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794章 衛所

    開元元年,十一月。

    山東道、東郡。

    東郡太守齊國遠扭頭問旁邊的郡丞王薄,“王郡丞,本郡按朝廷旨意將設立白馬鷹揚府和瓦崗鷹揚府,兩軍府所需要的田地等可一應備全?”

    曾經也是隋末反軍中一桿大旗的知世郎王薄,起起伏伏多年,如今又從關外回到了中原,只是這次不再是叛軍,而是以大秦朝東郡丞的身份回來的。

    “回太守,皆已經準備好。”

    “不得馬虎,要全力配合。”

    大秦朝建立之后,因天下還未一統,所以這軍隊十分重要,不僅沒有削裁兵馬,放馬南山,反而在全面加強。

    按范陽朝廷的命令,各道所統兵馬,皆要本道內就地安置,設立軍府、衛所,要耕戰屯田。

    東郡做為如今的前線邊境,自然十分重要。

    擁有九縣的東郡,規劃了兩個軍府,分別為白馬鷹揚府和瓦崗鷹揚府。不過與隋朝的衛府軍制又有不同的是,隋朝的衛府兵制是有兩套軍制,一套為平時駐防兵制,一套為戰時作戰編制。

    駐守地方時,一府只千把人,上府一千二,中府一千,下府八百。而且十二衛統轄下的府兵,是交叉駐防的。

    但現在大秦的軍制,卻以應對戰爭為主要目的,因此只有戰時這套編制。

    東郡所設二軍府,每府就是駐軍一廂,標準一廂就是步騎四千,且有步有騎有戰有輔。

    這一廂駐于一座軍城之中,同時廂以下還設有團衛和營所。

    每團兩千人,分駐一衛城。

    下面三營,除團部每營五百人,駐一營所。

    這樣的軍制與原來的衛府制不同之處就在于,過去是以軍府為單位,千人左右設一鷹揚郎將統領,只管本軍府,而遇戰事征召,則是選調府兵,與其它各衛府征召來的兵混編后,再另派兵將。

    戰時,一般就是兵不識將,將不識兵了。

    而現在大秦的這個軍制,就不再有戰駐區別。

    廂的都指揮使率廂部駐于軍府,下面兩團六營,團指揮使和營指揮分駐團衛和營所。

    廂團營這樣層層部置,各守廂城、團衛、營所,是層層劃分軍區。

    而廂以上,還有軍使和鎮節度使,只不過按現在的新制度,軍使和節度使若要調動廂府兵馬,則需要額外的兵符將印。

    所有的廂都團衛營所的士兵,也是按輪番值守制度,廂都團衛營所都筑有軍城,城中只能駐兵、囤糧、儲械。

    不當值守衛和訓練的時候,府兵們是回到附近的屯莊鄉村家中居住,是與百姓混居的。當然,所有的府兵,都是以就近原則,在軍城附近授給他們田地,至于府兵家人,也按朝廷的均田令另授田地。

    每個府兵在軍城外授田同時,軍城也還會留有一定數量的軍屯田,這此軍屯田要由府兵以及佃戶耕種,甚至軍官們還有額外的職分田,也是交給佃戶耕種收租。

    現在東郡有兩個廂府設立,這就要求他們在廂府所選中之地,劃出相應的田地來,同時還要在附近給府兵家眷們留下足夠的田地授給。

    “徐棱。”

    被叫到名字的年輕人大步上前,“到!”

    “趙成!”

    “到!”

    ······

    白馬城外,廂都指揮使正宣讀名單,被叫到名字的就是被正式授給府兵身份了,每一個被叫到身份的,都滿臉喜色。

    “徐棱,長弓手,戰兵,年十八,勛官為比正七品云騎尉,軍職火長。現授你大秦山東道左神威軍白馬廂府府兵,授銅制軍牌一面,授白馬廂府外軍田一百畝,再授勛田五十畝。”

    “其父兄等由東郡太守另按均田令授給民田。”

    徐棱激動的上前去,他是原本東郡的人,早先是個無地的佃農,一家人以佃地為生,后來河南大亂,他跟著地主逃往東萊,再又跟著加入了山東自保聯軍,也打了幾次仗,運氣不錯,再后來便整編進了左神勇軍,這次隨部隊移駐白馬。

    他也終于得到了一張府兵軍牌,現在還給他授給軍田勛田,他的家人也將優先獲得授田資格。

    隨著軍牌發給他的,還有一百五十畝地的文書。

    “徐棱,這一百畝軍田為軍府所有,在你為軍府服役期間,交給耕種,免租調,僅納地稅糧,畝納四升而已。這地你不得買賣,年滿六十由軍府收回。至于這五十畝勛田,是你立功得勛所賜,可為你世襲之永業田。”

    “你的家人因是軍屬,所以他們將優先得到授田,其所得田地為民田,按丁授田,男丁百畝,女丁和中男五十畝,其中二分為永業田,死后不收回,可世襲。八分為露田,年滿六十須收回,明白嗎?”

    一名文書對徐棱道。

    “明白。”

    “那這里簽名吧,會寫自己名字吧?”

    “會,在營里上過掃盲識字課。”徐棱笑道。

    簽名,按手印,然后接過銅制的軍牌,和田地的文書。

    此外,徐棱還得到了一套新的秋衣,包括鞋襪帽子等,都是軍中制式,全是紅色的,一改過去淺黃軍袍。

    “咱們軍府新立,接下來要筑廂府、團衛、營所,雖有地方上百姓幫忙,但我們自己也不能坐看,因此大家都得出把力。給你十天假,回去接收好你的田地,安置好你的家人,然后回來報道,記得不要誤了歸期。”

    “是!”

    離開軍營的時候,徐棱穿著嶄新的紅色秋軍服,腰里挎著橫刀,背上還背著弓和箭。一伙同伴一起離開軍營。

    城南莊。

    一個新的莊子。

    這些年河南遭遇的戰亂最嚴重,且其中還有黃河決堤、蝗災旱災等大災,再加上上次的魏夏大戰,早就讓這里千里無雞鳴了。

    原住民不是逃了,就是被遷了。

    如今來的都是隨軍過來的家眷,還有原東郡籍的一些百姓,重新過來安置。

    城南莊就是在原來一個村子廢墟上建立的,這里安置了一百戶人家,其中有九人是府兵,這九人都是徐棱一火的同火。

    且全是弓箭手。

    他們的家眷也都在村里,其余的九十一戶則是安置來的百姓。

    莊口。

    縣里送他們來的佐史便對著同行的差役喊道,“趕緊的,敲鑼打鼓響起來,送咱們的府兵光榮回莊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广东快乐十分钟开奖直播 今日足彩专家推荐预测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 1分易彩快3开奖结果 4887铁算盤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官网首页 炸金花游戏 河北快3走势图跨度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香港马会最佒开奖结果 快三开奖助手下载 赛车pk拾开奖记录 nba篮球大师理想阵容 广西快3开奖视频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福彩焰舞今日字谜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