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824章 一朝禍起蕭墻內

    旅順港。

    繁華的商港,雖然已至寒冬臘月,可這座遼南的不凍港依然沒有停歇,商船往來不斷。

    李密很喜歡這里的海鮮,各式各樣的海鮮總是十分的新鮮,每天早上,漁船入港,總能帶回許多新鮮的海鮮。

    他從東萊港抵達旅順后,便在這里逗留了許久。

    從當初那個中原霸主魏公,一下子成為了一個清閑人,李密一開始還有很多不習慣,但慢慢的也就適應了。

    每天睡到中午才起來,洗漱過后,便帶著王伯當等幾個學生舊部,在一隊秦兵的‘護衛’下,到海邊去跟漁家買些海鮮,再逛一逛旅順港的街市。

    然后找一家茶餐廳,把買來的海鮮交給店家,讓他代為加工。上二樓,找個視野開闊的雅座,點一壺好茶,再叫個讀報人過來。

    一邊喝著茶,一邊聽那讀報人讀著報紙,上面總會有各式各樣的消息。現在旅順這里有好幾份報紙,一般報紙都是一旬一刊,規模最大的一份報紙叫東方新聞的,則是五日一刊。

    東方新聞是最權威的,屬官辦報紙,最早就是羅成創辦的,如今據說由大秦秘書監負責管理刊印。

    其它的報紙有公辦也有私辦,發行規模有大有小,一般都是利用發達的郵驛系統發售。這些報紙很聰明,他們與東方新聞錯開時間發行,甚至在內容上,也慢慢的各自錯開方向。

    比如這東方新聞,注重的是天下時事新聞,號稱消息最快最全最準。而其它的一些報紙,有主打一些詩詞歌賦小道新聞的,也有刊一些其它內容的,靠著這種方式,倒也是獲得了不少客戶。

    李密不喜歡自己看報,他更喜歡聽報。

    喝著茶聽著報,茶選的是沖泡的綠茶,因為當今皇帝愛喝這種泡茶,所以如今許多人,也都在改用這種方式喝茶,倒是以前的煎茶,現在茶館里反而少了。

    就如當今皇帝喜歡王羲之的書法一樣,于是許多讀書人便都改走王書圣的風格了。

    這種什么都不添加的沖泡綠茶喝多了,倒也慢慢會喜歡上這種微苦帶甘的味道。

    “李建成陜縣大敗,二十萬盡沒,李淵驚慌失措,倉惶欲遷都南鄭。”

    聽到這條最新消息,李密長長的嘆了口氣。

    誰能料到,局勢會變化這么快呢。

    想當初,他兵進滎陽,剛攻破興洛倉時是何等的風光啊。一下子就幾年過去了,如今他兵敗降秦,王世充兵敗降唐,如今連唐王李淵也敗在了羅成大軍之下。

    爭來爭去,誰也沒有爭到河南,沒有一人爭的過羅成。

    “今天的茶似乎味道不太對啊。”

    被人戲稱為茶博士的茶師忙抱歉的道,“客官你平常愛喝的那龍井茶沒貨了,山東那邊耽誤送來,所以今天為客人換上的是青島云霧茶。”

    李密皺眉。

    “就一點也沒有了嗎?”

    “實在抱歉。”

    李密揮手。

    “今天的報讀的不錯,沒有讀錯字,當賞。”

    于是便有隨從取出一個銀虎扔出,讀報的是個年輕人,大約十六七歲的樣子,他是旅順郡學院中的學生,讀報只是出來勤王儉學賺點生活費,畢竟他也只是個普通家庭的孩子,能夠上郡學,非常不易,雖郡學有補貼,可也還想給家里寄些錢。

    “謝客人賞。”

    年輕人一襲白袍,還打著補丁,但很干脆,說話卻是不卑不亢,撿起銀龍拱手謝過下去了。

    “一個銀龍,就一個謝字,真傲。”

    李密卻沒心思在意這個,“羅成拿下了河南,這天下再無敵手了。”

    “既然李淵兵敗,那下一步羅成該攻關中了吧?”

    “未必,我看倒更可能是先攻河東。”

    在李密看來,不管羅存孝如何順利的拿下了河南,可畢竟現在大秦被竇建德的河北和楊義臣的河東卡著,分成了不相連的兩大部份,這始終是個隱患的。

    王伯當則有些不太耐煩的道,“羅成此前既然已經授封老師為太常卿,可為何現在卻一直讓老師留在旅順呢?”

    李密也不知道,他現在的身份很尷尬,雖說投秦后,封了爵授了官,可卻又被告之暫時等候北京來人接他入朝,但這人卻一直沒來。

    他也不知道羅成究竟是何意圖。

    相隔渤海的另一隅。

    燕山之下的北京、順天府。

    這是一個云淡風輕的日子,新年將近,可皇帝卻在京郊校閱兵馬。

    參與受閱的有十萬人馬,忠武軍和忠孝軍,然后是新組建的兩個藩軍懷化軍和歸德軍。

    四軍雄壯,威武赫赫。

    皇帝親自校閱四軍之后,率忠武軍和懷化軍親征南下,而由忠孝軍和歸德軍留守宿衛京師。

    皇太子嘉文監國,太子太師張須陀、太子太保屈突通、太子太傅周德威三將負責留守輔佐。尚書左仆射侯莫陳乂、尚書右仆射杜如晦、中書侍郎房玄齡、門下侍郎魏征負責主持朝政。

    當魏王羅存孝擊敗李建成大軍后,朝中不少大臣都認為皇帝不必再親征太原,只要擇一員大將掛帥便可以。

    但皇帝依然沒有改變自己的計劃。

    對年輕的皇帝來說,不管老四有沒有打下河南,有沒有擊敗東征的李淵兵馬,他都會按計劃發動這場御駕親征太原的戰役。

    這場戰役,意義重大,必須盡全力。

    ······

    關中,長安。

    李世民快馬加鞭,將南下的八萬兵馬拋在身后,只率百余衛隊急馳南下。

    他要馬上回到長安,阻止朝廷遷都。

    長安城中。

    李淵手提著帶血的劍,他剛剛親手砍掉了陰世師和骨儀的人頭,這兩位曾經協助衛文升留守關中的大臣,陰謀造反。

    事泄。

    李淵得知情報后,沒有絲毫的手軟,立即派兵將所有涉案之人均逮捕,并且沒有經過審訊,直接處死。

    他甚至親手砍掉了陰世師和骨儀的腦袋。

    渭水河邊。

    被處死的叛亂官員將領以及他們的家眷足有三千多人,河水都被染紅。

    可不殺不行,不殺,位置就不安穩了。

    尤其是在這個多事之秋。

    “丞相,大捷,趙國公淺水原大捷!”

    渭水河邊,一道大捷讓本來憂心忡忡的李淵,眉頭舒展了開來。

    “還是二郎了得,他的勝利救了我們。”

    李淵欣喜的大道,可一邊的李建成聽到這捷報,尤其是聽到父親的話后,卻是嘴角抽動不已。

    他在弘農大敗,損兵十余萬,想不到上次在淺水原大敗過一次的二郎世民,這一次只有幾萬人,卻能頂住薛仁杲二十萬大軍的圍攻,甚至還反敗為勝上報大捷了?

    這樣一來,他這個唐王世子也顯得太無能了些。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香港赛马比赛排位表 快乐十分钟彩票 顶级的官方网站 澳洲幸运8开奖数结果 新彊时时彩三星走势图500期 白小姐开奖结今晚一 极速时时登录网站 雪缘足球比分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9-11 香港马会全年资枓2019 上海时时开奖记录 扑克做记号什么最好是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app 最新时时技巧大全 全国小姐数据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