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063章 不良脊爛熊出沒

    洛陽,南城。

    寧民坊。

    此坊是新改名為凱旋門的原洛陽正南門定鼎門街西第一坊,東隔凱旋門街與明教坊相鄰,西隔凱旋門街西第二街與從政坊相鄰,北隔建春門街與寬政坊相鄰,南臨郭城南墻,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坊內西面隔著從政坊就是洛陽三市之一的西市,坊內還有水渠通過,可行運船。

    寧民坊內原建有興龍寺,占地很廣,不過在皇帝佛道改革后,洛陽城中所有的佛寺道觀都盡遷出城,興龍寺也就廢棄。

    不過與其它城中寺觀多改為官署倉庫不同,興龍寺卻一直是一處閑人不得靠近的地方,顯得十分的神秘。

    一般人都不知道這處廢寺是作什么的。

    只知道這里常年有兵士把守,遠遠的就不能靠近。

    甚至在洛陽城的輿圖之上,都沒有標記。

    這里,便是大秦重要的情報特務衙門,皇城司。

    皇城司自設立起,便沒在皇城中辦公,皇城里也有皇城司的司衙,但那里卻不是真正的皇城司辦案之地,那里不過是皇城司提督日常坐班之地,真正的司衙,其實是隱藏在這座廢棄的興龍寺中。

    這里靠近城南正門,又近西市,往來方便,地方也寬廣,因此由皇帝欽點做了皇城司的辦案之地。

    “熊已出動。”

    在皇城司提督李憲的面前,站著一位臉上帶疤的漢子,他身穿皂衣,叉手行禮。

    “吐蕃使團剛一入京,熊就出動了,看來情報無誤。”

    “提督,吐蕃下榻之處,有三百吐蕃武士護衛,這些吐蕃使者雖沒有了武器,可力量也不弱,象雄人想要襲擊吐蕃使館,只怕不易。”

    “象雄使團入洛陽時,都經過了登記,他們的隨身武器也全都暫時上繳,不過象雄王也不蠢,他們要動手,還敢在洛陽城動手,就是有全盤的計劃。他們不會公然的以使團護衛去襲擊吐蕃使團。”

    “趙千,你查到了多少?”

    被點名的那名帶疤漢子是河南縣不良帥,統領著洛陽城西半城的不良人。聽著好像很高大上,不過卻是上不得臺面的不入流頂層番役,這些人隸屬在縣尉和法曹之下,相比起普通的衙役,不良人多是本地出身,而且還是有過劣跡的一些原地痞混混無賴等,朝廷招這些人到衙門下辦事,主要是看中他們熟悉街面,了解當地的情況,因此配合辦案能提供很大便利。

    但朝廷雖用這些人,卻又對他們很看不起,甚至朝廷不禁胥吏參加科舉,不禁胥吏點選府兵,可卻偏偏禁不良人參加科舉點選府兵。

    說到底,不良人永遠只是一些編外的幫閑,連捕快都算不上,也沒有什么大的前途。

    當然,能成為公家人,還是多少會有一些權力,以及一些灰色收入的。

    不良帥便是管理這些不良人的,相當于協警隊長,但又有些不同。

    洛陽城與長安城一樣,一城兩縣,長安城是長安和萬年縣,而洛陽城則是洛陽和河南兩縣。

    做為管理數十萬人的兩縣衙,不比尋常郡縣城池,確實情況復雜,因此特有不良人隊伍,協助官府辦差。

    而洛陽做為京城,又不僅僅是有兩縣衙,洛陽和河南縣上面還有個洛陽府衙,洛陽府衙之外,又還有錦衣衛、皇城司以及金吾衛、御史巡院等各個衙門,都有職責參與管理。

    而做為奔走在第一線,對街面情況了解,甚至超過街鋪武侯、巡街金吾衛、守門監門衛的不良人,自然也就得聽命于各方。

    皇城司召河南縣不良帥趙千前來問話,他就馬上得跑過來,交待給他什么任務,他也不敢有半點推脫。

    “從年前到現在,進入洛陽的象雄商隊有十幾支,除此外,入城這么多胡人商隊中,肯定也有象雄人。不過要想一一查清楚,只怕不容易。”

    李憲冷哼一聲,“你還漏說了一點,除了象雄使團中的象雄人,以及其它胡人商隊中的象雄人外,還會有象雄人假冒其它胡人身份進入洛陽,他們可以偽裝成粟特商人,也可以偽裝成高昌商人,還可以偽裝成吐蕃商人,都有可能。”

    “提督高明。”趙千趕緊拍了記馬屁。

    一名檔頭道,“提督,象雄人欲向吐蕃使團動手,究竟意欲何為?難道象雄王李迷夏欲劫奪吐蕃公主?如果是這樣,那他為何不在半路劫持,非要等吐蕃公主入了洛陽才動手呢?”

    “也許,象雄王只是因吐蕃王把他的未婚妻吐蕃公主改送到大秦,于是暗中生怒,欲殺死公主?”

    李憲捏著沒有半點胡須的光溜溜下巴。

    “不管象雄人意圖何在,但現在他們的舉動卻很明顯,他們已經盯上了吐蕃人臨時下榻之所,肯定是沖著吐蕃公主去的。吐蕃公主如今已入長安,陛下將在上元節后派人迎公主入宮,若是讓象雄人劫了公主或殺了公主,那都會是一件大事,到時我大秦與吐蕃的關系可能要出問題,甚至有損我大秦天皇顏面。”

    李憲可不管吐蕃贊普曾經把賽瑪噶公主許給了象雄王李迷夏,總之現在吐蕃公主已經被吐蕃贊普送入洛陽和親,這位公主是吐蕃與大秦宗屬關系的見證,無論如何都不能出事。

    “要不干脆全城搜捕捉拿象雄人!”

    “愚蠢,象雄王李迷夏剛向我大秦朝貢,愿為藩屬,已達成了青海經象雄抵天竺波斯的絲路協定,陛下很看重此事,如果我們現在就到處捉象雄人,這如何向陛下交待?”

    李憲知道,現在錦衣衛肯定也在查這個案子,甚至金吾衛、洛陽府等也在開始偵察此案。

    上次李憲檢舉錦衣衛都督張***的張亮自盡,李守素罷相,可以說讓皇城司名聲大噪,但與此同時,皇城司跟錦衣衛的關系也就徹底的僵了。

    如今錦衣衛由賈潤蒲接掌,雖然這位皇帝的老伙計上任之初就主動的來皇城司拜訪過他,但他很清楚,以后錦衣衛與皇城司的關系都不可能會好了,必將水火不容。

    這次案子,若是皇城司沒辦好,讓錦衣衛辦好了,估計夠他們笑話了。

    “盯著吐蕃使館,最好是想辦法安插點人進去,我要隨時掌握吐蕃公主的形蹤動向。”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北京赛计划人工 赛车代理 3d今日字谜 福彩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秒速赛结果 最准的平特一肖是什么 qq农场捕鱼枪哪个好 pc蛋蛋开奖结果与参考 江西时时在线信息查询 香港开奖琭场直播统果 pk10八码百分百准 十三道怎么玩 安徽快三大小技巧 快乐时时结果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实时预测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