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回到古代當匠神 王不過霸

第三百七十五章 合肥城破

    “轟隆隆~”

    巨大的石彈在虛空劃過,帶著暴烈的咆哮狠狠地轟擊在城墻上碎裂開來,破碎的石塊紛飛。

    噗~

    一聲悶響,身邊一名裨將的頭盔被飛濺的碎石砸進去,金屬制成的頭盔凹下去一大截,能夠聽到那令人牙酸的骨裂聲,再堅固的頭盔在這種力量面前也并不能起到任何防護。

    張遼神色冷漠,這樣的戰場上,想要存活下來,有時候還是要靠運氣的,那樣的攻擊,便是奔著他來,也未必能夠奪過。

    合肥城的戰斗自早上便已經開始,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時辰了,對方的攻城部隊還沒有上來,只是利用那龐大的投石車不斷地轟擊著城墻,饒是合肥城墻堅固,難三百架投石車輪番發力,依舊能夠讓人感覺到腳下的城墻在顫抖。

    江東何時有了這么強悍的攻城器械?

    張遼咬牙看著那隔著老遠朝這邊攻擊的投石車,對方的投石車能夠夠到這邊的城墻,但合肥城的霹靂車卻很難落在敵軍的軍陣之上!

    傷亡雖然不大,多數時候是被飛濺的碎石給擊傷或直接砸死,但這種進攻,對于士氣的打擊卻是要命的。

    后方的井欗終于開始動了,只是這小小的動作,卻讓守城的曹軍生出一股解脫的感覺,畢竟只能被動挨打的感覺并不美妙,哪怕并沒有給他們造成太多的傷亡。

    那種不確定哪一塊碎石會隨時落在自己腦袋上或是身上的惶惑和緊張感,別說尋常將士,便是張遼,也感覺今天體能的消耗是往日里的很多倍。

    “床弩能否擊中那些投石車?”張遼拉來一名負責城防器械的匠師,詢問的聲音里,帶著幾分急躁,必須想辦法將那些投石機給毀了。

    “回將軍,床弩確能射中,只是卑職以為,此時當先射井欗!”那匠師躬身道。

    “井欗交給霹靂車來攻擊,立刻讓所有床弩對準那些投石車設計。”張遼搖了搖頭,這種威懾性的武器,有時候比實質性的傷害更加危險。

    江東軍的井欗是在沖車以及轒轀的保護下開始朝著城墻緩緩推進,張遼大概估算了一下,這轒轀車高度很高,甚至要高出城墻一頭,而下方的沖車、云梯以及井欗同樣跟中原的攻城器械有些差別。

    在之后的交戰中,張遼算是明白這些攻城器械的恐怖了,他做夢都沒想到之前面對合肥城的防御無力攻進來的江東軍,這次回爆發出如此強悍的戰斗力。

    或者并不是他們強,而是那些攻城器械,無論堅固還是格擋功能上,都遠超江東之前所用的那些攻城武器。

    這是荊州的攻城武器!

    張遼心中有些猜測,趙云的出現,以及江東的攻城突然變得如此犀利,就算劉備沒有直接支援孫權兵馬,但這些武器,肯定也是來自劉備的。

    沒有證據,但張遼心中基本可以肯定了,若是之前孫權就有如此犀利的攻城武器,也不用在只是攻了半個月之后,便草草收場。

    “嗡嗡嗡~”

    轟轟轟~

    在井欗進入射程范圍之內以后,城墻上本就備好的投石車開始發威,一枚枚石彈不斷地轟擊在那幾乎無法移動的巨大目標上面,同時一張張床弩也將目標指向更遠處的投石車。

    “嗚嗚嗚~”

    激昂的號角聲和鼓聲在后方響起,江東軍的兵馬開始向前推進,雙方的弓箭手開始向對方的陣營傾泄箭雨,在確定江東軍的弓箭射程并未像想象中那般遠時,張遼才算微微松了口氣。

    劉備軍的弓箭手有著超遠射程,這在之前雙方的數次摩擦之中,已經得到了驗證,雖說曹操也一直在命令工匠找尋其中的秘密,只可惜雖然經過幾次改良,但曹軍弓箭的射程始終未能達到劉備軍的高度,但眼下對上江東軍,曹軍這些改良之后的弓箭射程優勢就體現出來了,雖然差距不是很大,但接著居高臨下的優勢,依舊能在弓箭的對壘上占了上風。

    就在張遼準備將這個優勢發揮起來的時候,那井欗上面的吳軍卻也開始放箭,他們的射程卻是要比曹軍遠一些,這讓張遼有些鬧心,只能命令霹靂車加快攻擊,將這些井欗給放倒。

    只是霹靂車的準頭可并不高,而且敵軍的井欗堅固異常,挨上一輛枚石彈根本沒用,速度雖然不快,但卻也護住了后方的吳軍。

    血腥的氣息開始在城墻彌漫,對于早已熟悉了這種味道的張遼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以接受的東西,但眼下的局勢對曹軍確實有些不利,這是在與江東的作戰中,第一次生出一股難言的無力感。

    那緩緩推來的井欗在快要靠近城墻的時候,前方以軸承折疊的木板陡然張開,看樣子是相搭上來。

    “火油!”張遼二話不說,抓起一個火油罐便扔向對面的井欗,同時將燒煮火油的火把拿來一截丟過去,剎那間,井欗上出現一片火海,藏身于井欗之中的江東軍也顧不得繼續拼殺,一片凄厲的嚎叫中,有人直接從三丈多高的井欗上跳下去,也有人想要強行沖上來,被安排在各處的弩手一一射殺。

    但這只是一輛,更多的井欗在不斷接近,不是所有人都有張遼這樣的本事,能把火油罐扔到兩丈之外的地方。

    一架架井欗起了火,逐漸被火焰給吞沒,但也有井欗搭上了城墻,那些江東將士如狼似虎的撲上來,與城墻上的曹軍廝殺在一起。

    云梯也再這個時候靠上來,那仿佛折斷的梯子,卻是分外的穩固。

    張遼不斷的游走在城墻上,指揮著將士廝殺,遇到激烈之處,親自擅殺吳軍。

    有看到張遼的吳軍將士飛撲而上,被張遼反手一刀劈落在地上。

    攻城戰,說白了,還是以人命來添,哪怕有荊州提供的攻城器械,甚至讓荊州軍來打,拋開一些奇計,回到正規的戰斗模式,都是拿自家的人命來不斷消耗敵軍的防御,直到用人命將敵軍的防御極限給撐破。

    所以通常情況下,雙方的損失比差距會很大,這個時候意識、心態還有斗志才是最重要的,這點上來說,其實江東的軍隊普遍是不及曹軍的,表現在戰場上,就是在明明已經出現機會撕開一跳缺口的情況下,仍舊幾次被曹軍殺回來,擅長水戰的江東軍,哪怕在這段時間里開始注重陸軍的訓練,但依舊沒辦法跟打了多年仗的曹軍相比。

    一天的時間里,光是死在后方督戰隊手中的江東軍,便超過二百個之多,最終在黃昏的陽光里,伴隨著后方傳來的鳴金聲,踩著自家將士的尸體退回了大營。

    雖然沒有攻破城池,但至少這一次,讓江東軍看到了希望,只差一點兒,他們就能攻破城池,而且在今天的攻城戰中,雖然折損不小,但始終都是江東軍壓著對方打,這讓江東將領們得到了鼓舞,或許明天,也需后天就能攻破這做堅城。

    “不知荊州這般攻城器械有多少?”孫權宴請趙云時,看似不經意間詢問著這樣的話題,荊州的攻城器械讓孫權有些眼饞,同時也感到威脅,自家這攻城器械可是毀一輛少一輛,而劉備那邊,卻能源源不斷的做出來,若日后劉備攻吳的話,面對這樣的攻城武器,江東能守的住么?

    趙云聞言微笑道:“云久在長沙,對于這些并不是十分清楚。”

    這已經算是劉備軍的機密了,怎能輕易透漏給別人?哪怕如今雙方是盟友狀態也不行。

    腦子里不知怎的,想起了劉毅當初的一句話,所謂的盟友,就是暫時無法消滅又有共同敵人的敵人。

    當時聽著這話覺得有些好笑,劉毅在私下里言談之間多少都有些不羈,但如今趙云卻是不禁有些認同劉毅的話了,這兩天的時間里,孫權是第幾次跟自己套取荊州的情報了?

    畢竟不再是年輕時候的愣頭青,趙云回答也是滴水不漏,荊州哪怕是爛大街的情報,也絕對不能從自己口中傳出去。

    孫權有些無奈,他已經確定趙云是劉備的死忠派,這樣的人,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挖過來的,不過對于趙云依舊無比親善,現在不能,不代表以后不能。

    想了想,孫權笑道:“卻不知皇叔可否再給一些云梯、井欗?今日被那張遼損毀了不少,當然,孤亦不會白要,可出資購買。”

    趙云笑道:“吳王可親自書信于我主,這些東西,無法私下相贈的。”

    孫權點點頭,這次可不是套話,他真的有心思跟劉備展開一些軍工方面的合作,不止是這些攻城器械,兵器盔甲這些,只要劉備愿意出售,孫權都想買,眼見趙云這里難以商量,孫權準備此戰之后,親自寫信給劉備,看看雙方能否借著這層盟友的關系,達成長期合作。

    接下來,江東的攻勢更猛,接連十天,合肥城堅固的城防甚至被轟開了幾個裂口,合肥的防御已經達到了極限,終于在孫權攻城的第十三天上午,已經被封死的城門被沖車撞開,哪怕張遼和滿寵極力阻擋,最終還是難以挽回城破的結局,只得護著滿寵殺出重圍,退往壽春重新駐防!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盛大线上娱乐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精准旡错六肖中特六肖期期准 十一运夺金山东时时 亚博的pt电子 江苏快3免费预测软件 二八杠棋牌游戏平台 体育投注网平台 上海时时开奖记录 pk10赛车玩法介绍 传奇彩票快三靠谱吗 牛牛什么牌抢庄 开大小单双的赌博 网上打三公有什么技巧 新助赢计划 开单软件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