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藍色

第1315章 警報

    皇帝羅成從沒有忘記經營自己的小金庫,朝廷自大降鹽稅后,如今一年財政收入是粟兩千五百多萬石,布絹綿兩千五百多萬端匹兩,錢五千五百余萬貫。而皇帝內庫去年一年,就收入了折銀一千五百多萬枚銀虎。

    一枚銀虎直錢兩千,這相當于是差不多三千萬貫錢。

    這個收入是相當驚人的。

    不過皇家自有其優勢,羅成通過大量買入戰爭等帶來的奴隸,然后全國各地開礦建作坊,金銀銅鐵等幾樣重要的礦產,現在皇家礦務局里掌握了不低的份額,皇家挖礦,堪探技術強,有皇家研究院做技術支持,資金又雄厚,人力又充足。

    皇家既不缺錢,也不缺奴隸,一旦堪探到了優質的礦產,便會投入巨額資金開采,另一面,又會馬上建立冶煉廠等配套產業,從堪探到開采,再到冶煉加工,然后再到鑄造金銀幣、造金銀首飾器物,鑄銅錢、鑄鐵器等,他們這種完整的產業鏈生產,且又規模化,便能極大降低成本,擁有巨大的競爭優勢。

    而皇家還擁有造船、瓷器、琉璃、造紙、釀酒、制鹽、、制茶、雕版印刷、制糖等許多緊俏商品的技術,另外皇家還搞海貿、邊市貿易,可以說最賺錢的那些行業,皇家都插了一手,而且幾乎都是規模極大,占有很大的行業份額。

    更別說皇家還從事鑄幣、錢莊、銀行這些金融業務,放貸、抵押、匯兌等等,憑著皇家這個金牌口碑,皇家賺錢跟搶錢似的。

    羅成把中原的許多皇莊田地,大多都置換到了邊地去,然后通過使用奴隸,種植糧食、甘蔗等等,搞莊園化種植,并不比在中原的那些地收益低,畢竟洛陽一畝地,邊疆都能換十畝。只要有充足的奴隸、牛馬,十畝地的收益,那絕對比一畝地的要高。

    在洛陽、長安、范陽、太原、廣陵、登萊等一些重要的城池,皇家建立了許多大作坊,在邊疆之地,比如關外遼東、朝鮮安東,又比如嶺南廣南等地,建立了大量的莊園,在隴右、塞上等地,還建立了許多牧場,以及皮毛等加工作坊。

    其實羅成搞這些,基本就相當于后世的國有企業,深入各個行業方面,靠的是資本、技術和規模,還有皇帝的信用。

    這也是一直以來,被朝中許多文臣們攻擊的地方,他們認為皇帝與民爭利,事事要插一腳,哪個賺錢,皇帝就殺入哪個行業。

    皇家產業甚至成了價格屠夫,哪個產業有皇家進入,那必然會出現商品價格大跌,偏偏皇家的產品質量還很強,尤其是他們有強大的商品調動能力,全國市場一盤棋,休量規模又大,誰搞的過他們。

    許多人嚷著錢不好賺,尤其是過去地方上,一些地方豪強士族大戶們,利用的是自己在地方上的影響力,甚至是官商相護,有著定價權,甚至是市場保護,那錢賺的叫一個舒坦。

    可現在皇家字號到處掃蕩,他們規模大,成本低,商貨多,調配能力又強,于是大家要么只能跟著降價,但自家成本高,于是利潤降低。要么硬撐,市場被搶占,收益更少。

    可他們再不滿,羅成也從不理會。

    皇家商號從不偷稅漏稅,雖說降低了些價格,可也并不是傾銷價格戰,只是把不合理的價格降低了一點,比如紙墨這些朝廷衙門和讀書士人都要用的必須品,過去的價格就實在是太高了。

    高到讓皇帝都看不下去的地步。

    書都是賣頁數來賣,一頁書動不動就是幾十文錢,一卷經書往往是十幾貫甚至更貴。哪怕是紙,都是一張要數文錢。

    皇帝的皇家紙坊造出了各種各樣的紙,從昂貴的宣紙到朝廷專用的黃麻紙,再到印刷用的竹紙,各種紙都有,但不論是哪個檔次的紙,都比過去同檔的紙下跌了幾倍。在這方面,皇帝沒留余手,直接打壓,無數的紙坊倒閉,可皇帝也沒管,要么被皇家紙坊收購,要么就直接關門。

    紙這東西,是重要的民生用品,必須得降。

    皇帝狠起來,連朝廷的重要稅收鹽稅,都能一年降下兩千萬貫來,還有什么他下不了狠手的。

    如今整個皇家產業,遍及大江南北,四邊塞外,皇家產業里的奴隸數量高達一百萬多萬,非常驚人,可以說,羅成是真正的大奴隸主。

    正是靠著這巨大的產業規模,皇家產業一年才有三千萬貫的收入,而且一年還要向朝廷貢獻數百萬貫的稅收。

    大量戰爭俘虜最后淪為皇家礦場的礦奴、田莊里的農奴,還有作坊里的工奴,因為巨大的需求,甚至刺激著奴隸市場興盛不衰,各沿海港口,邊塞關市,每日都有奴隸送到。

    許多周邊的藩國、部落,都開始從事這項收益驚人的買******如皇家商隊在嶺南,就向嶺南的那些峒主蠻王們出售各式各樣的精美商品,峒主們沒錢支付?沒關系,可以賒欠。若是到期還不能還清,那可以允許峒主們把自己的奴隸給商隊抵債。

    許多奚峒俚僚那多是還處于部落制,本身確實會有一些奴隸,但肯定沒多少。于是為了交換想要的商品,他們便開始主動的跟其它部落交戰,掠奪其它部落人為奴,甚至有的峒主,把自己的峒民賣給皇家商號為奴。

    這些峒民本是峒中窮人,多是借了峒主的錢,欠債未清,于是便被他們拿來賣給秦商了。

    如這樣的情況,在漠北草原,在東北白山黑水的山林中,在云南黔中的深山里,甚至是在天南的林邑、真臘,在西域的諸國,到處都在上演。

    秦商們的商貨深得他們喜愛,這些人開始在秦商的鼓動下提前消費,最后還不上了,于是只能賣牛賣馬賣妻賣女,甚至有的最后只能把自己賣為奴償債。

    那些酋長、峒主們,也開始相互攻伐,互相劫掠人口發賣給秦人為奴。

    而秦商人,甚至現在都不需要自己干捕奴的危險買賣,只要帶著商貨去交易就行了,輕松又賺錢。

    皇帝賺錢的速度甚至不比朝廷征稅少,堪稱真正的富可敵國。不過雖然一年賺了三千萬貫,可皇帝卻也沒沉浸于享受,他并不愛奢侈,也不喜歡修宮殿行宮。

    相比于朝廷每年有做來年的預算,皇帝每年也一樣讓內侍省和殿中省、秘書省三省做來年的預算。

    就如今年做出的預算,皇家明年主要開支,便是再新建上百條大小商船,以增加渤海和南海艦隊的實力。

    同時,朝廷還計劃組建一支運河船隊和一支長江船隊,還有一支跑靈武到榆林的河套船隊,還有淮河船隊、漢江船隊等,這些船隊建成后,不但能大大提升皇家產業商品的調運能力,同時,各個船隊配備的護衛隊,也能成為一支皇家的精銳奇兵,在關鍵的時候,可以起到重要作用。

    另一筆大額預算,則是今年皇家計劃今年要把惠民藥店、安樂醫院開遍每一座郡城,甚至要在一些大的縣城,也開起來,預計未來十年內,要在全國一千五百余縣,每座縣城都開上惠民藥店和安樂醫院。

    今年也要招募更多的軍醫院委培醫生、護士,由皇家出錢,在軍醫院培訓完成后,再分配派駐于各地的惠民藥店和安樂醫院去。

    造船、組新艦隊、招募雇傭更多的船隊護衛,新增惠民藥店、安樂醫院,招募更多的醫護委培生,這些都需要大量的錢財。

    皇帝的錢來的快,可皇帝的錢去的也快,只不過這些錢沒用在修建宮殿,沒用在各種奢侈用度上,皇帝認為很值。

    除了這些大項目,皇帝還批準向皇家建立的孤兒院、養老院等增大預算,以收留更多的棄嬰或孤兒,以及供養那些孤寡可憐之人。雖然沒有能力把全天下的孤寡老人、棄嬰孤兒都收容,可皇帝每年都在增加預算,每年都會建立新的孤兒院和養老院,這本是朝廷的責任,但現在皇帝也讓皇家默默的承擔了一部份。

    今年朝廷要在安西增加一萬兩千兵馬,這是一筆大開支,但好在去年滅鼠尼施和龜茲國,朝廷得了幾十萬的奴隸,和上百萬的牛羊牲畜,以及無數的財富。

    這筆錢,羅成吩咐,不列入財政收入之中,而是單列起來,做為朝廷的備用資金。去年冬天多地無雪,早有官員提醒今年可能會有大災。

    冬無雪,來年最大的災便可能是蝗災。

    為此,皇帝特意把這筆滅龜茲和鼠尼施的錢留出來,除了一部份用于安西新增一萬二千兵馬的開支用度外,其余的全都留著,不許挪用半點,都是用做預備救災應急之用。

    為了應對今年可能出現的大災,皇帝甚至在五鳳樓上,還不忘記再次把幾位邊疆大將召來細談。

    與大臣們猜測相反,皇帝與這些邊將交談,不是要搞什么大動作,準備又要滅幾個國家,恰相反。

    羅成對李靖、徐世績、蘇定方等人交談時,都是再三交待,今年要穩,能不打仗就不打仗,能守就不攻。

    哪怕是安西那邊的戰事還沒結束,可皇帝也要求徐世績控制戰事規模,暫時不要打什么會戰決戰,因為今年朝廷得提前預防,如果邊地擴大戰事規模,到時朝廷可能無法增援。

    一切求穩。

    安穩第一。

    甚至早前,皇帝還特別又召見了江南三藩的使者,對三藩的忠心給予贊賞,還給三藩賞賜了不少御物,目的就是希望今年三藩能老實點,不要添亂。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足彩专家预测比分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手机版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 双色球多少个号码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时时侦破案 天下彩免费资料报剎大全 推牌9顺口溜 喜乐彩开奖 吉林快三计划结果开奖 29333天线宝宝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56期开奖号码 九游一样赚话费的平台 安徽快三计划团队 江西时时开了去年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