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108章 知已知彼

    八爪給了劉仁軌一個面子,當場答應讓諸峒把上次攻破縣城時擄掠的那些漢人奴隸,全都送還給這位指揮使。

    畢竟是斬殺過馮暄的猛人,八爪也不敢一來就逆了他的意。

    劉仁軌也是個講究人,當下表示,要向朝廷舉薦八爪為縣民團團長。當然,民團其實也就是土團,是縣里的民兵大隊長,這只是無品無階的一個流外吏職。劉仁軌做為代縣令,還是有這權力任命的。

    八爪聽說給自己封了個民團團長之職,還很興奮。

    趁著大家高興,于是劉仁軌提出按大秦的制度,道下設郡,郡下設縣,縣下設鄉,鄉下為里,里下為村。因此他提議,羅竇峒這一百多個峒,也應當這樣劃分一下,比較利于縣里管理。

    當然,各鄉的里正、村長還是由諸峒的峒主們擔任,縣里只選派亭長巡檢等幾個吏員下來幫助管理。

    “諸峒劃分界線,各隸鄉里,各守本份,遵守王法。”

    八爪聽了阿發翻譯,明顯是不樂意,他們俚僚人向來是不編戶入籍,不繳納稅賦,也同樣不守王法的,他們用的是他們自己的規矩,朝廷官府,都并不能干涉他們。

    可現在這年輕人,剛要走了他們的奴隸,現在又要給他們劃界分鄉里,還要什么守王法安本份。

    阿發見氣氛有些尷尬,于是連忙幫著打了個圓場。

    “劉校,別急,一步步來。”

    劉仁軌也看的出氣氛不對,當下也就不再提這事。

    又坐了會,便告辭離開。

    八爪等人也都起身相送,雖然最后有些不快,可八爪還是守信的,果然讓人去把之前掠走的幾百縣里人送來。

    “明日縣城便恢復墟市,酋帥等可來趁墟交易。”

    劉仁軌拱手告辭。

    下山時,劉仁軌沉著臉,他來前還是低估了這些僚人的勢力,這哪是什么懷德縣,明明就是羅竇峒蠻的土國。

    以后的日子,估計不會輕松。朝廷的態度是很明顯的,平定了寧氏等的叛亂后,肯定是要進一步編戶齊民的,不可能讓這嶺南的俚僚人土人這么脫籍在外。

    只怕不久后,又將會有戰爭的。

    一想想這懷德的縣城,就相當于是一個漢人村落,或是一個商人交易點,這真要羅竇蠻打過來,如何能守?

    先建好懷德營堡,點齊懷德營五百府兵。

    重回到縣城,之前被擄走的那些人,不由的哭泣,紛紛再次向劉仁軌拜謝,有些人甚至跪謝。

    “無須如何,你們也是朝廷的子民,又皆是漢家子弟,我與你們皆為同族同胞,如今我又是你們的官長,自然得解救你們。這一切,都是朝廷之恩,是陛下之恩,你們當記住。”

    說完,劉仁軌當眾提出要點選府兵,并宣布了條件。

    沒想到報名者踴躍。

    “阿發,懷德縣就這么一處漢民定居點嗎?”

    “不止,除了縣城這幾百戶人,還有三處漢民屯墾村子,也多是一二百戶人。”

    劉仁軌這次只帶來一百多個兵,因此他還需要在當地點選三百來人。來前,李靖特意召他談過,說起點選府兵要慎重挑選,一定要符合皇帝所定的規矩。

    府兵寧缺勿濫,不能混進那些罪犯賊囚,地痞流氓,藩人俚僚進來,得保證是良家子弟。

    還沒有軍營,于是劉仁軌直接先把府兵帶進那大村子一樣的縣城,然后直接占用了原縣衙等公廨倉庫等,又把屬于原馮氏家族的房屋商鋪等充公。

    進了縣衙,派人查看了下衙門倉庫等,發現到處空蕩蕩的,干凈的老鼠都沒一只。

    一切得重新開始。

    “劉校,報名的人很多,我們嚴格按陛下的要求篩選后,得到一百一十多人,都是年歲在二十一至三十歲之間的青壯,且都是良家子,良籍子弟,無犯罪記錄,非不良人。”

    “很好,通知他們,明日我親自考選,只要身體本事能再通過,他們就是朝廷的府兵了,每人都能分到一百畝軍田。不過他們得交一筆錢,用于軍府為他們統一訂購武器裝備。”

    每個府兵都得自備裝備,自備的是個人裝備,但這個自備不是自己去購買打造,而是要按照各自的兵種所需,統一上報,然后由軍府為他們統一訂制制式的裝備。

    不論是橫刀還是弓箭都是如此,要不然,那武器就會五花八門亂了套,甚至沒有了標準。

    這初次置裝的錢并不少,對于普通人來說會是很大的負擔,因此點選府兵首選家殷,然后丁多,再次強健者。

    剛剛劉仁軌查看了一番,發現之前的縣里,雖然真正的戶籍人口才那么幾百戶,但是馮氏家族和縣衙占有的田地卻不少,如今這些田地自然都是要入官歸公,正好用來授給府兵軍田。

    每名府兵百畝軍田,另外軍官還另給職田,將來若立功受勛,還要發給勛田。

    五百府兵,軍田起始就要五萬畝,好在這邊雖算山區,可田卻不少,主要還是人比較少。

    “等軍府建立后,還當推行軍屯,府兵訓練之余,也為軍府墾荒屯種一些田地,為營中之用。”

    這也是各地府兵,尤其是邊地府兵普遍實行的政策。

    “這幾天抓緊時間跑一下其它幾個村子,爭取盡快把五百府兵招齊,若是不夠,就去其它郡縣招募,只要肯應募,我們一樣在這里給他們百畝軍田,甚至還可以給外郡縣應募的府兵一筆額外的安家費用。當然,條件是硬標準,絕不能更改。”

    阿發則帶著一群土人,在帶領人清理縣城市場,準備恢復市場商鋪,重新對俚僚人開放市場交易。

    “阿發,阿發!”劉仁軌大聲喊叫。

    阿發一頭汗水的跑來。

    劉仁軌看了眼他,“阿發,你現在也是我大秦朝廷地方官府的吏員了,以后還是把頭發蓄起,平時也不要總打赤腳光背的,有損大秦官府形像嘛。”

    “劉校教訓的是,小的回頭就改。”

    “阿發啊,你趕緊再跑一趟高涼郡,去海邊的吳川港,你拿我的信去,趕緊加運一批鹽過來。”

    僚人都是不服王化者,現在劉仁軌也沒辦法強逼他們歸化,思來想去,在懷德營堡筑成之前,在懷德營五百府兵訓練有成之前,他不宜亂動。

    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想來只有把縣里的市場先給恢復,甚至要搞的有聲有色,用鹽等商品,吸引山上的僚人前來交易。

    他在羽林宮受訓的時候就聽皇帝教導過,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如果只是井水不犯河水,那么他永遠是兩眼一摸黑,真打起來,會很難。

    不如趁現在關系還好,通過縣里的市場,與這些僚人多接觸接觸,多了解一些。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快乐12大师app 北京pk10另类玩法 快乐时时 四川快乐12任五遗漏表 幸运农场走势图 吉林时时开奖结果 淘宝周六10点开奖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江西新时时分位走势 心水六肖中特论坛 十一选五几分钟一期 重庆时时开奖技巧 福建即乐彩11选5 刘伯温三肖中特资料 时时彩缩水工具app 河北时时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