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921章 武川一司馬

    “看看你,像什么樣子,你當這是哪里,你當自己是誰?以為這里是菜市場,覺得你還是那個打鐵匠?”

    皇帝的質問,讓尉遲恭清醒過來。

    他瞧瞧四周,低下愧疚的頭,知道自己一時沖動,惹禍了。

    羅成沒有急著走到自己的御座前,他就站在大殿中央,手指著尉遲恭的鼻子罵他,“北方才剛平定,天下還未一統,你們這些武將就開始飛揚跋扈起來了?朕前幾天還在與宰相們商議實封之事,可是看看現在的樣子,一群公侯,居然在宮廷酒宴上群毆!”

    “陛下,臣錯了。”

    尉遲恭后悔莫及,單膝下跪請罪。

    “你確實錯了,而且錯的有些離譜。必須給予嚴懲,方能讓你警醒。溫待詔,馬上草詔,尉遲恭降爵為馬邑郡開國公,食邑削減為八百戶真封,貶官為西平郡郡尉,降為從五品下游擊將軍散階,三日后出京赴任。”

    如此重的貶降,尉遲恭卻不敢吭一聲。

    他跟皇帝也有段時間,知道皇帝有時越是發作的快,發作的急,反而是越沒真往心里去。

    從三品武將貶為從五品下的散階,再到四品的郡尉實職,從中央朝廷一下子貶到了青海湖邊,這個力度不可謂不大。

    但剛才皇帝罵的這么重,現在的這個處置其實還是留了余地的,起碼去西平郡任郡尉,這還是個實權差事。畢竟如今統一北方后,朝廷開始休養生息,雖說不至于就搞偃武修文,但也確實重新調整文武軍政。

    道一級不但有三司六使,郡一級也是太守主民政郡尉負責軍事兵馬,文武分治。

    沒貶他去地方任個長史或司馬,確實是留了余地了。

    “臣尉遲恭奉詔,謝恩!”

    “退下吧!”

    尉遲恭沒臉再留下參與宴會,告退,皇帝準許。

    李密有些鼻青臉仲的站在一邊,看著皇帝心腹打手的尉遲恭都罰的這么重,自知今天自己也難好。

    “陛下,臣請罪。”

    羅成瞧了李密一眼,“自知有罪就好,朕待你不薄,也希望你能明白。現免去你的太常卿一職,再降爵為受命侯!”

    原本是蒲山郡公,這個爵位還是他們李家的家族爵,現在一下子貶成了受命侯,這爵號就擺明了有含義的。

    可李密還不能有什么不高興,不得上前謝恩。

    “與你保留五百戶真封食邑,在家好好讀書反省吧。”

    羅成過去看了看李道宗的眼睛,“御醫!”

    御醫上來瞧過,說受傷不輕,不過及時醫治的話能保住眼睛,只是以后肯定視力受損,而且將來估計也受不得風。

    “李道宗,朕授你為帶方郡司馬,待中秋后,你便去安東帶方郡徐世績那里任職做事吧,安心做事,莫辜負朝廷和朕的一片期望。”

    李道宗今天也是無妄之災,被差點打瞎一只眼睛,結果還要被貶去朝鮮當個司馬,甚至皇帝連做態給個爵位安撫下都沒有。

    至于李世民,羅成只是瞧了他一眼,然后哼了一聲就算了。

    李世民被這一聲冷哼激怒了。

    “這不公平!”

    羅成扭頭,“什么叫公平?”

    “尉遲恭囂張跋扈,毆打官員,卻只是不痛不癢的貶官。李道宗平白無故,卻要被流放到朝鮮去,豈是公平?”

    羅成想了想。

    “朕此前已經準備在原北魏六鎮基礎上,在陰山、燕山以北,設立沃野郡、懷朔郡、武川郡、撫冥郡、柔玄郡、懷荒郡以及御夷郡。此七郡守御北疆邊塞,正需猛將能臣,李世民,朕削去你爵位,貶你為武川郡司馬,前往北地戍邊守疆。”

    李世民冷眼瞧著皇帝,“你就不怕我去了武川后造反?或者直接叛投突厥或鐵勒人?”

    從云中向北出塞之路,東邊一道自晉陽經云中、懷荒至大漠。西邊一道自云中經沃野、燕山至大漠。

    中間一道則有武川,在陰山道上。

    古人都稱陰山以北皆戈壁大漠,戈壁東西數千里,南北亦千里,無水草,不可駐牧。

    得陰山,乘高而望,蹤跡皆見,故此六鎮為要地。

    北魏認為,朔州是白道的要沖,此處不全,則并肆危殆,武川成為朔州北面的屏障,沃野處于河套平原,是北魏重要的牧場,因此六鎮對北魏極為重要。

    如今大秦雖北破突厥,把陰山以南之地皆收歸直轄,但羅成依然認為,必須把防線推到陰山以北,因此與宰相們商議許久后,決定不修長城,而是在陰山北到燕山北這一北境線上,設立七個郡。

    然后修建城池堡壘,建立朝廷的牧場,屯田放牧并舉,駐軍移民,守疆拓土。

    直接把邊疆城堡修在大漠之南,使漠北的草原諸部越過漫漫黃沙的大漠后,無立足之點,無法威脅到北疆。

    云中、河套這些能夠適應農耕的地區,將成為不受侵襲的穩定農業區。

    為了顯示重示,所以羅成破格將新設立的這幾地立為郡。

    李世民的祖上,就曾經是武川鎮的軍人,后來他曾祖李虎才能成為關隴集團的一員,成為西魏八柱國。如今皇帝羅成,卻又讓他去新設的武川郡任司馬。

    羅成笑笑。

    “我既然敢讓你去,就不擔心這些。當然,若是你真的想不開,做了這些蠢事,那對我來說也不會有什么麻煩,麻煩的只是你。”

    歸命侯王世充和違命侯竇建德座位相鄰,不過兩人從頭到尾只是喝著酒看著戲,卻沒有插一腳的意思。

    本來是崇禮侯的竇建德就因沒及時歸附,最終兵敗投降后封了個違命侯,好在最后一心抵抗秦軍的是曹寶,所以歸降后倒還能留個富貴。

    竇建德對于什么帶方郡司馬、西平郡郡尉、武川郡司馬這些毫不在意,他很清楚,雖然他降了秦,但他與李密、王世充他們一樣,這輩子都難得到秦皇羅成真正的信任,更不可能授他們什么實職要職。

    能在長安領一閑職,安安穩穩的過完下半生,就不錯了。

    王世充見李世民這般頂撞皇帝都能無事,不由的一聲長嘆,“李淵也真是想不通,若是歸秦,怎也不失一個順命侯之爵啊。”

    竇建德卻沒理會他,只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酒入喉,滿是苦澀。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老彩票网站平台 北京快3走势图一定 北京赛车pk走势 广东今晚买马开奖结果 黑杰克玩法 福建快三走势图福 广东时时时间 pk10一期五码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提取软件 墨西哥篮球比分直播 福建快3走势图 重庆时时破译 香港特供资料站生肖玄机 广西福彩快三现场开奖 新疆时时走势图开奖及时更新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