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105章 雷神

    澄清如鏡的江面上,一支船隊正在溯江而上。

    來自中原的劉仁軌看著這江水,不由的感嘆,這江水真漂亮。他出生于中原,見多的是黃河那樣奔騰而又混濁的河流。

    “真是山清水秀啊。”

    旁邊一名斷發紋身的黑瘦漢子卻赤著腳站在旁邊道,“什么山清水秀啊,是窮水惡水而已。”

    “阿發,我覺得這里挺好的。”劉仁軌對這名向導道。

    “等你到了羅竇峒就知道沒這么好了,那里的峒民可是出了名的刁蠻。”

    劉仁軌若有所思,他因為斬殺馮暄,所以得李靖親自請功,被皇帝下詔特升為懷仁校,這是武官階中的正七品上,為八校之第五。武階正八上到從九下,為武騎、屯騎、驍騎、游騎、飛騎、旅騎、云騎、羽騎八尉。

    而八尉之上為八校,正六上到從七下,為建節、奮武、宣惠、綏德、懷仁、守義、奉誠、立信八校。

    得到正七品上的懷仁校后,他也被李靖授為廣東道永熙郡懷德縣新設的懷德營指揮使,統五百營兵。

    懷德縣在永熙郡之南,位于與南面高涼郡邊界,西面是云霧大山,翻過山就是合浦郡的北流。

    處于三郡交界之處的懷德,形勢復雜,尤其是處于未開化的山區,懷德縣也是開辟不久,這里主要是羅竇峒的俚僚。

    阿發是李靖拔給他的一名向導,是永熙懷德人,后往南海郡做事,是個很機靈的人。

    雖然他斷發紋身赤腳,跟這里的俚僚人沒什么區別,可阿發還是十分堅定的表明自己是漢人。

    船只在澄清的江面劃行著,阿發便跟這位新上司介紹起這邊的形勢來,他現在已經轉到懷德營任一名向導,屬于編外人員。

    “像我其實是就是漢人,當年始皇帝平定六國后,派五十萬大軍南下征討百越。百越不敵秦軍,最終被擊敗,一些人臣服,一些人向西南遷移。只是后來不久中原生亂,漢朝建立,嶺南這邊的秦軍則在趙佗的帶領下,建立了南越國,以番禺(廣州)為都城,歷數代君王,一百余年才被漢滅亡。”

    阿發的祖上,正是當年南下的五十萬秦軍一員,他們南下嶺南,擊敗百越,在嶺南扎根立足,秦國滅亡,他們便隨著趙佗建立了南越國,再后來南越國也被漢朝滅國,于是他們又成了漢朝臣民。

    不過因為山高路遠,因此漢朝對于嶺南地區,其實實行的是羈麼制度,不征嶺南民之賦稅,任命地方的豪帥酋長為郡縣長官,地方上每年朝貢點土產,保持對中央朝廷的效忠就好。

    也正因此,嶺南自那時起,基本上就是自治。

    當然,嶺南因為有當年的南下秦軍,再加上漢朝時也有馬援等數次南下平亂,也留下不少漢人,再加上后來歷朝歷代不斷有漢人南下,于是慢慢的在嶺南地區,有了三支族群。

    一支族群就是如阿發他們這樣的,他們祖上是漢人南下,后來扎根嶺南與當地的百越人開始一起生活,甚至是聯姻,慢慢的就形成了一支與中原很不同,但他們依然自認為是中原人。

    另一大族群,就是廣東東部義安一帶,也就是后世的潮汕一帶,這邊的人主要是南遷的河洛人,他們祖上生活在黃河洛水一帶,后來不斷南遷,這些人生活在閩南潮汕一帶,保有自己的習俗傳統,與阿發他們這樣當年南下秦軍后裔又不同。

    可以說河洛人也是漢人一支,但他們又依然與阿發他們這樣的漢越混血不同。

    “要說在嶺南最大的族群當然還是俚僚。”

    “俚僚其實應當算是兩個族群了。”阿發跟劉仁軌道,俚人,一般就是指生活在山間平地上的那些越人,他們祖上是以甌人為主,而僚人是以駱越人為主,總之都是以前百越中的一支。”

    到了如今,俚僚在漢人看來都差不多,但實際上還是有很大區別的。比如俚人,他們主要生活在平地,以峒為單位聚居,峒的本意就是指山間平地。

    而僚音為LAO,他們則主要是居住在山上。

    俚人擅長打漁耕種,而僚人擅長的是打獵,相比來說,俚人跟我們漢人相處的更好的,算是熟蕃了,而僚人更兇蠻。

    在千百年的漢越融合中,阿發他們這些秦軍后人早就成了當地土著,他們與后來歷朝南下的漢人官吏士兵們一起,一點點的擴充在嶺南的勢力范圍,到如今,主要是聚集在南海郡、桂林郡、交趾郡這樣的重要關城和平原地帶,到后來甚至慢慢的產生了諸如寧氏陳氏馮氏這樣的漢人豪帥,經過數代努力,反成為了俚帥。

    在這千百年的漢越融合中,他們也形成了融合性的語言古白話,這種古白話,其實就是當年秦人南下后與百越交流而發明的一種語言,是百越語和古漢語對照發音的一種新語言。

    后來漸漸就成為了嶺南地方上的通用語了。

    這種古白話既有古漢語又有百越語,與如今中原的官話大為一樣,但還是能聽的明白一些的。

    如阿發喊他父親叫老豆,劉仁軌總覺得奇怪,但有些詞語又與漢家官話相似。好在阿發畢竟在南海郡當過幾年南漂,因此如今中原官話也說的還行,哪怕帶著白話口音,劉仁軌畢竟都聽的懂。

    “想不到,原來俚僚居然是兩個族群啊。”

    “是的,俚人習慣用螺為號角,而僚人習慣用銅鼓。俚人擅長捕漁、燒制陶器瓷器,而僚人擅長打獵,冶煉銅器鐵器,僚人部族,幾乎各部都有銅鼓,他們各垌之間又形成一些聯盟,聯盟之長為酋帥,有的酋帥還擁有千斤重的巨大銅鼓,雕繪許多花紋,十分漂亮,他們還崇拜雷神。”

    “那俚人呢?”劉仁軌問。

    “俚人啊,他們崇拜青蛙。”

    “青蛙?”劉仁軌不明白青蛙有什么好崇拜的,你崇拜雷神還正常,畢竟雷電之威嘛,可青蛙哪里厲害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湖北11选五助于 极速时时直播网 赛马会六码开奖最快 安徽时时 暴龙电玩城24小时客服 王者荣耀和lol争议悠米瑶 江苏快三app免费下载 北京赛的规律 黄大仙免费资料2018年 快乐12守号计划表 pk10走势图表 斯诺克直播比分 性感美女 星星消消乐免费版安卓 白小姐期期准开奖结果47 3d二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