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123章 豐歲屯

    “集合!”

    “喂馬飲水,領取裝備,準備出營作戰!”

    席君買走出大廳,站在廳門口大聲吼道,這幾聲如龍吟虎嘯,全營震動。守營的,訓練的,營中一百二十名侍官聞聲,紛紛停下手中事情,全都趕到廳前校場集合。

    “豐歲屯已升起五股烽煙,十萬緊急,等不及其它兄弟們回來集合了,我們現在就走!”

    席君買一揮手,一百二十人全都涌去甲仗庫。

    一切都有制度,一切也皆有預案。

    天安營的府兵們有條不紊,眼下已經是戰時,奉令出戰,那便按戰時出戰的條例方案,領取相應的裝備。

    豐歲屯離天安城約有八十里,在車嶺山下,是一座約五百人的屯莊,隸屬于帶方郡天安縣下,豐歲屯也是豐歲鄉的鄉亭所在。

    這樣大的一個屯子,本身就有治安隊和聯防隊,更別說屯里也有民兵,可都馬上就升起了五股烽煙,可知多么緊急。

    領取武器,備好鞍馬,帶好干糧涼水。

    一百二十人再次集結于廳前校場,席君買也已經換上了一套锃亮的明光鎧,兩塊大圓護閃閃發亮,他目光掃過一眾士兵們,“報數!”

    “一二三四······”

    身披鎧甲的都頭王伯當大步上前,“天安營第一都百人,皆到齊。”

    王君廓身披甲,手捧盔上前,“天安營直屬衛隊二十人,到齊!”

    “好,上馬!”

    席君買把鳳翅盔扣在腦袋上,提著自己的馬槊大步走到坐騎前,翻身上馬,帶頭出營。

    營中,柴紹看著一百二十騎奔騰而出,留下股股煙塵,只能無奈苦笑,他扭頭四顧,發現營里只剩下了幾個做雜役的老蒼頭,還有十來個侍從少年們。

    “但愿他們能都活著回來!”

    八十里路,騎馬奔馳并不算遠。

    一個多時辰,一行就已經趕到了豐歲堡附近。

    “下馬,休息一刻鐘,喂好馬匹。”

    王君廓冷聲下令。

    一百二十名府兵并不都是騎兵,事實上多數都是步兵,只有王君廓率領的那二十騎才是輕騎兵。

    士兵下馬,給馬喂點豆餅飲點水,自己也補充點干糧。

    吃完,重新整理裝備。

    弓上弦,刀出鞘,盔甲也全都披戴好。

    “我去前面打探下。”王君廓走到席君買身邊道。

    “用不著長史親去。”

    “沒事。”王君廓冷冷的回了兩個字,便轉身去了。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席君買有些出神。

    “都將,咱們能相信他嗎,萬一他投敵怎么辦?”一名軍官小聲的問席君買。

    “這倒不至于,我相信他不會在戰場上出賣自己的同袍。”

    “可是他曾經謀反過。”

    “那不一樣,我看的出來。”

    大家席地而坐,抓緊時間休息。

    約么兩刻鐘后,王君廓帶著幾人騎馬回來了。

    “豐歲屯還沒失守,但圍攻的賊人很多,有上千。”

    說著,他從馬上拎下一人,“抓了個舌頭。”

    席君買審問,那人開始不肯說。

    他二話不說拿刀就削掉了個一根指頭,“現在肯說嗎?”

    那人還是搖頭。

    于是這次他不削他指頭了,他削了個簽子,然后刺進了他的指甲中,那人痛的嘰里哇啦的大叫。

    “說!”

    “不說,那再試試爺的手藝。”

    “說不說?”

    “你說不說?”

    那人死去活來,最后紅著眼睛用生硬的漢話吼道,“你···說···什么?”

    “什么意思?”席君買很生氣。

    王君廓在一邊看不下去了,“都將,我覺得這人一來不太會說漢話,二來,他剛才的意思可能是說你究竟要問什么,你什么也不問,他哪知道說什么?”

    席君買懵了下,覺得腦瓜子翁翁的響,怎么犯了這么個低級錯誤了,只是一個勁的讓他說說說,自己好像確實都什么也沒問啊。

    “呵呵,長史你聽懂他剛才的鬼叫了?”

    “百濟話。”

    “還是你來問吧。”

    王君廓既沒削手指,也沒插簽子,他很好言好語的問話,還給那人包扎,結果那家伙真的一五一十,問什么就答什么。

    最后,王君廓點了點頭。

    “好了,我已經知道了,謝了。”說完,拔刀出鞘,一刀砍下了那人首級。

    “他不是都說了,怎么還殺了?”

    “剛才我答應他,他若是老實交待,我給他一個痛快。現在,他回答了我的問題,所以我也信守承諾給他個痛快。”

    席君買無言。

    “怎么樣?”

    “圍攻豐歲屯的是兩伙人,一伙是高句麗余孽,當初從這邊逃過去的高句麗逃民,如今反攻倒算來了,另一伙是百濟叛軍。高句麗余孽約千人,百濟叛軍只有二百人。”

    審出來的消息很有用,高句麗余孽雖多,但他們以前并不是軍人,這次過來,勿勿征集,裝備訓練都不足,而那二百百濟叛軍,之前也一樣并不是百濟軍,也是剛拉的壯丁。

    百濟將軍薛武其實也是個二代,本身是沒什么本事的,而高句麗人高延儒雖是高句麗王室子弟,但一樣也沒什么本事,兩人帶著一萬人馬過來打前鋒,其實就是來搶劫的。

    兩人還意見不一,最后決定分兵四掠。

    這與百濟王扶余隆交給他們的任務背道而也,扶余隆是讓他們打前鋒,出其不意,趁其不備,要打秦軍一個措手不及,越過車嶺山脈,一直殺到漢城去,在秦軍各地駐扎府兵集結前,就先把漢城突襲奪取。這樣占據漢城這座帶方郡城后,秦軍想守住帶方郡就能了,后續的百濟和高句麗軍一到,自然就能趁勢奪取漢江以南地區,甚至直取整個漢江平原。

    再次上馬。

    席君馬和一百二十名天安營府兵更加士氣高漲,原來面前只是一群烏合而已。

    一百二十騎如旋風般沖出,直奔豐歲屯而去。

    豐歲屯中,豐歲亭長正帶著屯中青壯民兵們死守屯子,屯墻并不高,只是木柵圍成,柵外一條小溪繞屯,這并不好防御。

    好在大家眾志成城,團結一心。

    不但青壯們舉著木盾木槍在前面抵抗,就是老人婦女們也在后面投木棍削成的投槍助陣,連一些少年,也都在那里扔石頭幫忙。

    不過面對著千多的賊軍,還是很驚惶的,因此早早就燃起了五堆烽煙求救。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梭哈哪里下载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咋玩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吉林时时骗 指数竞彩足球数据 二分彩开奖号 上海快3助手下载 抓码新法 单机梭哈apk 北京快3计划软件 3分时时计划在线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任三 三地开奖结果号码 江苏时时代理 免费百人牛牛下载 广西快乐双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