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243章 行刺

    走出宮殿,在宮門處領取了自己的佩刀。

    宮門外遠處道邊,一名高大青年牽馬等候。

    那是一匹上等的河曲馬,比起老家漠北的鐵勒馬好的多。

    踩蹬翻身上馬。

    “將軍,圣人說什么了?”

    “圣人讓我回漠北,說冊封我為汗。”

    那高大年輕人也翻身上了另一匹馬,“太好了。”

    “我并沒有答應,我不想回去。”

    羅克用雙腿一夾馬腹,策馬緩步前行。“我是皇帝義子,憑本事沖鋒陷陣立功得的虎賁將軍和開國侯爵位,為何要回漠北當什么可汗。”

    年輕隨從不解,“將軍,你雖是圣人義子,可也僅是義子,圣人的義子可是有十幾個。圣人還有十幾個親兒子呢,他們才是真正的龍子,將軍不過是義子,更是質子。”

    羅克用卻只是笑了笑,“那又如何,我當然知道我只是義子,從不曾想過其它,義子足矣。”

    “將軍,漠北才是我們的家啊。”

    天空下起細雨,飛飛揚揚,帶著一絲絲的涼意。

    羅克用抬頭,讓雨絲灑在臉上,他喃喃輕語,“家,最牽掛的人在哪里,哪里才是家。漠北已經沒有我牽掛的人了,這才是我的家。”

    “走,出城,去女兒山(熊耳山)。”

    “又去郡主的莊園嗎,這個時候難道不應當去見草原家里來的人嗎?”

    “回來再見。”

    一路出了南城門,兩人便催快馬速,沿洛河急奔。

    兩人跨下馬皆是河曲良馬,訓練良好的戰馬,剪了馬鬃束了馬毛,渾身的毛刷的油亮,跑起來極有節奏。

    羅克用迫切的想見到長沙郡主,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正是最憧憬著愛情的時候。

    一日不見,便如隔三秋。

    山里,雨下的更密了。

    山谷之間,雨霧茫茫。

    突然,羅克用勒住了馬韁。

    戰馬人立而起。

    前面山道上,不知道何時倒下了一棵大樹,攔住了去路。

    羅克用眉頭緊皺,這棵樹倒的有些古怪,不似被風吹倒的。

    “小心些,有古怪。”

    隨從道,“莫不這天子腳下還會有剪徑賊?”

    這里可是洛陽京畿,女兒山里可不是什么蠻荒偏僻之地,這里盡是貴族官員們的別墅莊園,誰有膽子跑到這來打劫?

    羅克用沒下馬,而是警覺的左右觀察。

    “朋友,何不現身?”

    山道兩邊,傳出響動,有人走了出來。

    他們身披蓑衣,頭戴斗笠。

    但羅克用卻沒放松半點警惕,相反還把手伸到了腰間的刀柄上。

    這些人斗笠蓑衣之下,明顯帶著武器,尤其,這些人還是牽著馬出來的。

    “什么人?”

    對方卻始終都沒言語,甚至那摭頭蓋臉的斗笠也沒有稍稍抬起一點。

    一人直接拔刀。

    刀是環首刀,看不出什么。

    “沖過去,不要回頭,去公主莊園。”

    羅克用沒想著回頭,對方明顯是沖著他來的。

    橫刀出鞘,羅克用猛催戰馬前行。

    隨從也拔刀策馬緊隨,兩人幾乎是并駕齊驅向前直沖。

    兩匹高頭大馬,猛撞過來,但前面的人卻沒退。

    他們也拔刀催馬向前。

    刀鐵交鳴。

    轉眼就數人落馬倒地。

    羅克用的隨從也掛了彩。

    “往前沖,不要回頭。”羅克敵剛才連砍落兩人,但他沒敢回頭,對方來歷不明,而且數量不少,沒必要在這糾纏。

    兩人低頭伏鞍猛催戰馬前沖,后面的人緊追不舍,從頭到尾沒發出一句聲音。

    這個時候,羅克敵后悔沒有帶弓弩,今日去面圣,不便帶上這些,既無馬槊也無弓弩,現在僅一把橫刀,連件甲也無,且臨時決定來這邊,護衛也沒帶上。

    好在后面的人雖然窮追不舍,可好像也一樣沒有弓。

    無弓弩,無鎧甲,也只是輕刀快馬,那么這些人不太可能是朝廷的人。

    要是朝廷的士兵,肯定不是這種打法,絕對是先來一通弓弩伏擊,再緊接著就是馬槊長矛圍堵。

    一邊策馬猛奔,一邊心里急思,到底是誰要襲擊他?

    跑了一陣,兩騎已經趕上,甚至還意圖左右包夾。

    羅克用跳上馬鞍,猛的躍起,揮刀跳斬,將一人斬落馬下。他落在對方馬上,然后又是一躍,回到了自己坐騎上。

    另一邊,他的隨從也用同樣的辦法,很默契的干掉了另一騎。

    “將軍,這些人不似普通賊匪。”隨從喊道。

    羅克用冷哼一聲,在這洛陽城郊,天子腳下,怎么可能會有馬賊如此膽大?現如今,哪還找的到這般膽大包天的賊匪啊。

    各地的駐軍、郡兵、民兵們可不是吃素的,哪個的地面不靖,那都是有可能要丟官免職的,誰剿起匪來不賣力?

    若說在邊境之地還有賊匪,這倒有可能,可這是洛陽啊,天子腳下,京畿重地,怎么可能。

    “別管那些,先跑再說。”

    羅克用并沒有呈匹夫之勇,跟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在這里纏斗沒意義,劃不來。

    等到了郡主的別墅,那里有不少護衛。

    兩人的馬快,跑了一陣,已經甩開了賊人。

    眼看兩人越跑越遠,追擊的隊伍里有一人豎起了右手。

    剩下的二十余騎停了下來。

    為首之人看著前面隱約出現的莊園別墅,無奈的揮手示意撤嫁。

    眾騎沒有猶豫,迅速調頭便走。

    大約兩刻鐘后,羅克用帶著數十騎趕回來,卻已經什么都沒尋到了,甚至剛才他們交手的地方,也沒有人馬尸體。

    “好你個羅克用,不會是騙我吧?”

    “郡主,我怎么會騙你呢,剛才真有人伏擊我,大約三十騎的樣子,輕刀快馬,被我們殺了四五個人,你看我的衛隊長也受了傷。”

    長沙郡主一襲馬球裝束,手里提著一把弩,半信半疑。

    羅克用跳下馬,仔細搜尋地面,好一會,終于找到一塊顏色不一樣的新土,拿刀挖了起來,果然下面露出了掩蓋住的滲血土壤。

    “你看,血跡,新鮮的。”

    郡主周月仙過來一瞧,確實。

    “哎呦,想不到,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伏擊刺殺當朝貴族,真是太膽大妄為了,我要立即告訴我阿舅。”

    “你最近是不是又招惹哪位貴人家的小娘子了,惹的別人要殺你?”

    “郡主可冤枉我了,除了你,我誰也看不上。”

    羅克用心里也早暗思了一路了,到底誰要殺他。

    “哼,誰要你看上了,走,先回去,我馬上派人去洛陽府報案。”

    回到郡主別墅沒多久,洛陽府果然就派人前來,是一位法曹親自帶人前來,另外同來的還有一群漠北薛延陀人。

    為首者,赫然是羅克用的伯父泥孰。

    看到自己的伯父出現,羅克用心里突然明白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重庆时时大小是什么 独胆就是狂 云南快乐时时2019123 全天时时计划 下载河北快3 百加乐公式玩法 足球网页游戏有哪些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内蒙古时时11选5 百变人工计划 赛车pk10计划软件 时时彩后三杀号一码 棋牌满20元提现 伯乐娱乐开奖查询 ag平台漏洞怎么赚钱 广东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