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283章 黑夫團長

    焉耆郡。

    鐵門關城,絲路中線巡騎團團部駐扎地。

    團都指揮使黑夫正匆匆披甲。

    幾名參軍勸說,“劉都使,許和尚犯渾,咱們沒必要也犯渾啊。”

    黑夫卻是道,“許和尚帶著一營人馬,如今大鬧龜茲,我這個團長豈能坐視不管?”

    “可是現在上面還沒有命令下來。”

    “先去增援許和尚,其它的再說,立即集結兵馬,執行吧。”

    幾名參軍都不知道為何團座要這般,據傳聞,他們這位黑夫團長,那是出了名的資歷老,卻又沒什么本事的,蓋因此黑夫團長論資歷,那是最早一批投到皇帝麾下的,皇帝最初在長白鄉拉鄉團的時候,黑夫就是第一批報名投附的。

    此后跟著皇帝幾乎參與了所有重大戰役,比如三征遼東。攻破平壤的時候,他才只是個隊副,而同他一批的杜伏威那個時候都已經是團長了。

    到了如今就更不用說了,當初的那批鄉團的,出了多少封侯,就算后面加入的許多人,都早成公侯了,可黑夫卻只是慢騰騰的挪動著。

    到如今,跟著皇帝超過十年,也不過才是個兩千人的團都指揮使,雖說兼任鐵門關鎮守使,但也僅僅是個正五品軍官,這還是因為統領的是騎兵。

    黑夫最早長矛兵出身,后來當了刀盾兵,也曾當過弓弩兵,但樣樣本事稀疏,可他比起許多一起入伍的兄弟比,他又是幸運的,十年征戰,當年的那些老兄弟,大半都戰死了,黑夫卻還幸運的活著,雖說官職低些,可確實也是很幸運了。

    許多軍官私下里都瞧不起黑夫,覺得黑夫膽子小,本事差,能縮就縮,能退就退,打仗從不請令為前鋒。

    但今天,黑夫卻不待命令,就要率兵去增援許和尚,不少人不解。

    “我是許和尚他們的上司,許和尚和他那營人馬,如今孤軍在外,十分危險,我們是離他們最近的,唯一能夠馬上支援他們的。”黑夫只是說了這樣一句話。

    黑夫打仗雖不勇猛,但他卻很護短,對自己的兵很照顧。

    在黑夫看來,皇帝麾下永遠不缺猛將勇士,所以他也不想去爭,他確實愛惜小命,因為他有太多的東西舍不得,如今弟弟妹妹們雖然長大了,可是家中的妻妾們還在等他,家里的孩子們還年幼。

    誰愿爭功誰去吧,可眼下,自己的兵陷在外邊,他卻必須得幫。每個他麾下的兵,他都是當成自己的兄弟自己的親人看待的,他們是自己的兵,自己就得負責。

    隊伍集結好,剛剛出發。

    一傳快馬追上來。

    “安西道都督指揮使司程左都督有令,命鐵門關鎮守使、第二巡騎團都指揮使劉黑夫立即率部向烏壘城進發。”

    “若龜茲人攔截,可直接攻擊!”

    黑夫上前,“我這邊剛送去報告,程都督就知道了?”

    “是錦衣衛那邊的消息,程都督昨夜就知道了,連夜下令讓我送來。”

    “要開打嗎?”黑夫問。

    “嗯,程都督說了,不惜一切,絕不放棄任何一個巡騎營的兄弟。請劉鎮守使先行,焉耆太守裴將軍也已接到命令,馬上會隨郡尉率兵前來接應。都督說了,如果龜茲人愿意息事寧人,那么還好說,若是他們敢攔截或攻擊,那就直接宣戰!”

    黑夫點頭,“請回復程都督,劉黑夫定不放棄巡騎營任何一個兄弟。”

    幾名參軍都很驚訝,為什么許和尚如此,現在黑夫如此,而程都督也如此呢,難道就不用請示朝廷嗎?

    烏壘城。

    這也本是一西域古國,漢書載,烏壘,口千二百,勝兵三百。后來成為漢西域都護的治所,人口很少,但地理位置重要,處于西域的中心。

    由此去龜茲、姑墨、疏勒,逾蔥嶺可到大宛、康居等地,往南有道通鄯善、且末、于闐,越蔥嶺便是吐火羅諸國,往北經焉耆、高昌可去山后六國等。

    在南北朝時,烏壘為龜茲所占。

    隋朝時,又為西突厥所控制,大秦破射匱后,控制烏壘城的為處月部一支,當初射匱兵敗,處月一分為三,一部隨射匱西遷敗走,不知所蹤,一部被安置于沙陀磧,置沙陀郡,其酋長封處月侯。另一部則分封烏壘,建烏壘郡國,其酋長封弓月侯。

    因此烏壘城,現在就是駐扎著處月部分出來的弓月部。

    弓月侯是密點室汗五世孫阿史那彌射,其在西突厥本是統領處月處密二部,后因隨射匱反秦被擊敗后投降,于是授其為弓月侯,統領烏壘弓月部。

    同時朝廷還冊封阿史那彌射為興昔亡可汗,管理西突厥右廂五弩失畢部落。

    又冊封了彌射的堂兄,與他有仇,曾經射殺彌射兄弟侄子十幾人的阿史那步真為繼往絕可汗,管理西突厥左廂五咄陸各部。

    兩人名為可汗,各統一廂五部,其實跟西突厥大可汗莫賀咄沒什么區別,都是被架空的。

    興昔亡可汗名為管理右廂五弩失畢部落,可實際上他就只能指揮的了烏壘弓月部而已。因為與步真的血仇,兩小可汗互相仇怨,對于室點室之孫莫賀咄大可汗,雖然高了他們兩輩,可兩小可汗跟他的關系也一樣是有血仇,三位可汗這復雜的恩怨,使的西突厥諸部完全就是一團散沙。

    “烏壘雖小,但弓月部與龜茲國關系向來很好,尤其是這龜茲王本就是后來西突厥貴族奪的王統,故此,我們得小心彌射。”黑夫對一眾軍官們交待,“若是彌射不肯讓路,就強攻烏壘。”

    阿史那彌射其實現在日子很不好過,做為密點室的五世孫,彌射的身份自然是尊貴的,可是做為開創西突厥的室點室子孫很多,他偏偏之前又跟著射匱可汗抗秦,因此如今雖有著興昔亡小可汗和弓月侯的封銜,可就僅有一個烏壘城的地盤,還緊挨著大秦的焉耆郡,也確實是落架的鳳凰不如雞了。

    黑夫率領巡騎團抵達烏壘城下,城中的興昔亡可汗、弓月侯阿史那彌射,便直接帶人出城來迎。

    “聽聞龜茲對抗朝廷,發兵作亂,某深感痛心,現已集結烏壘弓月部兵馬,愿聽劉都使調遣,共討龜茲叛逆!”

    胡楊樹下,黑夫也沒料到這阿史那彌社會是這么一個態度,一時倒是有些意外了。

    “劉都使,某愿為前鋒,攻打龜茲王城。”

    黑夫想了想,“多謝弓月侯,不過我等遠來,一路疲憊,欲先入烏壘城中休整一番,不知可否?”

    阿史那彌射見狀,猶豫了片刻。

    “怎么,不行?”

    “當然不是,吾乃朝廷之封侯,如今朝廷用兵,路過要入城休整,當然可以,請隨我來。”彌射看著黑夫身后的那些鐵甲巡騎,最終還是笑著同意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彩票双色球大赢家 秒速时时欢迎手机版 66O678王中王免贊提供 快速时时怎么买能中 世界博彩三巨头 内蒙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广西快3走势图彩经网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图 赛马会历史开奖结果 福彩四川快乐十二走势图 天津时时最快开奖网 极速赛车是私人的吗 类似群乐的捕鱼游戏 安徽时时走势 易购彩 快乐助手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