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287章 藍突厥

    統領龜茲前鋒的是龜茲宰相那利。

    這位也一樣是突厥人,而且還是王后阿史那氏的姘頭,被許和尚斬殺的蘇伐布跟他關系極好。

    萬余龜茲軍在拔換城外十里列陣。

    許和尚站在城樓上,“龜茲遠來新到,可出城襲之。”

    “吾等愿往。”

    一眾巡騎營都頭隊頭們都請令,許和尚卻決定親自率巡騎營出城,城中還有四百巡騎,足矣。

    許和尚出城之前,先沐浴更衣,對東跪拜,然后請出尚方劍佩帶。

    四百巡騎個個頂盔貫甲,長矛、彎刀、圓盾、弓弩、鞭锏錘斧,全副武裝。

    剛入城沒多久,接受了詳細身份驗證的徐烽率他們被臨時編入了拔換城守備隊,領取補充了裝備后,加入值守。

    看到四百輕騎出城,幾名烽子驚嘆,“徐率,城外可是萬余龜茲軍啊,四百人出城?”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這位營指揮使,出了名的猛,四百精銳巡騎在手,還真敢沖萬人,要不你以為蕭閻王為何這么猛,那都是有樣學樣來的。看著吧,一會龜茲人肯定要吃虧。”

    畢竟許和尚之前已經四百敗萬余人過了,徐率還是很相信他的。

    四百輕騎,披上雙甲,戰馬也披上了半甲,搖身一變變成了半重裝騎士。

    他們一出城,那利立即得報,馬上就派出三千輕騎來攔截,那利帶來的一萬余前鋒中,三千輕騎,一萬步卒。

    “把那些巡騎誘過來,圍殲他們,別太早下狠手,否則他們逃入城中,就沒這機會了。”那利又名阿史德那利,是突厥藍突厥。

    藍突厥,突厥人以藍為至尊之色,敬天拜日,草原最高天神長生天最尊貴的子民。那史那氏,突厥語意為藍色的狼,最尊貴的狼之意。

    阿史那氏是突厥最尊貴的狼,也是突厥黃金家族。

    不過藍突厥并不僅是阿史那氏,那史那氏是突厥本部貴族可汗姓氏,本部除阿史那,還有那史德氏,阿史德就是這突厥可敦部,除了和親嫁來的可敦,歷代突厥可敦都出自阿史德氏。

    此外,突厥本部還有四貴胄,舍利吐利部、蘇農部、執失部、延拔部。

    這六大姓皆為藍突厥。

    藍突厥以下,還有十二本部,賀魯部、葛羅枝牙部,叱利部、綽部、奴刺部、卑失部、思壁部、跌部、郁設施部、多地藝失部、阿艷部、伏利羽部。此十二部,有時稱灰突厥,也有時稱藍突厥,算是突厥本部核心。

    再其下,那便是黑突厥了,包括鐵勒等仆屬部落,也都廣泛納入其中。

    當年西突厥滅了許多西域國家的王統,就是由藍突厥們篡位為王,如康居高昌等國,也都被迫迎娶了阿史那氏為王后,立阿史那氏的兒子為王,國中駐有藍突厥的吐屯,以及國相都是直接任用藍突厥。

    龜茲王最早在西漢的時代,仰慕中華文化,于是改用白姓,這個白姓來源于天山。龜茲人把他們北面的天山稱為白山,于是以白為姓,名字此后也仿中原漢式,兩三個字名為主。

    直到突厥人來到之后,龜茲也迅速被突厥化,蘇伐雖也是龜茲音的白姓,但已經竄了突厥種,甚至這一代的突厥王蘇伐疊都已經不知道是幾代龜茲突厥混血了。

    龜茲盛時,稱霸西域,姑墨、溫宿、尉頭等,仰其鼻息,焉耆、疏勒甘心稱臣,巍巍天山南之大國,故漢代時,中原要控制西域,都以先征服龜茲為急務。后來到三國時,龜茲缺少了中原的平衡,更是直接就把姑墨、溫宿、尉頭等國吞并,實力大增。雖此后在南北朝時,被呂光征討,破國都擒國王,另立國王之弟為王。

    此后龜茲開始走下坡路,白匈奴厭達、西突厥先后稱霸西域,龜茲都被迫稱臣臣屬,可在突厥化后,龜茲又開始實力大振。

    只是這一次在秦人手里吃了大虧,龜茲上下都不肯服軟,也是沒法服軟,服軟龜茲國就沒了。

    三千突厥輕騎派出。

    兩支騎兵很快在拔換城下交戰。

    兩邊都在觀陣。

    四百秦軍巡騎如一把利劍,直接就劈開了龜茲的突厥輕騎。

    那利坐在那里,身穿絲綢長袍,手持一柄玉如意,倒是好裝逼的打扮,龜茲王繼位時間也就幾年,但那利卻是在先王時期就執掌龜茲國政十幾年了,國中的國王也好,吐屯也罷,太子也好,那都不如他的權柄。

    “相國,我們的騎兵不敵秦人。”

    “那不過是他們按我的吩咐故意詐敗誘敵!”那利很肥胖,多年龜茲太上王的生活,讓他體胖如豬,出行一般都是坐馬車,很少騎馬。

    他也不喜歡穿鎧甲,就喜歡中原的絲綢衣服,涼快舒適。

    三千突厥輕騎與秦軍一照面,就被沖潰。

    “這詐敗的也太假了些,才剛照面就敗,還是不會演戲啊。”那利聽著望車上的匯報,搖頭道。

    突厥輕騎正向大陣奔來,跑的極為狼狽,毫無陣形隊列,一味的逃竄。

    “秦人這也上當?羯獵顛是怎么敗的?”那利很不滿。

    “讓步兵準備迎敵!”

    “相國,咱們的騎兵好像真的敗了,有人已經向兩側潰逃了。”一名將領覺得不太對勁,詐敗也不是這個樣子的,而且詐敗也應當往這邊敗,可現在四散潰散,到處亂逃,這些騎兵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再收攏聚集了。

    那利疑惑,強自鎮定,“休得胡言亂語,他們只是演的有些過了而已。”

    三千輕騎,已經四散潰敗。

    一萬步兵,還在慢騰騰的列陣。

    他們似還在看熱鬧,覺得這場戰斗應當只是騎兵的,與他們無關。

    直到秦騎如一只箭一般,沖至了近前之時,他們才有些慌張。

    秦騎沒有停止。

    一直往前沖。

    許和尚沖鋒在前,身后就是他的指揮使大旗。

    四百巡騎,一往無前。

    面對著上萬的步兵,他沒有停。

    龜茲步兵剛到,連軍陣都沒有擺開來,東一堆西一片的,既無拒馬,也無箭陣。

    “沖!”

    許和尚吼叫連連,策馬加速沖向敵陣。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白小姐一肖特马开 绝不吃亏的四星做号稳定技巧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福彩网官网首页 六令彩开奖号码 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火爆三张牌 沈阳按摩特殊 中彩彩票网 我找到时时漏洞了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选 209999开奖直播 安徽快三开奖走势图 网易老时时开奖结果 体彩排三排五字谜总汇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