚帝,左才相稱吳帝。”

    下面宰相袁充向皇帝稟報著,可楊廣卻越聽頭越痛。

    “這是要將朕的大隋化為戰國嗎?”

    “陛下,不過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黃門侍郎李淵道。

    可這次皇帝卻不會輕意相信這些了。

    “李密呢,李密怎么沒稱帝建朝啊?”

    “回陛下,李密先前投孟讓,后雖分兵攻入河南,但現在表面上依然還是孟讓之麾下。孟讓稱帝后,授李密為魏王。”

    夏國皇帝竇建德,齊國皇帝孟讓、梁帝梁師都、秦帝薛舉、涼帝李軌、梁帝蕭銑、梁帝吳法興、楚帝李子通、楚帝林士弘、吳帝左才相。

    十個反賊稱帝,還不算他自己的兒子楊暕也稱帝了。

    現在這天下居然總共有十二個皇帝,其中兩個隋帝,三個梁帝,兩個楚帝,然后夏涼吳齊秦各一個。

    這還沒算這幾年朝廷已經剿滅的那些反帝反王,比如之前稱帝的楚帝楊玄感,吳帝劉元進,還有諸如什么其它這個皇那個帝亂七八糟王的。

    “這天下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嗎?”皇帝問。

    李淵低著頭沒說話,心里卻在想,這些還僅僅是稱帝了的,但這些稱帝了的雖然這個據地七八郡,那個據地四五郡,可都還不算是如今最強的。

    真正最強的自己的女婿羅成,那個只扶了齊王在前臺的楚國公,才是現在最強的反王呢。

    “陛下,叛者雖眾,可依然也還有許多忠貞之士,如北平都督獨孤篡,便忠心耿耿。遼東偽帝楊暕派人勸降獨孤篡,可獨孤篡位不但殺了使者拒絕招降,并且孤身前往范陽,當得知薛世雄欲投敵叛亂后,便立即施展奇謀絕計,計殺薛世雄,智奪范陽城,重新將范陽府的兵馬掌握,使得朝廷保有了北平、范陽二地。”

    這個消息總算是讓皇帝稍稍安心了點,“國難思忠臣,趙國公真乃不愧為皇親國戚,是國之柱臣,擬詔,加封趙國公為太子太傅,授封獨孤篡開府儀同三司,將范陽府與北平都督府合并為范陽節度使府,授獨孤篡為范陽節度使,讓獨孤篡與河北安撫使李景并力剿賊平亂。”

    “陛下,李景戰死了。”

    袁充面帶著遺憾道,在這亂局下,李景難免堅持忠君護國,最后死于王事,極為難得。

    “李景死了?”

    這個消息,讓皇帝措手不及,簡直比李景投奔了羅成還讓他震驚。

    “與叛賊竇建德交戰之時,戰沒于陣中。”

    皇帝一聲長長嘆惜。

    大隋倒下的柱國已經太多了。

    這位倒下了,那河北豈不就剩下獨孤篡在獨立支撐,孤軍奮戰?

    殿中是良久的沉默。

    “陛下,臣以為如今之形勢,當想盡一切辦法平亂,當剿撫并用。”袁充道。

    “卿有何良策?”

    “上策為赦免羅藝羅成羅嗣業羅貴張須陀劉武周杜伏威等,赦免其罪,安撫他們,然后讓他們出兵征討那些偽稱帝稱王者。”

    楊廣看著袁充,跟看傻子似的。羅成都走到這一步了,怎么可能還會接受招安?

    “中策呢?”

    “中策即是招降李密等,然后令他們去攻打羅成等叛軍,并派人去聯絡突厥、高句麗、奚、契丹等諸部,讓他們一起出兵。”

    “可他們要不就是被羅成打怕了,要不就是跟羅成關系很好,為什么要聽朝廷的呢?”李淵問。

    袁充一咬牙,“只要他們肯答應出兵協助平亂,陛下可以答應事成之后,割讓給他們土地,或贈送給他們金帛女子。比如將漠南河套重新交給突厥,將遼東給高句麗,把遼西給奚和契丹。”

    “你這是賣國!”

    李淵冷聲道。

    “國將不國。”袁充只是這樣答道。

    楊廣想了想,如今似乎也沒有其它的辦法了。

    “好,袁卿你負責此事。”

    袁充很快拿出了一個一攬子招撫計劃,然后面奏皇帝。

    “授李密為太尉、尚書令、東南道大行臺尚書令、魏國公?”

    “陛下,只要李密肯奉詔平亂,那么我們還可以答應他事成之后,便召他入京輔政。臣認為可先讓李密向東殲滅山東之張須陀與羅貴,如此便可拔掉羅成在中原的一個觸腳。避免他率軍直接從遼東南下山東,不給他這個登陸跳板。”

    當然,事成之后再對付李密不遲。

    而李密現在被堵在東都城下,也是進退不得,他想全力攻東都,但北有楊義仆的河東軍,南有來護兒和陳棱的兵馬,所以若是能跟朝廷達成一個協議,他也可以先滅掉身后的張須陀,徹底吞掉山東。

    “陛下,當心李淵!”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今天 福彩近十期试机号试机号 赛车pk开奖现场直播 西甲联赛2018-2019 北京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江苏快三走势跨度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走势 菲律宾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 球探比分捷手机 福建时时结果预测 白姐正版四不像中特图 pk10赛车机器人软件 mg0500线路检测 福彩20选5开奖走势图 北京时时计划重庆 11选五开奖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