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791章 少林棍僧

    長安城,東南樂游原上。

    延興門內新昌坊內,靈感寺中。

    “可惜來的不是時候,若是三月時來,這寺中櫻花盛放,最是美麗。”

    櫻花樹下,一名白衫中年男子道。

    “對出家人來說,花不花的其實都一樣。”老道笑著上前。“陰兄,許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老道你依然還是這般樣子。”

    “閑云野鶴,逍遙自在,比不得陰公你位高權重,日理萬機。”

    “老夫如今也不過一閑人也,而且馬上要去云南了,這一去,也不知何時能返回。”

    “既然不想去,何必要去呢?”俊俏的年輕和尚上前來。

    “這位是?”姓陰的中年男子問。

    老道便笑道,“我給二位引見一下,這位是來自少室山的惠操,是少林武僧總教頭曇宗弟子。”

    “惠操,這位是左翊衛大將軍張掖侯陰公。”

    張掖侯陰世師,左翊衛大將軍,楊廣鄱邸舊臣,奉命與衛玄、骨儀并輔佐代王留守長安。

    衛玄衛文升上次帶兵去了洛陽,現在據說被王世充卡著錢糧,于是受制于王世充,被李淵給列為附逆之臣。

    陰世師則和骨儀在李淵入長安之后,便被奪了職權,現在閑散在家。

    還即將要出使云南,宣撫地方。

    “聽說李淵要稱帝了。”惠操笑道。

    陰世師點了點頭,羅成在范陽稱帝后,李淵便也開始著手準備稱帝,據說連洛陽的王世充也在準備稱帝。

    現在大家都已經不需要隋朝的這面旗幟了。

    “陰公,你以為李淵能成事嗎?”

    陰世師對李淵沒什么好感,對于羅成和王世充這兩人也一樣沒好感,至于其它各種反賊民軍,就更無好感了。

    但現如今,原來大隋朝廷出來的也就這三家了。

    “李世民淺水原大敗,折損兩員大將軍,被擒八總管,若非薛舉突然病死,使得薛仁杲停下攻勢回去繼皇帝位,只怕都早打到長安城下了。”陰世師直言道。

    “沒錯,我也是這樣認為的,雖說現在李淵控制的關中朝廷,擁兵二十萬,還據有大半個河東,可實際上若李淵稱帝,只怕河東的蕭瑀和楊義臣未必會擁立他,而這關中的二十萬之兵,也只是號稱,實際上李家集全力也打不過薛氏,更別說出關以爭天下了。”

    惠操便勸說陰世師,“何不趁現在李家大軍盡在長安以西,京師空虛之時,干件大事。事成,陰公也不失國公之位,更不用去云南了。”

    陰世師沉默。

    老道這時勸說陰世師,“陰公以為,若是李淵稱帝,會如何對待代王?”

    陰世師沒說話,正常便可能是殺了,或被病死,或直接一杯毒酒,都是可能的。

    “代王先前娶的是陰公之女吧,據說還有一個兒子?”

    楊侑才十幾歲,但身為皇孫親王,卻也早有了女人孩子。

    “李淵這人手段狠辣,擅過河拆橋。江都之亂,他倚沈光陳棱平宇文化及,結果轉身就讓陳棱留守江都,自己一個人北上,然后得了來護兒錢糧,又讓來護兒留守彭城。結果呢,來護兒給他兵給他糧,轉過頭沒幾天,來護兒卻突然病死,死的可是不明不白啊。”

    “回京之后,立有大功的沈光下場如何?被李淵奪了兵權,然后打發入蜀。”

    “李淵這人啊,只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他是絕不可能會留代王和他的妻兒的,陰公你說不定人還未到云南,半路上就會被一道密旨給毒殺在驛站了。”

    這番話正說到陰世師的心里去了。

    “可秦皇卻不會如此,齊王退位之后,封歸命侯,如今還供奉在范陽呢,甚至對于原來的貴族官員也相當優待的。”

    “若陰公能助代王歸附大秦,吾皇將授代王為順命侯,封陰公為涼國公,陰公的女兒外甥也皆能保全,并將授陰公關中節度使之職。”

    陰世師良久才道,“如今我不過一閑人爾,能成什么事呢?”

    “不然,陰公留守長安這么久,于長安城中舊部心腹肯定不少,而且你名望高,只要肯站出來,自然可成事,更何況,還有我們呢。”

    陰世師打量著這老道和那和尚,“真想不到你們這些僧人道士,居然也卷入這俗世之中。”

    “陰公,天下大亂,就算那些深山密林之中,也無法安寧啊。”

    惠操更說他們少林寺于北魏時敕建,雖魏武周武滅佛,可隋朝時又再次大興,文皇帝甚至一次性就賞賜了他們一萬多畝良田。

    因此少林寺現在有兩萬多畝寺田,還有大量的寺產,寺廟的質庫里就有十幾萬貫錢放貸,倉中更積儲了無數糧食。

    但是王世充現在屢吃敗仗,糧草不濟,于是開始打各種主意,不但把洛陽官民的糧食強買供軍,甚至連周邊寺廟道觀也不放過。

    少林寺做為洛陽附近有名的大寺,錢多糧多,自然沒被王世充放過。

    早前天下大亂,各地亂民紛起,許多賊匪也來搶掠寺中錢糧,少林便組建了僧兵護寺,還招募寺田的佃民武裝,倒也是股不小勢力,保住寺產。

    但王世充可不是一般的賊匪,他發兵來搶,少林也沒辦法。

    眼睜睜的看著寺中多年積存下來的錢和糧被拉走,出家人也會憤怒啊。

    陰世師轉身,看著那早繁花落盡的櫻花樹。

    “李淵現在手中盡握兵馬大權,想成事,難。”

    “請陰公放心,我們聯絡了不少仁人志士,皆愿意出來幫忙。”

    陰世師長嘆一聲,“想不到那位秦皇的手能伸這么長,我還以為他一心只想當個關東之王呢。”

    “怎么可能呢,這天下動亂,還得吾皇平定的。暫時休整,不過是為了下次更猛的進攻。”

    陰世師提出一個條件。

    “我希望你們能夠保護我家中婦孺老弱,免我后顧之憂。”

    “請陰公放心,我們會周密安排。”

    “那好,現在就跟我說說,你們有什么計劃吧,我需要掌握更多的消息情報,然后才好部署計劃。”陰世師道。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单机扑鱼游戏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爱彩乐 江苏时时诈骗 法甲关系好的球队 如何打好海南麻将 百家号最佳推送时间 香港到香港 ub8登录网页版 辽宁快乐12开奖十五 360老时时号码走势图 香港正版挂牌玄机资料 去一尾什么意思图解 互动娱乐下载 3d试机号app 四川时时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