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躺贏啊 太白貓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需要一個方向(2/3)

    清晨,

    材料系主任劉國芳來到辦公室,開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結果屁股還沒有坐穩,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是科院材料技術研究所的副所長汪雄打來的。

    “汪所呀?”劉主任心情很好,笑著問道:“是不是問徐茫的事情?”

    “你”

    “你知道了?”汪副所長無奈地說道:“我說這個徐茫膽子有些大到驚人呀!”

    “可不!”

    “他不僅膽子大,而且臉皮也很厚,還非常非常皮。”劉主任說道:“怎么和您形容呢如果沒有學校的約束,恐怕他早就開始無法無天了。”

    汪副所長苦笑了一下,默默地說道:“似乎這個約束松了呀。”

    啊?

    什么意思?

    不對不對汪所的話語中怎么帶著一股無奈?

    “汪所?”

    “發生了什么事情?”劉主任嚴肅地問道:“是不是和徐茫這個小子有關?”

    “你還沒有打開電腦吧?”汪副所長嘆了口氣:“你現在打開連接數據庫的電腦就知道了為什么我現在很無奈。”

    果然,

    和這個小子有關!

    掛斷電話,

    劉主任打開自己的工作電腦,輸入密碼后,就看到了自己的電腦桌面,這這也沒有什么啊。

    過了一分鐘,

    突然彈出一個系統消息。

    “中毒了?”

    “怎么可能?”劉主任眉頭一皺,看了一眼上面的文字。

    結果

    劉主任差點沒有被氣到住院。

    好家伙

    這小子是這樣要經費的啊?

    怪不得昨天自己看他的笑容覺得有些瘆人,他這是打算不做人了呀!

    撥通電話,

    “喂?”

    “還在睡覺?”劉主任憤怒地咆哮道:“你怎么睡著的?這個時候你睡著覺?馬上到我辦公室來!”

    此時,

    徐茫一臉懵逼地看著中斷的通話。

    怎么了?

    感覺吃了炮藥一樣。

    “什么事情?”楊小曼窩在徐茫的懷里,迷迷糊糊地抬起頭,問道:“誰打來的電話?”

    “材料系的劉主任。”

    “大清早把我罵了一頓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徐茫嘆了口氣:“我先走了呀上午你沒有課是吧?”

    “嗯”

    話落,

    楊小曼又睡了

    站在劉主任辦公室門口,徐茫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推門進入到辦公室。

    進來的第一眼,徐茫看到劉主任的表情有些黑,黑的有些可怕,徐茫知道自己接下來可能會遭到滅頂之災,而能否化險為夷,就看自己的隨機應變了。

    在隨即應變上,徐茫有一套自己獨到的領悟,以不變應萬變。

    “劉主任”

    “對不起,我錯了。”徐茫縮了縮腦袋,滿懷愧疚地說道,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但先認錯再說。

    “你說你干得是人事嗎?”劉主任瞪著徐茫。

    徐茫更加迷茫了,小心翼翼地問道:“我”

    “你什么你?”

    “是不是還有怨言?”劉主任怒道:“剛剛科院材料技術研究所的副所長給我打電話,恐怕現在全國都知道了。”

    臥槽!

    啥事情全國都知道了?

    “劉主任?”

    “那什么我最近似乎都挺老實的。”徐茫說道:“沒干壞事。”

    劉主任:???

    這

    既然如此,

    上來就是‘我錯了’什么意思?

    感情還不知道?

    “戰略性提價!”劉主任提醒道:“記起來了嗎?”

    噢!

    原來是這個呀。

    徐茫松了一口氣,笑嘻嘻地說道:“哎呦劉主任您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怎么了呢對呀,就是要漲價了。”

    我

    他是怎么做到如此理直氣壯加錢的?

    瘋了吧?

    “你知道你這個影響多大嗎?”劉主任說道:“現在那么多高校和研究機構,都記住你的大名了,你,徐茫,硬核加價。”

    “不是呀!”

    “我上面寫明用于硬件提升。”徐茫無奈地說道:“按照計算,如果再不進行硬件升級的話,十二月底數據庫就要崩潰了,到時候影響更加大。”

    話說是這么說沒錯

    但是這硬核要錢實屬難堪。

    劉主任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劉主任我覺得您多慮了。”徐茫笑道:“軟件本身就屬于附帶內容,又不是免費提供的,他們可以選擇不用的呀,再說這個錢是升級第一臺數據庫,又不是第二臺我自己的。”

    此時,

    劉主任的座機響了。

    是校長。

    “”

    “”

    劉主任無奈地說道:“瞧你干得好事,現在校長都來找我了。”

    徐茫:囧

    “喂?”

    “劉主任徐茫又干了什么事情?”校長問道:“早上我的電話都被打爆了。”

    “我”

    “這校長是這樣的。”劉主任正準備開口,校長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等一下。”

    “科技部來電了。”

    話落,

    直接掛斷。

    完了,

    科技部都打電話過來了。

    “還笑?”

    “現在校長正替你背黑鍋!”劉主任白了一眼,無奈地說道。

    一分鐘后,

    校長再次打來電話。

    “把電話給徐茫!”

    “好。”

    緊接著,

    徐茫被劈頭蓋臉一頓批評教育。

    之后,

    “你小子!”校長苦笑道:“科技部的工作人員說,這是他們的工作疏忽,忘記數據庫時不時需要升級硬件,后續經費馬上就到了,你小子不要再給我亂來!”

    徐茫:( ̄△ ̄;)

    我靠!

    好無辜呀,白白被罵了一頓。

    “校長!”

    “剛剛我屬于誤傷吧?”徐茫一臉迷茫地問道:“這錢不是到了嘛,怎么還罵我?”

    “你丈人都是我看著長大的,批評你幾句還不行了?”校長無奈道:“回去好好思考一下,然后出一份書面檢討,檢討書會寫嗎?”

    “呃”

    “與生俱來的一種天賦技能。”徐茫笑道。

    回到宿舍,

    徐茫開始寫檢討書,作為常年寫檢討書的主兒,徐茫有一套檢討公式,幾分鐘的時間,一份書面檢討算是寫完了。

    還算不錯,

    功力不減當年!

    唉?

    話說要不要給用戶道歉?

    徐茫思考了半天,最終決定給使用智能合成軟件的用戶們,發一條系統消息。

    然而,

    徐茫又思考了一下,覺得這個行為有些掉價。

    有了!

    一分鐘后,

    所有安裝了智能合成軟件的電腦,又收到了一條系統彈出來的消息。

    您好:

    愚人節快樂!

    來自一位軟件工程師的幽默。

    半小時后,

    徐茫完成了一次二進宮。

    校長辦公室內,

    “”

    “”

    徐茫看著復大校長,復大校長看著徐茫,兩人誰都沒有說話。

    最終,

    徐茫輸掉了這一場耐心賽,默默扣褲兜里掏出檢討書,遞到了校長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說道:“校長這是我的檢討書,兩份,請您過閱。”

    距離比賽還有三天。

    徐茫老老實實前往了培訓教室,一個人坐在角落里睡覺,經過他這幾天的努力,數學技能值有了近一萬點,應對一個魔都大學生數學競賽是綽綽有余了。

    當然,

    以目前徐茫的數學能力,就算不借用系統作弊,拿個前五是很妥當,但他就喜歡第一。

    “徐茫?”

    “你過來一下。”

    不知道什么時候,數學系的歐陽主任出現在徐茫身邊,把正趴在桌子上的徐茫給喊醒,一臉嚴肅地說道:“去洗一把臉。”

    “哦”

    徐茫摸了摸嘴角,好家伙是不是水喝太多了?

    不久,

    兩人就站在走廊處,進行了靈魂溝通。

    “徐茫。”

    “有沒有信心帶著復大拿到團隊賽第一?”歐陽主任問道。

    “歐陽主任!”

    “只要有我和小曼在,所有的第一名獎項通通打包!”徐茫拍了拍胸脯得意洋洋地說道:“我和小曼兩人在那一年,從寧市奧數大賽一直到浙省奧數大賽,所有獎項全部拿走了。”

    對于這個傳說,

    歐陽主任后來聞過,所以他才對此次大賽格外看重,以前最好名次是團隊第三,個人第四,而這次歐陽主任胃口大了,劍指所有的第一名。

    是所有的!

    就因為自己手上有徐茫和楊小曼。

    “有信心就可以!”歐陽主任點點頭笑道:“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情,你有沒有真正的研究過數學?”

    “啊?”

    “啥意思?”徐茫問道。

    “一個數學家總要去證明一些問題,這樣人生才有意義。”歐陽主任說道:“比如我研究隨機偏微分方程,徐茫你的數學道理需要一個方向。”

    徐茫愣了一下,默默地說道:“歐陽主任我說一句實話,您千萬別批評我。”

    “說吧。”歐陽主任點頭:“我怎么可能批評你。”

    “其實我一點都不喜歡數學。”徐茫苦笑道:“您應該知道的,江大的滕老師找了我好幾次,我都給拒絕了。”

    “”

    徐茫不喜歡數學,歐陽飛有所耳聞,可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為什么一個不喜歡數學的人,卻在數學領域中有那么高的天賦。

    “不要浪費自己的天賦。”歐陽主任說道:“解決任何一個難題,有時候會讓文明前進一大步。”

    “哦”

    徐茫何嘗不想解決所謂的黎曼猜想、質量間隙問題、湍流問題等等世界級難題,奈何系統告訴他,需要提升屬性,如果猜的沒有錯,應該是智力。

    “歐陽主任,我打算未來研究”

    這時,

    徐茫的手機響了。

    是范教授打來的電話。

    “徐茫!”

    “我們成功了!”
手机捕鱼游戏技巧打法
上海时时票机 秒速时时网站是多少钱 福彩河南22选5开奖 江苏时时官网 管家婆婆四不像生肖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188比分网即时比分球探 天津时时走势图后三 2019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河北快三中奖规则和奖金 上海快三走势localhost 22期香港最准六肖中特 时时彩后三走势图分析 足球单场进球 9545高手论坛开奖结果