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294章 你為難我們了

    “劉都使,你這是為難我們了。”

    阿史那彌射道。

    “錯,是你們在為難我,我身為主將,你們帶兵劫掠,就是違犯我的軍紀,我若不能制止,那么我也一樣違犯了朝廷律法軍令。”

    “劉都使,兄弟們辛苦了一夜,可不會愿意空手離開的。”

    “我說過,朝廷自有獎賞。”劉黑夫坐在那里,不肯退讓絲毫,“我會上奏朝廷你們的功績,也會請求賞賜。現在,我也可以提前先給你們一些賞賜,算是提前預發,但是,這些私自搶掠所得,必須留下。”

    劉黑夫宣布,給昨夜攻城有功的兩部六千戰士,每人賞賜絹兩匹,輕傷者加絹一匹,重傷者加賜三匹。戰死者,每人給撫恤十匹。

    這算是對他們的預支賞賜部份,等真正的賞賜下來了,再補。

    不少已經出城來的突厥人,聽到這些后,都鼓噪起來。

    彌射二人也故意不喝止。

    劉黑夫冷笑。

    “二位,睜眼瞧瞧你們面前的這座伊邏盧城,這是龜茲的王城,周長十六里的大都城,城中人口數萬之眾,富庶繁華,但是如今呢?一朝城破國亡。二位,你們難道想學這龜茲?想要嘩變?”

    彌射心頭一緊。

    忙叉手彎腰,“不敢。”

    “我諒你們也不敢,既然如此,那就趕緊彈壓,別到時這些人真的頭腦一熱做出無法挽回的錯事,你們可也脫逃不了干系。”

    堂堂突厥小可汗被一個團長威脅,可彌射還無力反駁,誰讓他這個小可汗如今僅有三千帳人馬,全部加起來都不過萬余人口,加上部落的奴隸都不到三萬人。

    這點點實力,連伊邏盧城中的人口都不如,還如何抗拒大秦呢?

    現在一怒之下,殺了這個劉黑夫?

    殺了之后呢?能逃到哪去?關鍵他們這點人,都還未必滅的了劉黑夫和他的五百巡騎團。

    彌射無奈。

    他拔出自己的狼頭刀,遞給了侍衛隊長。

    “附離聽令,誰敢不服軍令,尤自鼓噪不停,立斬!”

    附離又稱狼衛,是可汗的親衛,突厥中最勇猛忠誠的侍衛,得到命令,立即奉可汗的狼頭刀上前喝斥制止。

    幾名桀驁的突厥戰士還在那吵,結果附離上前,直接將他們打翻。

    強壯的附離隊長把狼頭刀直接放在一名桀驁戰士的腦袋上。

    “可汗是尊貴的長生天所選的首領,他的命令你們也敢不聽從嗎?如果你違抗可汗的命令,就是違背長生天的旨意,那我就要削去你的頂發,讓你死后也不得見到長生天。”

    天不怕地不怕的這些突厥勇士,聽到要被削掉頂發之后,卻嚇的直接跪伏地上請罪。

    附離收回彎刀。

    “滾回去。”

    沒有突厥人敢再鼓噪,紛紛放下手里的大包小包,和牽著的奴隸、牲畜等,雖然心中不甘,可也無可奈何。

    劉黑夫笑著對彌射拱手,“謝了。”

    彌射無奈的一笑。

    那邊社爾也不敢繼續強撐,也只得下令。

    “趙指揮使!”劉黑夫喊道。

    趙成上前。

    “請趙指揮使往兩位侯爺營中,各送一千只羊,以為犒賞。”

    趙成很佩服這位黑夫,官爵不高,但氣勢不弱,生生的壓住了突厥人,昨夜他百般勸說,可都是無用的。

    城門處。

    那些脖子上套著繩圈,手腳被綁著的城中胡人們,得到了釋放。

    劉黑夫拯救了他們,無數人跪下,向著黑夫感謝,向著秦軍感謝。

    彌射騎馬離開,扭頭看到這一幕,覺得自己確實做了一件蠢事,為秦人辛苦攻下伊邏盧城,結果搶了一夜,最后什么也沒撈到,反而只是讓城中人對秦人萬般感激。

    “這些蠢貨,難道不知道攻城的正是秦人?”

    附離隊長對他道,“那些人只會記恨我們,感激秦人。”

    “我們做了件蠢事。”

    “是秦人太強勢了。”

    “終究還是我們太弱小了,沒有選擇的余地。”

    兩刻鐘已到。

    劉黑夫率兵入城。

    城中依然還是一片狼籍,可城中的人,不論秦人還是胡人還是龜茲人,現在都是心下大定。

    他們跟在黑夫和趙成他們身后,滿是劫后余生的欣喜。

    黑夫入城之后,下令派兵接防各城門,嚴格門禁,又讓人恢復街道治安。

    同時,他還特意請趙成來做暫時的城主,他自己只負責城防軍事治安,而讓趙成負責城內民政財務等事務。

    龜茲王宮。

    昨夜就被趙成的人控制,基本上沒有什么交手,占領之后也沒有什么動作,只是派人封鎖王宮。

    “繼續封鎖吧,等上頭的處置命令。”

    黑夫連宮城都沒進,也不讓其它士兵進去,只讓封鎖宮門,讓里面的人繼續自己生活,按時供給生活物資就好。畢竟王宮比較敏感,若是出了什么差錯,這事情會很麻煩。

    “劉都使今天強硬,只怕那兩位藍突厥都心里怨恨。”

    “怨恨也不怕。”黑夫不以為意,就如那彌射一樣,他本是西突厥王室子孫,向來也是不服大秦的,如今不是被打服了,還有那社爾,處羅可汗之子,早年也是敵非友。

    不管怎么說,龜茲都城拿下,這都是意外之喜。

    現在要做的,就是穩定好伊邏盧城便好。

    正聊著,外面士兵來報,有許多城中的胡人求見。

    “何事?”

    “城中的許多商行代表,還有諸多龜茲豪強大戶,都前來求見,說要捐獻錢糧以慰問勞軍,支持朝廷平亂討逆!”

    說著,他還遞過來一疊單子,都是門外那些人要捐獻勞軍的。

    劉黑夫隨手一番,發現數量驚人。

    “這些人倒挺大方的啊!”

    “都使,我聽說這些東西,好多本來就是被突厥人搶走的,都使令突厥人不得帶出城,又說要還給那些原主,他們這邊馬上就說要捐獻勞軍,甚至還在被搶的數目上,又加了許多。”

    “這是何意?”

    趙成笑笑,“都使,這些人認為東西本來就被突厥人搶走了,現在都使讓突厥人還回去,他們哪敢收,便干脆勞軍了,畢竟這些東西現在本來也還在我們手里。”

    “這似乎不妥吧。”

    “沒什么不妥的,這是他們自愿捐獻,并不是我們搶掠所得,況且,先前都使已經答應要給六千突厥兵預發賞賜,咱們自己的兄弟,也得有賞,得一視同仁嘛。”

    “發賞,有官倉府庫啊。”

    趙成笑著勸說,何必這么迂腐呢,對龜茲都城中的這些人,也不用那般客氣。“該收就收,后續還有不少大軍要過來,這開支也不少呢。”

    劉黑夫搖了搖頭,“罷了,既然這城中內務之事已經交給你,那這事你來決定吧,反正我只管好城防治安,負責打仗就行。”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四川时时号码查询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捕鱼大师 二分彩开奖记录 大了透开奖开奖走势图 2017历史记录开奖全版 澳门21點基本策略表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 香淃开奖现场直播结果果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幽默 江西时时2000万 欧赔主要看哪几家博彩公司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最新 北京赛pk10走势图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app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