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236章 大使館

    雪域高原之上,改革如火如荼。

    吐蕃武士四出,飛奔各地,清量田地,宣布為王國,然后讓百姓再承租。同時又清點戶籍人口,清點牛羊馬匹牲畜。

    一開始吐蕃農牧民還不大清楚是怎么回事,可等清點完后,沒多久就有人下來征稅了。

    農田產出十稅一,牧民更是得較四稅一的牛腿稅,當他們交完這筆稅后,如果要把地里產的糧食賣出或把自家的牛羊賣出換取其它商品,又得交一筆交易稅,又是十稅一。

    許多原本居于山上的吐蕃人,更是被強令驅趕到山下,讓他們在河谷里修建城池堡壘,建立市集。

    牧民們眼睜睜看著那些強橫的貴族武士,四頭牛就要牽走一頭,四只羊也要抓只一只。而就算是在北部牧區之外,山區河谷的吐蕃人也被下令,要每戶領養牲畜,奉養國王。

    每戶屬民規定要飼養馬一匹,犏牛一頭、乳牛一頭、黃牛一頭,夏季割青草,曬成干草上交。

    而按規定養的這些一馬三牛,又得按規定交四分之一的牛腿稅,一樣不能少。

    過去也要供養貴族王室,可也沒這么重。

    更別說贊普還下令擴軍,原本六十一個東岱,總共六萬余人,現在要擴充到十二萬,意思是一個東岱實際上為兩千人,分為左右千戶。

    吐蕃百姓敢怒又不敢言,向來被壓迫慣了,也不敢反抗。

    尤其是那些苯教的法師,總要他們忍耐。

    最可怕之處在于,這些勸他們忍耐的苯教,也不都是好人。因為贊普的新法令里,還有一條,就是每七戶就得供養一僧。

    這個僧主要是苯教僧,也有新從中原來的漢傳佛教僧以及漢傳道教道士,七戶就得供養一僧,這一樣是筆不小的開支。

    邏些北面的白玉羌、彌藥、白狼羌等也都接到了吐蕃贊普派去的使者送來的信,信上面開了長長的單子,要求這些臣服吐蕃的藩屬國,須向吐蕃進貢的錢財物資,數量很大一筆。

    諸藩不滿。

    而在吐蕃內部,這個時候也是暗流涌動。

    六尚七陣,十二階告身,每個貴族都在等著贊普如何安排他們,但越來越多的風聲表明,贊普不論是在邏些朝中,還是五茹地方,都打算重用那些如蘇毗等原來屬國的人,反倒是他們那些世代的舊貴族們,真正得到重用的少。

    不滿的情緒在蔓延,老貴族們開始在暗中串連。

    而六論與贊普共命,這讓得到消息將授為六論高職的這些大貴族們更認為,這是贊普不懷好意。

    畢竟吐蕃雖有以人殉葬的習俗,但主要是以奴隸殉葬,這些大貴族哪個愿意為贊普自殺殉葬呢。

    “彌藥說暫時還無法籌集到那么多貢賦,暫時只送來這么多。”

    “才一成,彌藥是打發叫花子嗎?”囊日論贊看著呈上的單子,大為不滿。

    “白蘭羌呢?”

    “白蘭羌直接拒絕貢賦,說我們要的太多,他們不可能拿的出這么多。”

    “反了他們!”

    囊日論贊氣的就要發兵打白蘭羌,結果東贊馬上勸阻,“贊普,我們還沒準備好,而且現在白蘭羌與秦國眉來眼去,若是我們強攻,他們只怕立馬就投向秦國了。況且,之前已經議定,要先增兵擴軍,收集存儲物資,打造軍械,然后出兵西向滅了象雄,以決后顧之憂,然后才可以出兵北上,討伐諸羌啊。”

    ········

    邏些城一角,一座很大院落,大門前樹立著一桿高高的紅色秦旗。

    門前,六名身披明光甲的秦軍肅立站崗,這是大秦駐吐蕃的大使館,因與吐蕃結束戰事,吐蕃又和親公主,稱臣藩屬,故此現在朝廷在吐蕃常駐使臣,以聯絡吐蕃,同時,也是監視吐蕃朝廷動向,暗中收集吐蕃情報之意。

    使館里除了有常駐的大使外,還有二十余人的使團官吏,另有二百名秦軍護衛。

    “吐蕃人這是在作死啊!”

    駐吐蕃大使、禮部員外郎楊溫笑著道。

    屬員王安國在旁邊泡著茶,“那噶爾東贊年紀輕輕,到中原走了兩趟,還真就以為學到了我大秦治國的真髓了,豈不知,不過是邯鄲學步而已。”

    “是啊,畫虎不成反類貓,你看現在吐蕃這樣搞,遲早就得出大事。”

    “出事才好啊,吐蕃不亂一亂,以為些人的野心,遲早是我大秦之患啊。”

    于是大家一起哄笑。

    “報,大使,剛才我去采買,回來后發現車上居然有一封不知誰悄悄投進的書信,屬下不敢私啟,呈交大使。”

    楊溫接過信,發現信封上寫著呈楊公親啟五個字。

    “暗中投書,有意思。”

    楊溫打開,看完之后,臉上露出了越發古怪的笑意。

    “大使?”

    楊溫笑笑,“剛剛還說吐蕃必生變亂,你們看看這是什么?”

    “什么?”

    “有位吐蕃貴人,想尋求庇護。”

    “尋到我們這來了?”

    “嗯。”

    “犯事了,想逃去中原?”

    “非也,他是想犯事,但是希望能得到我大秦的相助。”

    使館里的人全是大秦人,外面的護衛,館里的仆役,全是中原帶來的,一個外人也沒,所以大家倒也比較放心的可以在這屋中商議。

    “嘿,這些家伙膽子可真夠大的。”

    “那也是被逼到沒辦法了,你看那噶爾東贊小子,居然弄出來一個六論與贊普共命的缺德主意來,你說誰還愿意當這六論啊。”

    “可囊日論贊還挺年輕的啊,就算共命也并不就虧啊,畢竟六論可是相當于我朝之府院宰輔啊。”

    “那能一樣,囊日論贊年輕,可終會死,這些大貴族是不愿意給他自殺殉葬的,在他們眼里,殉葬,那是奴隸。這些跟悉勃野家族一樣悠久的舊貴族,能夠上資格當六大論,那都是一等一的大貴族的族長啊。”

    楊溫搖搖頭,改革是好事,可噶爾東贊還是太年輕,而囊日論贊也是太急了,就如他的那個叔父楊廣一樣,硬生生的把大隋帝國給改沒了。要不然,他也不會如今只是派駐這雪域的一個員外郎了。

    想他觀王楊雄之子,初仕朝廷,便授為吏部侍郎,封成安郡公,還曾出為河南道大使,鎮壓隋末叛亂,江都兵變后隨李淵歸返關中,拜黃門侍郎,封觀國公,再出為涼州總管,撫慰有功,入朝為相,擔任侍中,領左衛大將軍。

    可惜不久后羅嗣業攻破長安,李唐滅亡,他也就再次成了亡國官員。

    看著面前的這封信,楊溫楊恭仁微微一笑,把腦子里的那點舊事拋去。

    “我們得給這些貴人添加火,加些油,讓他們膽子大些,放心去干。”

    “大使,咱們插手其中,太危險。”

    “危險是有的,但這不正是我等出使駐節于此的職責所在嗎?”楊溫反問,這下沒有人再吭聲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新氧app做整形靠谱吗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囹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官网 爱乐彩旧版河北快三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彩票走势图 pk105码手机软件 诺基亚手机游戏 青海快3计划 新疆时时结果四 2018年8112cc九龙心水新 赛车3码稳赢公式 欧美牛牛免费视频 广西快乐10分开奖分 新时时网赚 福彩3d今日解太湖字谜马后炮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