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936章 羅秦單李、閻崔鄭周

    高士廉在偏殿等了許久。

    他本以為很快能受到召見,結果這一等就是一個多時辰。眼看著午餐時間都到了,皇帝還沒有結束與無忌的召見。

    一位宦官進來,提著一個食盒。

    “高郎中,陛下還沒有結束與長孫府尹的召對,特命某前來送餐,請高郎中在此先用午餐,稍后陛下召見高郎中。”

    餐盒打開,內侍取出了四菜一湯來。

    菜式簡單又很精致,每個菜份量不多,兩葷兩素再加一個湯,聞的香氣撲人。在這里坐了一個多時辰,雖說有火烤著,但也確實是餓了。

    大秦的官員們,都有工作餐。

    大家早上吃了飯到衙門上班,午間就在衙門吃飯,餐錢由衙門出。餐后休息一會便繼續上班,然后到黃昏時散衙下班回家。

    一般情況下,官員都是不住衙門的。

    當然,若是有單身的官吏,衙門也會安排宿舍給他們,有的是直接在衙門后院安排房間,有的是另行租住。

    宰相們每天下朝后,上午也是在宮里的門下省政事堂當值處理公務,他們每天的午餐,都是皇帝讓御廚烹飪,特賜在政事堂廊下用餐,等級規格就要高的多,足有八個菜,且十分精致豐富。

    這是宰相們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有時臣子們奉召入宮面奏,若得皇帝特旨,也可以到政事堂廊下用餐,但一般非三品以上重臣,是不好意思去的,一般都會推辭不受。

    當然,也有如現在高士廉一樣,皇帝讓人給他送一份過來。

    對許多官員來說,其實更愿意吃送餐,畢竟級別若低了,跟宰相們共餐,是壓力很大的事情。

    燒鹿尾、炒牛肉,然后是韭菜炒雞蛋,再加一個清炒菘菜,然后一個紫菜湯,高士廉吃的很滿足。

    鹿尾牛肉可都是好東西,一般人可吃不到。就算是官員,也不是隨時都能吃到牛肉的。

    飯吃好,又坐了會,才終于有內侍過來傳喚。

    “長孫府尹已經結束奏對了嗎?”

    高士廉問引路的侍者。

    那名年輕的內侍宦官只是點了點頭而已,并沒有與他搭話的意思。高士廉見狀,不敢再問,生怕犯個勾結內官、窺探禁中之罪。

    見了皇帝,發現皇帝還在吃飯,一邊吃飯卻還一邊在看著奏章。

    “臣禮部司郎中高士廉拜見吾皇!”

    羅成抬起頭來,“讓你久等了,賜坐。”

    內侍取來一個蒲團,高士廉只著襪子跪坐其上。

    “朕正在看你編的氏族志,一百卷,這么短時間里,你們編好了一百卷的氏族志,很用心啊。”

    羅成先是稱贊了高士廉他們的辛苦,可接著話鋒一轉。

    “但是朕看到氏族志中收錄二百九十三姓,一千六百五十一家,卻是以博陵崔氏第二房的崔民干為第一等,朕有些意外,很是意外啊。想山東士族,五姓七家為首,在北朝之時確實曾冠蓋一時,然如今世代衰微,全無冠蓋,而靠以婚姻得財,不解為何卿等獨重之?”

    高士廉聽到皇帝這話,大為驚訝。

    他奉命修氏族志,以自己的理解當然就是要為貴族門閥們修定譜序,畢竟自魏晉起,門第制度興起,特別是九品中正制后,士人入仕,國家取士,那都是要以門第為依據的。因此士族最重譜序,但各家發展久遠,不免譜序浩繁,因此往往有許多人便冒充世家等等。

    在接到這個任務后,高士廉等找來了當世最有名的幾位譜牒大家,由這些最權威者疏清整理各大士族郡望的譜系,然后再給他們排定名次。

    最終他們排出的這個大秦王朝士族門閥排行榜的第一名,便是博陵崔氏。博陵崔氏是五姓七家中的一家,在清河崔和滎陽鄭衰弱后,其家族便漸為山東士族之領袖。

    可誰知道,皇帝現在卻對這個排名非常不滿。

    因為這根本不是他的意圖。

    皇帝修氏族志做什么?搞這個排行榜干什么?

    難道是要給那些傲慢的士族捧臭腳?

    當然不是,他是皇帝,他開創了一個新王朝,怎么可能去捧那些老牌士族門閥的臭腳?想當年,皇帝還只是一個山東小吏的時候,就敢硬剛滎陽鄭氏了,現在都當皇帝了,還需要捧他們臭腳嗎?

    捧他們的臭腳,對于大秦皇帝和大秦皇朝來說,又會有什么好處呢?

    皇帝修氏族志的目的,還是穩定。

    穩定什么?當然是要穩定一個新的貴族士族集團出來,以徹底的把舊士族給打壓下去,讓有開國之功的這些新貴族們站上來。

    博陵崔氏的崔民干不過是一個侍郎而已,于大秦開國更沒有什么重要的功勛,他排在榜首,那么大秦這些開國功臣們排哪里去,甚至,大秦皇帝的羅氏家族排哪里?

    皇帝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語氣也越來越重。

    他直接把高士廉他們拼命趕出來的這本氏族志扔到了殿中,“好好反思一下。”

    高思廉沒想到辛苦這么久,不但沒有得到半點表彰,反惹來皇帝的如此不快。

    “還請陛下明示!”

    他原以為修氏族志,就是為各大士族門閥整理譜序,因此自然是把那些歷史久的門閥排在前面,可現在皇帝卻明顯對這個方向不滿意了。

    “不須論數世之前,止取今日官爵高下做等級。”

    皇帝終于直言不誤的告訴了高士廉他修氏族志的本來目的,不是給舊士族們立碑做作,而是要為大秦王朝的功勛之家定地位。

    此時的士族,主要就是四個地域集團,并各有所尚。

    比如說山東士族尚婚婭,江左士族尚人物,關中士族尚冠冕,代北士族尚貴戚。

    可以說,關隴集團其實入隋后就開始解體,在楊家父子兩代的努力打擊下,已經不復西魏北周時的那般強盛,雖然也有楊玄感叛亂反隋,但最終還是被鎮壓。

    楊廣也因為打擊關隴貴族太急,導致幾乎跟關隴貴族同歸于盡。

    而江左與代北士族,到眼下大秦立國,幾乎是已經沒落。

    唯有以崔盧鄭李王為首的這五姓七門代表的山東士族集團,雖經北齊滅國,以及隋末戰亂的接連打擊,勢力衰弱不小,但依然根深蒂固,到了此時,也依然有一定勢力。

    尤其是山東士族因為喜歡搞聯姻,清河崔滎陽鄭都早早與羅成聯姻,因此算是在隋末戰爭中站對了隊伍,眼下依然還保持著他們的社會地位。

    甚至連房玄齡、魏征等宰相,也都爭相與這些山東士族聯姻。

    這種情況,讓皇帝很不爽。

    因為士族的強大,必然會影響到皇家的權威。

    這些士族尤其是掌握著學術,甚至在地方上有很大的經濟勢力,若是不加以控制,便可左右輿論,甚至影響到朝廷以后的取仕,威及到統治根基。

    這是不允許的。

    特意選高士廉帶頭來修這個氏族志,一來因為他是皇帝親戚,是長孫氏的舅舅,屬于外戚,二來高士廉是北齊王族出身,他并不屬于山東士族集團,本以為這位皇家外戚能領會到他的意思,誰知道這氏族志一送上來,結果卻還是捧了山東士族的臭腳。

    “大秦開國立朝,氏族譜系當重新定立,其排序等級的依據,應當是對朝廷建立的功勛。因此,這第一等,自然是大秦皇家羅氏!”

    大秦皇家羅氏,這個才起家三代的家族,根本稱不上氏族,但現在皇帝明確表態,皇家羅氏就要列在第一等,為天下第一姓。

    “臣,領命!”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有天津时时的平台 内蒙古时实时开奖结果 捕鱼假日隐藏 青海快3开奖结 玩极速时时是骗局吗 香港开奖直播 mg电子游戏入口 河北快3走势图表 云南时时走势20选5 百胜9b彩票app 时时开奖号码 竞彩足球推介 河北快3走势图技巧 四川时时平台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5 时时彩个位计划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