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723章 忠武軍登陸

    房子成了白地,田地早荒蕪一片長滿了草。

    甚至那長草的地也不再屬于他,因為前幾年就被家里賣光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官府派人張貼告示,招募流民去遼東。

    說到了遼東就能分田授地,能夠過上安穩的好日子,能夠吃飽穿暖。

    甚至不管他們以前是從過賊,還是當過匪,不論他們以前是官府在編的良民,又或他們是部曲逃奴,只要報名,那么過往的一切身份都不追究。

    都一視同仁,只要到了遼東,就重新編立戶籍,列為良民,授田給地,安居樂業。

    這個告示對他太有吸引力了。

    他打聽了一下,他什么也不需要交納,也不用帶,只要帶上自己就行了。官府會給他們安排好一切,包括路上的吃用,到了那邊也不用擔心沒有農具種子這些。

    帶著最后一絲希望,他報了名。

    然后跟著許多同樣對中原失去了希望的流民百姓一樣,經過登記之后,成為了移民隊伍的一員。

    流民們先在各縣報名登記集合,然后再由官差帶到郡里。

    在那里,王平安在官差的要求下,洗了個澡,里里外外洗的干干凈凈,甚至連頭發都給剃掉了,這讓他當時很抗拒,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怎么能有所損傷呢。

    但那官差告訴他,是為了防止生病。

    他不明白防止生病跟剃發有什么關系,但最后官差說不剃發就不能去遼東,他最后還是剃了,剃頭發的時候還留了兩行淚。

    但現實的困境,讓他沒有選擇,能夠活下去,其它的都無所謂了。

    好在剃過了頭發,洗了澡后,官差還給每人發了一套衣服,雖然也是舊衣,可卻洗的很干凈,穿著也還暖和。

    然后每個人領到了自己的身份牌,一塊寫著他們名字的木牌,上面還有些相貌特征。從齊郡一路趕到東萊港,路上每天都能吃三頓飯,兩頓干的一頓稀的,不但有咸菜甚至還有熱湯。

    這讓他感覺很有希望,并不是被騙。

    “看到那條船沒,那船上坐的是張大帥,還有羅帥的家眷。”

    前面一個同伴小聲的道。

    這個家伙長的很瘦,很機靈,最喜歡打聽各種消息。

    王平安聽了后,心中一動,抬頭翹頸望去,果然看到了一條特別大的船,足有好幾層。

    “張大帥怎么也去遼東?”他小聲問。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訴你啊,咱們張大帥升官了,如今封齊國公,授驃騎大將軍,要去遼東入朝為兵部尚書呢。”竹竿有些得意的賣弄他打聽來的消息。

    “驃騎大將軍是什么?以前沒聽過啊?”

    “是遼東朝廷新設的官階,據說如今官階文武分離,各有一套,各有二十九階呢。這驃騎大將軍啊,就是武散階中的最高一級,從一品呢!”

    王平安哦了一聲,他對于這什么驃騎大將軍沒啥興趣,反正跟他又沒什么關系,他倒更在意的是這位張帥跟羅帥的家眷都去遼東,這說明遼東或許真的不錯。

    “你說我們到了遼東真能分到田地嗎?”王平安問竹竿。

    “當然了,我跟你說啊,據說之前去遼東的那些人啊,可占便宜了。丁男每人分地一百畝呢,丁女中男分地五十畝,連那些十二歲以下的,按口分地,一口分二十畝。好家伙,不少人一家過去,分了幾百畝地呢,以前在中原,有些窮的露吊啊,全靠佃地幫傭過活,現在居然成地主了。”

    王平安卻又打斷他問,“那咱們現在過去,馬上能分地嗎,分了地咱們住哪,農具種子怎么辦呢?”

    “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跟你說啊,羅帥都安排好了。咱們這一過去啊,是先五百人一屯,分到一起,然后他們會給我們準備好一些帳篷刀斧等工具,我們到了屯田的地方后,先伐木割草蓋房子修火炕伐木砍柴。”

    “糧食呢?”

    “第一年的口糧是上面發的,不過也不白發,這個先記在帳上,等以后我們自己屯田種地產出了,要還的,不過不要利息,所以說啊,天大的便宜呢。”

    竹竿喋喋不休,他確實消息靈通,好多東西都打聽的清楚了。

    比如說這頭一年,移民過去是五百人一屯,集體干活,先建起屯子來,然后要一起開墾荒地,口糧農具種子耕牛這些,都是由遼東官府發給,但只是租借,先記在賬上,以后再還,不過不要利息。

    等一年后,再把集體開墾的地,分授給屯子里的人,這個時候,大家也算是站穩了腳跟,因此分地后自己耕種。

    第一年集體墾荒屯田所得的糧食等,也全都分給大家,甚至連租都不要。

    “分田之后,還可以繼續租借種子農具耕牛這些呢。”

    竹竿告訴王平安,“可惜我是個單身光棍,要是有婆娘兒女可就更占便宜了,人越多,到時分的地越多。機會就這一次,錯過可就可惜了。哎,要是能在這同往遼東的流民中,找到個女子成親就好了,哪怕是個寡婦也不打緊啊。”

    這話王平安聽在耳中放在了心上,他覺得這話竹竿倒說的很對,可是這四周都是陌生人,又不知道哪里有這樣的女子可以討來做婆娘呢。

    那邊。

    張須陀在單彬彬等人的目光下,登上了開往遼東的樓船。

    站在甲板上,張須陀向著東萊港揮了揮手。

    港口外海上。

    一支船隊卻正在駛近港口。

    船只越來越近,桅桿上的旗幟也十分顯眼。

    “是遼東來的船。”

    “不是商船,是兵船,你看那旗幟,白虎旗,羅帥的兵。”

    “羅帥派兵南下山東了。”

    港口,眾人無不興奮著,對于其它的軍隊,大家習以為常的畏懼,可對于羅家軍,他們卻已經開始將之視為自家的子弟兵了。

    看到他們不是恐懼,而是高興。

    “羅帥終于要打到中原了嗎?”王平安望著那駛近的船隊。

    竹竿卻道,“那又如何,我還是覺得去遼東安穩點,這中原到處兵荒馬亂的,哪知道打到何時休,還是去遼東安穩些。”

    運兵船隊終于駛入了港口,一條條船靠港。

    船上,一個又一個士兵跳下船,然后在碼頭上迅速集結。

    一面面軍旗迎風招展。

    軍旗下,一隊隊雄糾糾氣昂昂的忠武軍挺立。

    那邊樓船上。

    張須陀問,“是哪個將軍帶兵?”

    很快他便得知,是羅存孝率領忠武軍第四軍自遼東旅順港過來,足足兩個步兵廂八千和一個騎兵廂兩千,整整一萬人馬。

    “忠武軍之前不是還在攻淵氏嗎?”張須陀問。

    “羅士信大將軍已經攻破扶余城了。”

    張須陀聽了有些失神,羅士信攻破了扶余,羅存孝這邊已經渡海南下到了東萊,看來,羅成真要兵入中原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l老时时开奖号码 双色球开奖走势2500期走势图 香港49选7走势图彩控网 pk10最长没开纪录 冠赢十三张苹果版线路1 贵州快3开奖查询 新时时五星玩法 白姐最准平特一肖一码论坛 最新北京时时走势图 电玩城手机版下载 广西快3计划软件 新时时胆杀号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四川快乐12套票玩法表 分分彩彩1到9的对应码 排球即时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