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908章 英雄本色

    李道宗忽略了一個關鍵。

    這個忽略,使得蕭關變的岌岌可危。

    他只道羅嗣業以兩萬軍從定襄殺到靈武,再攻略隴右,宣武精銳肯定傷亡不小,能剩下兩萬都不錯,現在弄出四五十萬人,明顯就是集結烏合。

    但他沒有料到,嗣業的幾十萬烏合之中,真正能戰的其實不算少。可以說,隨著羅成在北方擊敗突厥頡利可汗,李淵又在定襄損失十萬兵馬,丟失河套和隴右后,河隴之地的地方豪強也罷,藩人部落也罷,都對李唐不看好了,他們都想著痛打落水狗,然后以此為投名狀,在新朝那里也爭一個位置。

    更何況,嗣業也是員經驗豐富的老將,他簡單的整編后,效果還是不錯的。此時以精銳府兵打頭陣,這好鋼用在了刀刃之上,這把四十米長的大刀,依然鋒利無比。

    相比之下。

    蕭關上的守軍,既不是李淵當初從江都帶回來的驍果精銳,也不是后來在關中招募的關隴子弟,也不是擊敗薛家后招降的隴右悍兵,眼下的蕭關守兵,只是一群附近緊急征召起來的壯丁。

    鎧甲缺少,武器不精,更別說缺少訓練,優秀的軍官也不足。

    雖然此前嗣業試探性的進攻蕭關時,李道宗守住了蕭關,但那不過是嗣業沒有真心強攻,他轉而去攻略隴右。

    如今再回頭,又是含怒出手,可就不是李道祖還能僥幸的了。

    其實李道宗也向長安請援無數次,奈何現在李淵已經拿不出兵馬來增援蕭關了。

    李淵如今只剩下了一個關中,之前歸附的巴蜀之地,如今漢中地區被秦軍攻占,蜀中雖名義上還是大唐的,但已經被隔斷在外,錢糧兵馬都無法過來。

    武關早失守,秦軍直逼藍田關下。

    散關下也早有秦軍封堵,更別說蒲坂和潼關外也有秦軍。

    在這種情況下,哪里都需要援兵,關中剩下的這十萬人馬,哪里都動不了。李淵也只能給李道宗送來了許多空白的官職告身,讓他想辦法招募兵員。

    李道宗又能有什么辦法。

    他最后也只能找來附近幾州的士族豪強們,然后把這些告身授給他們,再讓他們去招募兵馬。

    他授一個地方豪強子為軍將,然后讓他去想辦法招募數名團偏將,團偏將通過自己的人脈關系去招幾個營校尉。

    營校尉再自己去招隊頭。

    隊頭再回鄉招五個火長,火長再每人拉九個人過來。

    通過這種層層分包一樣的方式,李道宗倒是在短時間內,讓蕭關有了兩萬多人馬。

    蕭關下轄兩軍,但基本上都是步兵,還九成以上是新兵。

    雖說這些兵都是同鄉親族,比較團結,但再團結,也是新兵啊,裝備不足,訓練不足,軍官們的經驗能力也不足,如何打仗?

    蕭關城下。

    嗣業脫去上衣,精赤上身,親自站在帥旗之下擂鼓助威。

    鼓聲動地,殺聲震天。

    段志玄更是把自己的將旗直接推進到了蕭關城下二百步之距。

    秦軍的打法極其簡單,利用數量優勢,尤其是弓弩的優勢,以弓弩對著城上集群覆蓋。

    然后掩護著更精銳的宣武先登步卒云梯攻關。

    幾乎沒有什么戰術部署,就是欺負關上兵少,欺負關上新兵。

    “放箭,放箭!”

    李道宗臉上被一支流矢射穿,從左臉進右臉出,可他都硬是不肯下城。

    “郡王,你的傷!”

    “找軍醫來!”李道宗忍痛道。

    一中軍醫背著藥箱膽戰心驚的在幾名唐軍的盾牌掩護下過來。

    “給我拔箭。”

    那軍醫看了下,“大王,這里太混亂也太危險,請大王下城拔箭療傷。”

    “就在這拔!”

    李道宗看著岌岌可危的關城,咬牙道。

    那軍醫搖頭,這樣混亂的戰場關城上,他如何動的了手。

    “大王,箭傷雖不算特別嚴重,但也并不易處理,還請大王下城。”

    李道宗拔劍,直接一劍砍了這軍醫。

    “再換一個軍醫。”

    又一名軍醫叫來,那人嚇的更是手腳顫抖,完全無法在這里操作,結果李道宗又一劍把他砍了。

    “再換一個!”

    第三個軍醫看著前兩個同伴的尸道還在地上,只得咬牙為他取箭。他手腳抖的厲害,弄的李道宗滿臉滿身都是血,可李道宗卻是哼都沒哼一聲,甚至還不斷的指揮調度防守。

    等箭取完,那軍醫也癱倒在地了。

    李道宗顧不得身上的血,繼續上前指揮。

    可是放眼四顧,守軍已經很稀落。

    “大王,顧安跑了。”

    顧安是李道宗任命的兩個軍將之一,是平涼大族顧氏的嫡子,以前曾任過隋朝的鷹揚校尉。

    想不到此人平時胸脯拍的響,話說的響亮,關鍵時候居然拉稀逃跑。

    顧安一跑,他招募的那些團偏將也跑了,下面的士兵也跟著一哄而散。

    這幾乎是雪上加霜。

    “趕緊把那邊的防御補上!”李道宗怒吼。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顧安的人一撤,那段關城空虛,下面的秦軍先登勇士立即攀著梯子躍了上城頭。

    等李道宗親自提劍趕到時,已經有上百秦軍勇士登上了城頭,一面赤紅的秦字戰旗也插上了城頭。

    那些躍上關城的秦軍,他們身著鐵甲,一手盾一手刀,三三五五的集結一起,猶如一塊塊的魚鱗一樣,死死的守著身后的云梯。

    更多的秦軍還在源源不斷的登上城頭。

    李道宗雖拼命沖殺過來,但依然無法將他們趕下城頭。

    一支弩隊也登上城頭,他們躍上城頭,迅速集結,然后一排排的弩釘掃射過去,前面便清出一大塊空地。

    李道宗高舉著劍,結果一排弩過來。

    “大王小心!”

    數名親兵撲上前為他擋箭,更多的箭射來,李道宗依然被射倒在地。

    “射殺李道宗了!”

    秦軍弩手們興奮高呼。

    這一聲呼叫,讓后面的秦軍齊齊歡呼。

    而遠處的唐軍聽到這聲音,幾乎是雪崩一邊的潰散。

    將無戰心,兵無士氣。

    顧安的臨陣逃跑,還僅只是讓一段關城危及,但李道宗的倒下,卻讓剩下的守軍們再也無力堅持了。

    如雪崩一般,兵敗如山倒。

    兩萬余唐軍守衛的關中西北門戶蕭關,連一天都沒有守住,便被羅嗣業攻破!

    顧安親自打開了蕭關北門,引無數秦軍潮水般的涌入!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广西快乐双开奖结果今天 乒乓球围栏 内蒙古时时昨天 陕西快乐十分打号技巧 中国云南省快乐十分 哪里买云南时时 白小姐传密二十三期 江西体彩多乐彩走势图 99909990开奖现场直播 平码公式破解 意甲女海边大尺度 北京时时计划重庆 天津福彩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辽宁福彩快乐十二技巧 内蒙古时时单3510 玩牛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