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245章 人約黃昏后

    夜涼如水。

    殿中依然燈火明亮。

    皇帝披衣坐于案前,手執朱筆,批復奏折。

    如今每日呈到宮內奏事處的奏折,得有上千本,有奏事折,請安折、謝恩折、賀折等諸類。這些直接呈到宮中,不通過通政司,不經宰輔們折子,皇帝如果全都親啟,肯定一天得占用大半時間。

    因此皇帝也讓內三省主官秘書監、殿中監、內侍監協助篩選,比如三品及以上封疆大吏的奏折,都由他親啟親回。

    李靖上奏折請安,羅成提筆在奏折后面朱筆回復,“朕躬甚安,入秋以來更覺好,卿好么?朕實時常想念,可保養身體,若嶺南局勢安穩,來京朝集,君臣相會矣。”

    又拿起一封,卻是分封于關外的東寧王羅士信的奏折。

    士信奏請圣上允兩個滿六歲的孩子入京讀書。

    羅成回復,“朕派人前來迎接,小六你也可以一起入京朝集,早點來,多呆些時間,陪陪太上皇和皇太后他們,正月后再回去。”

    日南郡太守裴成棟上改名折,請皇帝賜準。

    因為其名字中有個成字,需避皇帝名諱。

    羅成回復,“朕此前已經下詔宣布,除與朕同名同姓,否則無須避諱改名,你的名字成棟挺好,朕很喜歡,不用改。”

    避諱這在古代是很尋常的事情,古人要避祖先父親的諱,也得避皇帝的諱,因此名字不能犯諱,甚至地名也得避諱。

    就比如前朝之時,因為要避皇帝楊廣的諱,于是廣陵改成了江都,廣安改成了延安,廣饒縣改東海,廣都縣改雙流,廣化縣改河池,廣州改為番州等。

    而為避楊堅父親楊忠的忠字諱,甚至中書省改成了內史省,侍中改成了納言,中書令改成了內史令等等。

    還有,歷史上李績原名徐世績,后來賜姓李為李世績。李世民當了皇帝后,于是避諱改為李績,就連朝廷六部之一的民部,也因此改成了戶部。

    羅成對于這種避諱改名,并不太支持,今天避這個諱改人名改地名,下次避那個諱又改一遍,改來改去,實無必要,還容易引起混亂。

    于是羅成在即位之初就下達了關于避諱的詔令,除非與皇帝同名同姓方需改,其它的帶有成字的并不須改,寫到這個字的時候,也無須用通假字代替。

    至于地名,更無更改的必要,甚至他還要求把隋朝時改名的那些再改回來,比如內史省改回中書省,納言改回侍中。

    江都改回廣陵等等。

    當然,如果在日常書寫之時,要避父諱這些,還是聽其自愿,但正式公文等中,不允許避諱改字,以免造成歧義。

    為君者讀,為尊者諱,為賢者諱,雖表示尊敬,不直呼其名,不直書其字,但地名等也如此避就過了,尤其是不但姓名避,如果連名字中的一個字也要避,那哪里避的盡呢。

    將一眾三品以上的奏折都看完并批復,也用了一個多時辰。

    不少奏折因沒有要事奏報,因此羅成統一在后面回復知道了三個字而已,至于三品以下的折子,有親信的內侍太監和殿中太監以及秘書監等負責為皇帝先篩選,有重要內容的皇帝才會親自處理,一般的請安啊謝恩啊進賀等就交給他們代為回復。

    “陛下,天色不早了,通政司那邊府院宰輔們處理的章疏奏表還要看嗎?”殿中太監小聲問。

    “幾時了?”

    “剛過了一更,現在約是戌初二刻左右。”

    一晝夜十二時辰,分為初和正,因此秦制又劃二十四個小時辰,九十六刻。一個時辰八刻,一小時四刻,一晚上四十刻,每十刻一段,連同首尾共五個節點,稱為五更。

    晚上戌初一刻作為一更,亥初二刻作為二更,子時整作為三更,丑正二刻為四更,寅正四刻為五更。

    戌時是晚上七到九點,戌初便是七點,戌初二刻就是七點半左右。

    這個時候,其實還不算晚,古人把戌時稱為黃昏,此時太陽已經落山,天將黑未黑,天地昏暗,萬物朦朧,故稱黃昏。

    不過過了秋分之后,白天漸短,晚上漸長,此時已經黑的早。

    雖是戌初二刻,可外面早就已經是漆黑一片了。

    羅成因為估計自己有三高,于是晚上也不敢多吃,他晚上不吃主食,以清淡為主,早就吃過了。

    “那時間還算早。”

    太監便道,“圣人是否要召嬪妃進御侍奉?”

    羅成想了想,“也罷,今日就不再看奏章了,擺駕,去新羅公主那邊。”

    這位新羅公主不久前到洛陽來,皇帝授她二品昭媛,但卻還一直未曾臨幸過。今晚倒不是說突然有了興致,只是這位公主自登青島港,羅成就一直派人在暗暗觀察她。

    這段時間,公主表現的非常好,不急不燥,不驕不傲,十分難得。

    眼下的朝鮮半島,烽煙再起,百濟的叛軍已經調到邊境上,而徐世績也集結了安東精銳陳兵邊境,此時倭人已經開始在百濟登陸,而新羅軍也正向邊境集結。

    大戰一觸即發。

    新羅的軍隊,對于大秦,尤其是對于安東軍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新羅出兵五萬,如果肯交指揮權交給徐世績,那么這相當于朝廷從中原調派二十萬軍隊過去的效果。

    大秦需要新羅人的全力支持,但上次徐世弼殺金瘐信,做的太強勢,就怕新羅人未必甘心,如今看這位德曼公主,行事大度,做事穩重,羅成相信如果能跟她好好談談,那么比直接強壓新羅王金白凈效果會好的多。

    前往德曼公主的宮中,羅成特意讓太監準備了一些精美的金銀首飾,琉璃瓶、大銅鏡等,還讓準備了一些吃食。

    來到公主宮里,公主出來迎駕,太監向她宣讀皇帝的賞賜,公主聽了卻也沒有什么欣喜之色,只是不失禮貌的謝恩。

    “陛下今晚怎么有空駕臨?”

    “這段時間一直很忙,也沒顧的上過來看你,今晚便偷點空,過來坐坐。怎么樣,這里的布置,都是按新羅樣式,還習慣嗎?”

    “謝謝陛下想的周到,臣妾很喜歡。”

    羅成笑著上前,伸手牽起她手往殿中走,公主臉上不太自然,身體有些僵硬,但卻沒有推辭,甚至走了幾步后,主動的把手也扶到了皇帝腰上。

    羅成笑容更加燦爛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奖金对照 930彩票app下载 黑龙江时时走图 2017全国小姐资料zip 江苏时时技巧 3d今日字谜 北京麻将规则 福利票老时时玩法 oK2929香港正牌30码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22日 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不限ip 天津时时提前的 天津时时彩彩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钟爱彩了 上海时时奖结果查询 足球14场胜负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