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244章 皇帝的殺招

    紫微宮中。

    皇城司提督李憲匆匆稟報了羅克用在女兒山中遇襲之事。

    “知道誰干的嗎?”

    “還沒掌握足夠的證據,但我們已經有懷疑的對象,皇城司懷疑是薛延陀使者泥孰所為。”

    泥孰在草原上是個常見的名字,甚至突厥里還有個泥孰的姓氏。但李憲說的這個泥孰,自然是指薛延陀真珠可汗乙失缽的兒子泥孰,也是此次薛延陀的使者。

    “泥孰是乙失缽長子,在乙失缽幼子也就是夷男父親意外戰死后,在薛延陀汗國勢力增強,尤其是如今乙失缽即將死去,他更有想繼承汗位的野心。可乙失缽卻要把汗位傳給在中原為質的孫子夷男,這令他很不滿。”

    “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刺殺夷男的便是泥孰,只是他們來到洛陽后,武器等受到管制,所以這次襲擊事起匆忙,連弓弩都沒有,也不敢調動太多人手,以免引起朝廷的發覺,可是出動了三十騎,卻依然還是失手了。”

    羅成輕輕敲擊著桌案。

    當初始畢可汗敗亡,突厥便丟失了漠南之地。后來頡利可汗再敗亡,于是漠北之地群龍無首,朝廷又特意扶持鐵勒人在漠北造反,冊立了薛延陀首領乙失缽為真珠可汗。

    此后突厥人便再沒對羅成有過威脅,羅成安心的用兵中原,短短數年,統一北方,繼而幾乎統一整個天下。

    而薛延陀乙失缽得了羅成的支持,自然也是在漠北屢戰屢勝,對著突厥人窮追猛打,到現在,除部份突厥人南下歸秦,或西進歸附西突厥諸部外,其余的基本上已經被鐵勒諸部給吞并了。

    突厥的草場、牲畜、部眾,多歸了鐵勒諸部。

    薛延陀的實力也是大漲,僅其本部就有二十萬騎,這還沒算上鐵勒九姓其它諸部,在整個漠北之地,薛延陀徹底取代了當初東突厥。

    只不過他們的發展也還是受到了限制,沒能進一步發展,東面原本曾服于突厥的契丹等諸部,如今都是隋朝的鐵桿藩屬,特別是奚和契丹,那更是早就設立了郡縣,諸部首領皆為大秦封侯。

    而西邊金山以西,西突厥也在上次被秦擊敗歸附,薛延陀奉詔出兵,本想趁機擴大勢力,結果誰料到打敗了射匱可汗后,皇帝卻不許他們留下占領地盤,而是讓他們又原路撤回。

    南、東、西三面,都被限制死了。

    加之大量的突厥部份的逃離,使的薛延陀雖占據了漠北,還是比當年的突厥差了許多。

    兼之近年秦人有意暗里拉攏韋紇等部,于是便有了韋紇等部組成了回紇聯盟叛亂。

    鐵勒九姓內訌分裂。

    對于羅成來說,一個統一的漠北當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當初扶持薛延陀,冊封乙失缽為汗,那是為了夾擊突厥的需要,當突厥已經煙消云散之后,那么漠北再任由薛延陀這般發展下去,他們早晚會不甘心被這樣限制,依然可能會南下或東進或西征,向任何方向擴張,這都是朝廷不允許的。

    可以說,回紇聯盟的出現和叛亂,本就是大秦在幕后操作的結果。

    不過表面上,如今的大秦和薛延陀汗國的關系還是很好的,但也僅是表面關系好。

    不管是皇帝羅成,還是宰輔們,都已經視薛延陀為潛在威脅了。

    當然,沒有理由,直接出兵,那是不行的。而且直接出兵漠北,這也并不合適。

    最佳的方案,當然還是讓回紇跟薛延陀繼續斗下去,內斗的越厲害,那么朝廷就能坐收更多漁翁之利。

    只是現在羅成想不到,居然這泥孰又來這么一手。

    “想辦法拿到證據,要鐵證。”

    李憲馬上領命。

    “原本夷男說不想當這大汗,朕還不想強求。現在看來,若夷男當上這大汗,才會讓漠北局勢對我大秦更加有利啊。”

    薛延陀擁兵二十萬,雄居漠北,而回紇聯盟推舉的韋紇首領藥葛羅·菩薩也聯合數部,擁有不下二十萬之兵力。

    “召泥孰!”

    泥孰聞詔,惴惴不安。

    雖說那批人已經全都處置妥當了,而且之前本就沒有用使團的人,而是用的在洛陽在薛延陀人。

    可這事終究是沒做成,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暴露。

    現在皇帝突然召見,他驚懼不已。

    “若不去,則天子更加懷疑。”

    泥孰無奈入宮。

    一見面,結果皇帝卻笑著告訴他,“朕之前把真珠可汗的意思已經轉告給夷男了,可惜這小子這些年在中原已經習慣了,如今還愛上了朕的外甥女長沙郡主,不可歸返漠北也,甚至連可汗都不想當。”

    泥孰聽了暗喜,表面上卻道,“這可如何能行,我父親真珠大汗已經臨危,急等他回去見面。”

    “朕也是這樣說的,可他說怕是已經趕不到了,洛陽到漠北汗庭,一路得幾個月,根本來不及了,他也不想當可汗,所以不想回去。”

    泥孰意外驚喜。

    羅成打量著他,越發確定他就是刺殺夷男之人。

    “朕也不能強迫夷男回去,不過真珠可汗的臨終請求我也不好拒絕,思來想去,朕倒是有一個兩全之法。”

    “不知圣人何法?”

    “朕先冊封夷男為薛延陀大汗。”

    泥孰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當然,夷男既然一心不肯回去,所以呢,朕打算另授一位小可汗,代夷男主持薛延陀汗國的軍政大事。朕覺得,泥孰你也不錯。”

    泥孰意外驚喜。

    “夷男一心留在中原,想娶長沙郡主,朕倒也樂見,待他們成婚之后,到時再讓夷男把汗位傳給你,這樣也算是圓了真珠可汗的一番遺愿了,你看如何?”

    泥孰恨不得皇帝立即下詔,不過也還是假裝扭捏了一番。

    “如果你覺得可以,那就請立即返回漠北,宣布朕的決定,當然,按我們中原的傳統呢,娶妻總得要下娉送禮的,你做為夷男的伯父,回去后就代夷男置辦娉禮送來,待夷男大婚過后,便正式把這汗位傳給你。”

    “不知娉禮要多少?”泥孰恨不得馬上就能籌備齊娉禮,讓夷男把婚完成了。

    “夷男如今即位大汗,那么朕也會將長沙郡主賜封為長沙公主,既然是公主,這娉禮自然得多點才合適,對吧?”羅成笑呵呵道。“薛延陀為漠北草原汗國,朕也就不要你們以金銀器物為娉,便以一萬匹馬,五萬頭牛,十萬只羊這些草原牲畜為娉禮吧,可否?”

    一萬匹馬、五萬頭牛、十萬只羊,這個彩禮可是要求夠高的,就算是對薛延陀汗來說,也不是個小數字。

    尤其這些做為彩禮,肯定還得送到大秦來才行啊。

    泥孰猶豫。

    羅成呵呵,“辦不到嗎?”

    泥孰想了想,只要等夷男娶了公主完了婚,那到時汗位就要傳給他,怎么算也不虧,于是一咬牙,拍著胸脯道,“辦的到,一定辦到!”

    “哈哈哈,朕等你們消息,娉禮準備好后就送到河套靈武郡吧!”

    羅成沒讓他們送到漠南,而是要求送到靈武,那可是距離陰山都還有上千里遠呢。

    可既然都已經拍了胸脯說可以了,沒理由這個時候又生枝節,泥孰只能咬咬牙,全都應承下來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今天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二十一点赌博 河北时时一定牛推荐号 8码计划 新新疆时时开奖结果 神龙365电玩送分下分 湖南快乐10分开奖查询 天津时时漏洞套现 1993开奖记录手机版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锐游赢三张牌下载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50 北京赛走势分析 平码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十五期开奖信息 pk10走势图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